有盐

凤凰艺术

舞台 >舞蹈

原标题:现场 | 优人神鼓《墨具五色》:回归初始,再度启航

优人神鼓,来自山林的山中传奇,在三十余年厚实蓄积的底蕴中孕育无数经典剧作。2017年初,优人神鼓艺术总监刘若瑀、音乐总监黄志群再度携手创作,将多年来对生命的体悟寄予这部新作《墨具五色》之上,这部作品也是两人回到老庄理想初心的呈现。2019年9月27-28日,这部作品将登陆上汽·上海文化广场,这也是这部作品中国大陆的首演。

火灾伤痛之后,去转化新的艺术可能性

8月优人神鼓在老泉山上的剧场发生了火灾,演出相关的鼓具、乐器、道具等遭大火祝融,甚至包括了这次《墨具五色》的道具。尽管如此,但优人神鼓还是尽力去弥补和减少毁损的影响,因此并未让这次的演出受到影响。

优人神鼓艺术总监刘若瑀说,一些在老泉山遭遇火灾的道具也将运用到这次的演出中。在火灾之后,他们找到一些经历过火灾但还能使用的道具,将在这次的《墨具五色》中继续使用。“我们希望它们在经历了死亡之后,继续在剧场里散发它的生命力,成为《墨具五色》‘庖丁解牛’结构的一部分。虽然火灾是一件让人伤痛的事情,但也是一个契机,对艺术家来说,要去找到艺术的可能性,让这些物件转化成为艺术的创作中。而只有艺术才能做到这一点。”

除了近期的演出,刘若瑀还透露还将继续去完成剧场在火灾之后的重新利用。“我和黄(志群)老师在想,是否能保留这些烧毁的结构。因为那是自然的、非人为的刻画,是自然的艺术品。这个剧场我们保留内部那些黑色烧毁的痕迹,让它成为一个黑幕剧场,希望以后能它成为年轻人的创作基地。“

回归初始,还给格洛托夫斯基老师的作业

刘若瑀曾经参与了戏剧家格洛托夫斯基的训练团队,格氏训练法的成功运用,让刘若瑀找到了生活和艺术的结合点,并且也渐渐寻觅到了支持人生修行的强大力量。

刘若瑀说,当时在美国训练时,她选择了庄子的《庄周梦蝶》为创作灵感。看完她的《庄周梦蝶》,格洛托夫斯基问她:“是谁在做梦?”当下,刘若瑀傻了,老先生又问:“你是在做你的梦呢?还是在做庄子的梦?”刘若瑀哑口无言,刘若瑀说:“我被问得哑口无言,身为创作者,竟然没有思考这个问题,其实根本不知道庄子要表达什么!”

格洛托夫斯基告诉刘若瑀说:“先观察你自己,观察自己日常生活中的言行举止,观察自己在做的事情,观察你的思想,与人谈话时,也要观察自己如何想事情。”

刘若瑀说: “离开加州的山前,我许了个愿,总有一天会把这些事情弄明白,向老师交出《庄周梦蝶》的功课,一晃眼,三十五年过去了。 我觉得如今这份《墨具五色》也像是冥冥中我还给老师的功课。 ”

突破创作惯性,以最优人方式诠释生命本质

《墨具五色》是优人神鼓艺术总监刘若瑀与音乐总监黄志群睽违多年后,再度携手共创的经典之作,结合泼彩画家柯淑玲作品,透过多媒体投影呈现。

凝聚优人多年艺术精华,同时挑战创新,运用新颖的科技投影,带领观众进入与古老共生的全新意境,以最优人方式诠释生命本质。

缤纷万千的泼彩画作透过多媒体投影在舞台上变幻挪移,搭配优人神鼓气势磅礡的鼓曲与柔劲的肢体展现,犹如一幅饱满的动态画作,适时呈现出水墨「可行丶可观、可居丶可游」的想象空间,在力与美的声光移转间,打造出空灵绝妙意境。

《墨具五色》的创作起源,来自黄志群受书法家董阳孜墨宝《老庄说》触动,他从董阳孜行气手笔中,深刻感受节奏旋律,从其书法中领悟出「一墨而五色具,五色又源于墨」的相生关系,进而创作全新鼓曲,并结合巨型铜锣、瑟、笛等呈现音乐新风貌,创造优人有史以来最色彩缤纷的作品。

邀集当代剧场界大师包括泼彩画家柯淑玲、舞台灯光设计林克华、服装设计傅子菁、影像设计王奕盛等艺术家共同创作,营造出一场舞台、表演者和空间之间的绝妙意境。

刘若瑀善用优人团员长年修习太极小架的身体特质,强调肢体的柔劲与旋转律动,用缠、钻、沉底的身形,展现迥异过去的风格,挖掘身体自由。

《墨具五色》全剧分为六个章节:《恍兮惚兮》、《大鹏展翅》、《庖丁解牛》、《鼓盆而歌》、《庄周梦蝶》、《道隠无名》,以形变、交融与忘却凸显了无分别心的同一,呈显了唯有得以应物而化,方得以神遇而不以目视。如同化牛如若无牛的庖丁,也如同梦蝶的庄周,应物而化为栩栩然蝴蝶,因而不知是庄周梦蝴蝶,或是蝴蝶梦庄周。

置身于这以老庄思想为底蕴的演出中,深刻体验到主体空出自身之位,应物而“让”物发生的胸怀。当舞台成为应物而“让”物发生的场域,演出就彷若事件之流转,来来去去的表演者就如同于事件中体现幻化之道的众生。

《墨具五色》全球首演台中场票房售罄,优人神鼓首次尝试通过即时转播,让更多粉丝能够欣赏演出之美,在此节选精华片段一同先睹为快。

(图片来源于澎湃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