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盐

凤凰艺术

舞台 >舞蹈

广州大剧院 2019-09-25 17:21

原标题:爱情的自由和痛苦,这里都有!巅峰芭蕾携传奇双舞作首秀羊城!

9月23日,有“巅峰芭蕾”之称的俄罗斯圣彼得堡艾夫曼芭蕾舞团广州站巡演发布会于广州大剧院隆重举行。

艾夫曼芭蕾舞团副艺术总监杰尔曼·古雷耶夫(German Gureev)携艾夫曼芭蕾舞团的主要演员:在《安娜·卡列尼娜》中饰演安娜的安哥拉·帕克洛娃(Angela Prokhorova),在《安娜·卡列尼娜》中饰演沃伦斯基的“俄罗斯功勋艺术家”、“总统奖”、“金面具奖”、“金索菲特奖”获得者奥列格·加比谢夫(Oleg Gabyshev),在《卡拉马佐夫兄弟》中饰演格露莘卡的阿丽娜·帕卓夫斯卡娅(Alina Petrovskaya),以及在《卡拉马佐夫兄弟》中饰演德米特里·卡拉马佐夫的德米特里·克里洛夫(Dmitry Krylov)出席了发布会。

在俄罗斯芭蕾舞界有三大天团:一是名字如雷贯耳的“古典芭蕾航母”马林斯基剧院芭蕾舞团;二是有芭蕾摇篮之称的莫斯科大剧院芭蕾舞团;第三个,也是最特立独行的一支芭蕾舞团则是以鲍里斯·艾夫曼为灵魂人物的艾夫曼芭蕾舞团。相比前两支有悠久历史的传统芭蕾舞团,成立于1977年的艾夫曼芭蕾舞团以其独特的风格和对时代的表达,仅仅42年间跃至与前两者并驾齐驱的高度,彻底改变了世界观众心目中俄罗斯只有《天鹅湖》的印象,成为“俄罗斯芭蕾的新名片”。

鲍里斯·艾夫曼与他的芭蕾舞团首度登陆羊城、将在9月26-29日于广州大剧院的舞台上献演的,正是旷世巨作《安娜·卡列尼娜》和《卡拉马佐夫兄弟》。

爱情如同燎原之火

俄罗斯文学泰斗托尔斯泰的经典名著之一《安娜·卡列尼娜》至今仍像磁石一样牵引着全世界无数渴望善与美的心灵。迷人的安娜不仅有着超凡出众的美丽风采,更有着崇高的人格追求,她珍视自己的爱情,勇敢且不屈,无论何时何地,她都是托尔斯泰笔下最富魅力的女性形象。

这部颇具争议性的作品,一直触动着编舞大师艾夫曼的心。他想用一部芭蕾作品探讨女人面对丈夫和情人时内心的动荡、焦虑和原始冲动。他在纷繁的故事线中将重点放在安娜、卡列宁和沃伦斯基三人的情感纠葛上,同时在舞蹈中加入了很多意识流层面的表现形式,将主人公内心纠结、矛盾、痛苦的种种心理视觉化,让这部经典之作再绽光华。

艾夫曼说,“我希望通过身体语言的剧烈来传达一种激情,让观众内心感受到强烈的波动。”在最终安娜死亡的一幕,舞台上空无一物,安娜自杀的列车,由一群几乎赤裸的群舞所代替。舞者们以现代舞的方式缓慢而纠缠地蠕动,安娜被吞噬、被裹挟,悲剧结局在艾夫曼极富想象力的舞蹈设计下,显得既悲怆又可怖。

偏爱柴可夫斯基的艾夫曼在《安娜·卡列尼娜》中,选用了17首老柴的作品选段,他总能熟练且妥帖地找到音乐作品情感表达的爆发点,例如《第六交响曲“悲怆”》第三乐章展现安娜被上流社会唾弃孤立的场面,《罗密欧与朱丽叶幻想序曲》烘托安娜在绝望无助时幻象频生的悲剧氛围等。托尔斯泰的原著充满戏剧张力,同源俄罗斯的作曲家柴科夫斯基的音乐使舞剧更为丰满。

据悉,9月26日晚的《安娜·卡列尼娜》将由“金面具奖”、“金索菲特奖”获得者柳博芙·安德亚娃(Lyubov Andreyeva)饰演安娜,“总统奖”、“金索菲特奖”获得者德米特里·费舍尔(Dmitry Fisher)饰演卡列宁,“俄罗斯功勋艺术家”、“总统奖”、“金面具奖”、“金索菲特奖”获得者奥列格·加比谢夫(Oleg Gabyshev)饰演沃伦斯基。9月27日晚则将由安哥拉·帕克洛娃(Angela Prokhorova),“总统奖”获得者谢尔盖·沃洛波夫(Sergey Volobuev),和伊戈尔·萨博汀(Igor Subbotin)分别饰演三大主要角色。

无力爱人的煎熬便是地狱

一代文学宗匠陀思妥耶夫斯基一生创作浩瀚,最著名的长篇小说当首推《罪与罚》与《卡拉马佐夫兄弟》。《卡拉马佐夫兄弟》是陀氏最后一部作品,酝酿长达30年之久,被称为他作品中的“最强音”。这部巨作改编自一桩真实的弑父案,老卡拉马佐夫同三个儿子之间的尖锐冲突在书中铺陈开来,不同的人性力量在繁复的字里行间迸发出不同的声音,它们在哲理、社会、宗教、道德等问题上相互驳难交锋,恶的极点、贪欲的极点、痛苦的极点以及爱的极点错综交织,可以说,陀氏以复调的艺术构造了一个关于上帝、灵魂、信仰、人类社会以及未来的“大型对话”。

将陀思妥耶夫斯基的最后一部作品《卡拉马佐夫兄弟》搬上芭蕾的舞台,是一个相当冒险且令人震惊的决定。且不说原著中大量针对信仰和人性的深刻辩议,其中人物层次丰富、形象多面,对舞蹈改编天然有着巨大的挑战。“在这部剧中我们可以看到爱情的痛苦与自由” 阿丽娜·帕卓夫斯卡娅(Alina Petrovskaya)希望观众能通过芭蕾认识生活的意义。

艾夫曼成功将陀氏这部耐人寻味的文学巨作搬上了芭蕾舞的舞台,用舞蹈的语言将庞杂的故事内容浓缩在清晰可辨的两幕舞剧陈述中。在整部舞剧中,那些具象文字中摄人心魄的冲突与矛盾得以妥善安置,穿插在舞者充满张力的举手投足间,紧紧抓住观众的心,鲜明揭示了原著的哲理。艾夫曼的编舞再创作,秉承陀氏文学创作理念和方法之要义,精炼择取一父三子作为舞剧的核心人物,隐去弑父者私生子斯麦尔佳科夫以及原著中最核心的宗教大法官等人物情节,层层递进,抽丝剥茧,呈现出人物间精神层面的矛盾冲突,继而对暗藏在汹涌情感下的人性进行深刻探讨。艾夫曼将这些角色身上的欲望和善念、动摇和信仰一一呈现,创造出一部极具人性深度的芭蕾舞剧,难有另一部作品可以在这一方面与艾夫曼的《卡拉马佐夫兄弟》比肩。

为了更好地演绎角色,艾夫曼会尝试去引导舞者接近角色本身。“导演会带领我们去读文学作品,去相关的电影,去欣赏相同题材的舞剧,在不断深入学习中我们的动作和表情都能有所进步,让自己真正成为角色本身。” 阿丽娜·帕卓夫斯卡娅(Alina Petrovskaya)如是说。

整部舞剧的音乐来自三位作曲家瓦格纳、穆索尔斯基、拉赫玛尼诺夫的作品。精心搭建的背景墙看似简单却不单调,灯光投影不停变幻,不同的情节下呈现出多样的意境。舞者翻飞的裙裾、动情的身影,所有场景的处理和衔接都流畅自如,一气呵成,这使得每个画面都极具视觉冲击力。一段优美静谧的旋律刚刚使观众陷入沉思,灯光骤起却又打破这种安静,将观众毫无防备的带入另一个充满激情的画面,以舞者的自我审判给观众留下无限自我思考的留白空间。

9月28日的主要演员是“总统奖”、“金索菲特奖”获得者德米特里·费舍尔(Dmitry Fisher),“总统奖”获得者谢尔盖·沃洛波夫(Sergey Volobuev),德米特里·克里洛夫(Dmitry Krylov)和玛丽安娜· 切比齐娜(Marianna Chebykina);29日则将由丹尼尔·鲁宾(Daniel Rubin),亚历山大·索罗耶夫(Alexander Solovey),伊戈尔·萨博汀(Igor Subbotin),阿丽娜·帕卓夫斯卡娅(Alina Petrovskaya)和康斯坦丁·萨夫琴科(Konstantin Savchenko)等演员出演。

“超模级”芭蕾天团顶配舞者阵容

鲍里斯·艾夫曼挑选的演员是修长的:女演员不低于1.72米,男演员不低于1.83米。他曾说:“舞蹈是线条运动的艺术,好的身高更具张力,可以更丰富地表现情绪”,任意一位群舞演员的颜值和身材条件都令人钦慕,舞者除了要有扎实的古典芭蕾基础,更要懂得运用肢体进行情感的表达。

艾夫曼把自己艺术创作的拳脚伸展得像演员们的胳膊和腿那样长,那些超乎想象的托举造型、快进一样的动作速度、令人血脉喷张的舞蹈节奏、爱恨痴缠如烈火一般焚尽生命的炙热情感,由艾夫曼芭蕾舞团身材修长、动作幅度舒展的舞者来表现,有种赴汤蹈火的极致、义无反顾的决绝,深深地震撼着每一位观众。艾夫曼的舞蹈是感官的盛宴,如山呼海啸般的舞蹈把在场的每一个人都裹挟进去。一篇专业舞蹈评论如此评价艾夫曼的作品“从头到尾,火山爆发”。

纵观艾夫曼创作的多部举世瞩目的名作佳品,他总是热衷于各类极端矛盾的人物情节,并迫不及待地将这些没有答案的问题转变为戏剧性的舞蹈现实。古典芭蕾舞与现代舞丰富的表现力相融合,以激昂真挚的感情基调与矛盾冲突的戏剧效果来探讨深刻的哲学思想,毫不吝啬地说,他是一位充满哲学智慧的舞蹈家。艾夫曼以“心理芭蕾”挣脱了为艺术而艺术的苍白禁锢,更着眼于对人物内心世界的细致刻画,将芭蕾舞蹈推向了更为深刻的艺术之巅。

艾夫曼的舞蹈不仅重新展现了文学魅力,也让舞者在舞台上找到自我。“在这个舞台上我们不仅是舞者,也是演员,我们在这个圆梦的氛围中展现舞蹈魅力。”奥列格·加比谢夫(Oleg Gabyshev)表示,舞团的每个人都可以是导演,都在用自己的动作和表情去演绎作品,“我们在舞蹈中展现想象力,感谢中国观众的喜欢。”

对艾夫曼来说,舞蹈创作从来都不只是身体上的拓展,他在探索精神的道路上乐此不疲,无论是最终走向毁灭的安娜,还是谦卑地拾起十字架走向屋顶的阿廖沙,壮美的悲剧让他们在癫狂过后绽放出异常闪耀的人性之光,令人战栗不已,却又心生敬畏。

(图片来源于广州大剧院及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