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盐

凤凰艺术

投资收藏 >杂项

易向 2019-09-27 13:05

原标题:文房审美的“面子”和“里子”

中国有“面子”和“里子”的文化,在文房审美上,箱笼几柜、雅物清玩,其形追求型、材、艺、韵之妙,这是做好了“面子”;而每件陈设雅物都寄托了心思和才情、安放了性灵和精神,这是顾到了“里子”。

“面子”和“里子”兼顾,艺术形式和文化内涵俱备,这是中庸之道的智慧,也是器物精神的体现。明代美学家李渔说:“安器置物者,务在纵横得当,使人入其户登其堂,见物物皆非苟设,事事具有深情。”

文房之中无俗物,一器一物,都是风雅的主角。

笔筒

说到文房,定然想到文房四宝,然而笔墨纸砚之外的“文房第五宝”——笔筒,其重要性也不言而喻。

文人案头专用的笔筒,比较讲究自然之美和书卷气息,材质多采用紫檀、海黄之类,中空掏膛、呈直筒型,器表或素或花,设计精美,十分讲究品味和格调。

佛教八宝笔筒以贵重小叶紫檀制成,除了在设计和制作上注重呈现自然花纹之美外,亦在笔筒外壁做浅刻和浮雕装饰,佛教八宝又称“八吉祥”,绘成轮、螺、伞、盖、花、罐、鱼、长八种吉祥图案,融注了宗教意蕴和文人气息,彰显出雅致的文人格调。

笔架

都是文人行吟著文的重要工具,说完笔筒,自然要说到笔架。《笔格赋》中记载:“幽山之桂树……剪其片条,为此笔格,永临窗而储笔”,挥毫临卷、执笔丹青之余,为了方便搁笔,不使墨迹沾染几案,从而便产生了“笔架”。

老山檀香竹节笔架样式“仿竹节形”,两端结构对称,设计颇为自出新意。一般所见的笔挂形制较为规整严谨,呈圆形、方形或菱形等,线条方圆竖直明晰了当,而此笔挂遵循传统的对称结构的同时,以节节分明、骨骼奇具的竹节为形态进行设计,线条有宛若行龙蟠曲之美,正趣与奇趣相谐,个性与风骨俱在,颇为令人珍赏。

都承盘

同样具有“收纳”之功用的,还有“都承盘”——文人书房用以陈放各类玉器清玩的用具。

小叶紫檀都承盘仿明代栏杆式都承盘形制,四面棂格围栏,下带抽屉,用料极为考究,选用优质小叶紫檀,材料纹理、色泽统一,榫卯结构保证了器形的精巧和稳定,悉心品鉴,古雅之极。

博古架

小件的玉器珍玩可悉心罗列于都承盘之上,而较为大型的古董珍宝则需要更充裕的陈设空间了。博古架,是古代富贵殷实之家,用来专门陈设古董的木制架式家具,形制十分庞大的博古架,在屋内还可以起到“屏风”的隔障作用。

此件博古架为红酸枝嵌金丝楠材质,沉稳大方,既贵重又文气,强调了视觉的舒适之感。此架设计精巧玲珑,大大减少了大型家具的笨重、粗拙感,框格分离出或大或小、规格不一的空间区域,灵动而又富于变化之美,其上可放置书画卷轴,贮藏书籍鼎彝,供设瓶花盆景,架底的置物柜亦增加了博古架储物功能,柜面雕刻吉庆有余吉祥图案,赏用合宜,古色古香。

花几

文房乃文人空间,陈设之物必然要助于文化氛围的营造,而要令室内增添野趣,则需要菖蒲幽兰等自然灵物的点缀了。

盆栽、瓶花,可在冬日寒肃之际,唤醒一室之生机。而安置的花几,正是这场“人与自然”之对话展开的场所。

莳花弄草,体现的是人们倾慕自然之本性,花几的设计亦“以最大程度呈现植物、花盆、花几三位一体的美感”为上。此花几以紫光檀为主要用料,朱木含蓄、深沉之色,衬托鲜亮的时令花卉,令眼目增明,亦提亮室内之格调。

在工艺装饰上花几采用了雕刻、镶嵌之法,以两种木料镶嵌搭配,沉蕴的紫光檀,与金亮的黄杨木在视觉上相互协调,美学底蕴十足。

香炉

“炉烟袅孤碧,云缕霏数千”,雅士燕居而求幽玄的清境,实少不得一盏炉香。

在幽室之中设香炉,炉器之上香雾腾腾,与室内的幽雅环境相互配合,怡神涤虑,澹志忘情,分外雅致脱俗。

在焚香一事上,除了香料的优劣之外,香炉的式样及风格亦十分讲究,此件小叶紫檀百宝嵌官帽炉便是创新而别出心裁的代表。炉形精雅,延续传统之余创立新制;炉色沉蕴,朱红、大气,力求衬托香品之气质……古以金银铜瓷的香炉为雅,今人以红木为形器,佐以百宝镶嵌,雕镂精雅,造型别具一格,炉色油亮陈润,亦有别致之韵。

观音雕像

香雾缥缈袅远,在雅室中融汇了禅性之美,烟云幻灭中,一尊观音像端然独立,使人摒弃心中杂念、回归清净本心。

庄严慈祥的观音踏于莲台,头戴宝冠、璎珞缀身,风带绕臂、飞扬飘动,柔丽之姿仪,慈严之宝相,令人如聆妙音圣法。

小叶紫檀如意观音开相极其精绝,眉目轮廓鲜明、五官雕刻细致工细,手指纤细灵动,衣袂装饰细节清晰可辨,头饰、服饰、胸饰等部分均有精巧华贵的饰物点缀,每一缕、每一毫均雕镂得分外精巧细腻,观音躯体比例协调匀称,气质融合圆润秀美和慈严庄重,充满了神圣性和崇高感,让人心生敬仰。

细腻华滋、精妙绝伦的雕工,塑造出沉静、安详的观音姿态,在神圣中融入了世俗的审美,超脱凡俗却也伫足人间,行慈悲济世之道,圆世人心中愿景。

(图片来源于易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