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盐

凤凰艺术

投资收藏 >书画

建筑vs艺术vs音乐 2019-09-23 09:44

原标题:艺术成迷,充满争议,《戴珍珠耳环的少女》作者维米尔的艺术深度解析

《戴珍珠耳环的少女》是荷兰黄金时代画坛巨匠维米尔的代表作,这一幅小小的油画(44.5×39cm),比八开纸大不了多少,油彩都已经干得开裂。但就是这样一幅看似不起眼的小画,却使得许多文人墨客、艺术爱好者和游客们在画前欲走不能。

1

维米尔作品《戴珍珠耳环的少女》

此画问世三百多年来,世人都为画中女子惊叹不已:那柔和的衣服线条、耳环的明暗变化,尤其是女子侧身回首、欲言又止、似笑还嗔的回眸,唯《蒙娜丽莎》的微笑可与之媲美。

2

维米尔作品《戴珍珠耳环的少女》

一天,美国女作家崔西·雪佛兰(Tracy Chevalier,1962年出生于华盛顿)在美术馆里看到这幅肖像名作时,瞬间就被打动了。于是她决定根据这幅神秘的画作,杜撰了少女葛丽叶与画家维米尔之间似有若无的爱情故事。改编的同名小说一经推出,便立刻在美国图书排行榜上占据高位,如今更是被翻译成38 种语言,全球销量超过 500 万册。

3

小说《戴珍珠耳环的少女》封面

不仅如此,导演彼得·韦伯看过这本根据名画改编的文学作品后,又立刻将其改编为感人至深的爱情电影,并大获好评。或许《戴珍珠耳环的少女》的神奇之处,不仅在于无人知晓这个女子到底为何能散发出如此恬静的微笑,更是令人在看完后过目不忘,深陷其中。

4

电影《戴珍珠耳环的少女》剧照

由斯嘉丽·约翰逊、科林·费因斯主演

电影《戴珍珠耳环的少女》上映后便风靡全球。通过电影,导演彼得·韦伯让我们领略到了世界名画背后的故事(由小说作者杜撰),电影中饰演少女葛丽叶的斯嘉丽·约翰逊,更是把少女的姿态还原到了极致,尤其是那对象牙白的珍珠耳环。

那么维米尔到底何许人也?他的艺术为什么会得到如此高的评价?而且还能激发文学和影视创作者丰富的想象力。我们接下来的篇章将带您一同走进 17 世纪的荷兰,来感受和深入剖析维米尔那超越了时代的艺术。

5

维米尔自画像

扬·维米尔( Jan Vermeer,1632-1675)比伦勃朗稍晚,是荷兰 17 世纪中期著名的绘画大师,但他生前却郁郁不得志,一贫如洗,负债累累,死时年仅 43 岁。

维米尔一生的作品不多,目前传世的三十多件作品,尺寸都不大,主题大多是女性——她们或在读书,或在缝纫,或者准备着日复一日的早餐,或者正在读信。她们在平凡的生活中,没有强烈的喜怒哀乐,她们只是生活着——平凡而真实地生活着。窗户一角斜射进室内的阳光,温和而安静,仿佛天长地久,这小小的市镇的一个角落,有人在生活。画中常出现大幅的地图,好像知道外面的世界已经在起着巨大的变化,男子都出远洋了,在海上冒险,偶尔有信寄回来,女子静静地读信,好像平静的市镇生活唯一的高潮便是一封来自远方的信。

6

维米尔作品《看信的女人》

伦勃朗的世界充满悲剧内敛的情操,有着男性的阳刚与沉重;维米尔则非常女性,以女性的委婉幽静推开一扇窗,让人们看到如小品般的宁静。从宗教的激情悲壮到君王宫廷的华丽热闹,巴洛克艺术在荷兰人维米尔身上找到了真正小镇市民文化的宁静悠远。

7

维米尔作品《手持水罐的女子》

一名妇女站立窗边,一手执持水罐,窗外静静的光在银质的水罐上流动,平凡无奇的生活却忽然使人缅怀起来,好像人类忽然记起了自己的本分,不再对伟大与壮丽有非分的幻想,只是想回来做一个平凡的自己而已。

尽管也画过例如《代尔夫特的风景》这样的风景画,但维米尔是作为室内画大师而为人们所熟知的。室内场景画是当时中产阶级主顾中流行的另外一种主题。这些画使观众瞥见联合行省富裕、有责任感、有文化的市民们的私人生活。尽管今天维米尔作为画家非常知名,但在当时的代尔夫特,他的大部分收入来自他的酒馆和艺术品经营。经确认,由他完成的作品不超过 35 幅。开始的时候,他画的是《圣经》和历史主题,但是很快就放弃了那些传统的主题,而对家庭场景情有独钟。15 世纪佛兰德斯的艺术家们也画过家庭室内画,但是场景中的人物通常是神圣的。相反的,维米尔和他同时代人创作的是荷兰中产阶级干净整洁、低调富裕的住所,里面的人物主要是正在干家务或休闲的女人,也有男人,偶尔还会有孩子。

8

维米尔作品《拿天平的女人》

在维米尔最好的画作之一《拿天平的女人》中,女人是荷兰家庭的主人。这是对当时公民的社会价值高度理想化的描绘。在画中,一个头戴白色头巾,身穿毛边外套的年轻漂亮的女孩站在家里的一个房间里。与画家很多其他的画一样,从窗户透进的光线照亮了场景。女孩站在桌前,上面放着她最珍贵的物品——珍珠项链、金链子和一些金币,它们反射着阳光,阳光同样照在女人的脸和她的右手手指上。实际上,具有透视感的几个直角把观众的目光引到了她拿着称金子的天平的手上,而不是这个女人的头或者她的财宝上。然而天平的托盘是空的,保持着完美的平衡,正如伊格内修斯·劳约拉建议天主教徒(维米尔是新教的荷兰共和国里的一个天主教皈依者)的那样,过一种有节制的、自觉的生活,用高尚的行为抵消罪孽。墙上的镜子指的大约就是自我认知,但是它也可能像珍珠和金子一样象征虚荣之罪。支持这种解读的是后墙上挂着一幅大型镶框画《最后的审判》,其中灵魂的审判者基督被金色光环围绕,出现在年轻女人头顶正上方。因此,这平静的室内场景蕴含着更深的含义。这个女人让天平保持平衡,沉思着她为了在审判日获得有利的判决而必须要过的那种生活(一种远离世俗富贵的诱惑的生活)。

9

《拿天平的女人》局部

维米尔同伦勃朗一样,是一位表现光线的大师,并且技艺精湛。在其作品中,他能够通过对光的描绘而呈现令人信服的空间,画面似乎就是一扇看不见的玻璃窗,透过它观众可以看到制造出来的幻景。历史学家们认为维米尔使用了镜子和暗箱作为工具,暗箱就是基于小孔成像的现代照相机的前身(在后来的样式中,形象被投影在一个盒子的毛玻璃壁上,盒子里相对那面壁上有一个小孔或者镜片)。这并不意味着维米尔只是在复制影像。相反,暗箱和镜子使他重新构图,例如,通过精心安排室内的人物和家具而达到直线形的完美稳定。维米尔的构图产生了无与伦比的古典宁静感。

10

《拿天平的女人》局部

这种特质被忠实于现实光学并且调配细致的色彩加强了,它们显示出维米尔在色彩科学方面远远走在了他的时代的前面。例如,维米尔意识到了阴影不是黑暗、没有颜色的,他还意识到相邻的颜色会相互作用,而且光是由颜色构成的。因此,他画的物体表面反光的颜色受到周围其他颜色的渲染。有些学者提出维米尔已经认识到现代摄影家们所称的“模糊圈”,它出现在焦点没对准的底片上。维米尔可能在暗箱的原始镜头投影的影像中看到过它们。他用点染的方式来模拟这种效果,离近看,给人一种没有对好焦距的感觉。然而,当观看者向后退一步,就像调整焦距一样,色点变得紧凑了,呈现出令人惊讶的、准确的三维空间错觉。

11

维米尔作品《厨妇》

维米尔很少表现那些重大的场面。在他的画中,大都是一些站在典型的荷兰住宅里的简朴的人物。有的不过是独自一人从事简单的工作,例如表现一个妇女正在倒牛奶的这幅《厨妇》里。维米尔的门类画已经完全失去了幽默图解的残余痕迹。他的画实际上是有人物的静物画。很难论述到底是什么原因使这样一幅简单而平实的画成为古往今来最伟大的杰作之一。但是对于有幸看过原作的人,我说它是某种奇迹,就很少有人会反对。它的一个神奇特点大概还能描述出来,不过很难解释清楚。这个特点就是维米尔的表现手法,他在表现物体的质地、色彩和形状上达到了煞费苦心的绝对精确,却又不使画面看起来有任何费力或刺目的地方。像一位摄影师有意要缓和画面的强烈对比却不使形状模糊一样,维米尔使轮廓线柔和,然而却无损其坚实、稳定的效果。

12

《厨妇》局部

13

《厨妇》局部

正是柔和与精确二者的奇特无比的结合,使维米尔的最佳之作如此令人难以忘怀。它们让我们以新的眼光看到了一个简单场面的静好之美,也让我们认识到艺术家在观察光线洒进窗户、加强了一块布的色彩时有何感觉。

14

(图片来源建筑vs艺术vs音乐及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