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盐

凤凰艺术

舞台 >戏剧

剧有趣 作者:张茜2019-09-20 15:30

原标题:《西洋钟》首波剧评剧照 ——梦回清朝的Patrick Melrose 

同样是挣脱阶级的束缚,同样的自我觉醒,让我想将相隔百年的时代和角色联结,即梦回清朝的Patrick Melrose。

清朝末期,反向走的钟,那个动荡的历史阶段,颇具玄幻的物件,让人期待。

其实也对制作团队略有了解,导演国戏科班出身,编剧所擅长的深刻与层次(曾看过编剧天骄的《劳山道士》),演员颇为成熟的功力(这已经是看松楠的第三部戏了,前两部是《燃烧的疯人院》、中文版《洗衣服》),都让我有足够的动力与期待。

这部剧中,时间看似可以被拆分进空间,可依旧不失时间的属性,貌似是你希望时间定格、回流,但它却“无情”地遵从自己的规律,向未来延伸。

一段对自由意识无限追求的演说,打破了我的惬意想象,有志之士的激昂陈词作为开场稍有突兀,但随着剧情的发展,才发现这个设定是极为重要的转折——从位于舞台左侧的开场,那慷慨激昂之自由陈词,到位于舞台右侧的中段,那亢奋煽情之迷信宣扬,最后又回到舞台左侧的结束语,那娓娓道来之自由坚持——结构清晰,层次鲜明。

随着小孙子对自由的追求一点一点退化为封建迂腐——迷信西洋钟的时光倒流之巫术,这一主线的发展,一大家人对西洋钟的膜拜与虔诚随着内心的渴望与寄托越发魔性,从围着钟打转到集体歌伴舞“跳大神”,最后发展为一个反方向走的钟,一个有着机械故障的钟,成为了全家人唯一的希望,仅仅因为这是太后老佛爷所赐,能有神灵般保护众生的功能。荒诞搞笑的形式伴随迂腐可笑的内容,妙哉妙哉。

学习过多年曲艺的“老爷子”以及西洋钟背后的巫女,他们的表演相当专业,但张力稍显不足。那老爷子的武生行头,登台走位的节奏,动不动练上两嗓子的惬意与专业,保证了该剧的质量与基调,但在剧情最关键处老爷子之死,没让人觉得悲痛,向后倒在舞台的形式表达死亡略显单薄,或许可以从老爷子家人对其去世悲愤的宣泄,来烘托这一死所表达的迷信巫术的后果,这一方式,来传达这一死对一大家人思想的颠覆。

这是我看松楠的第三部戏,她依旧保持了嬉笑怒骂、泼中带雅的风格,张扬却不失控,但对她结局的交代让人疑惑,仅一句“不知这人是否来过”,便让人深思,难道这家人都是被自己的幻想所控制,写到这里,才发现这也许是编剧的巧妙设定,留白处请随心遐想。

最后,一定不能漏掉的就是那些我最倾心的中国元素,如数上演,布帘后武生的剪影、老爷子颇爱的京剧行头、还未被典当的宝贵玩物,实木桌椅以及富家人才有的玩物陈列,让人欣喜。然而这一切都笼罩在一个破碎的西洋钟下,貌似是笼中之困,未见的苍穹。巧妙的舞台布景,呼应主题,妙哉妙哉。

然而,还是有稍显遗憾的部分,节奏问题,父子的争吵以及与刘掌柜的恩怨略显拖沓,属于剧情高潮的老父亲之死以及小孙子的思想退化并没有打到点上,也许是形式上有匆匆带过的情况,就像一首歌最能传达情绪的副歌,歌词到位,编曲略显苍白。

编剧还是以相当乐观的结局给观众希望,该死的死,该疯的疯,该存在于幻想里的依旧停留于人们的想象,只是那冲破精神枷锁的自由,给了人希望,及时故事发生在清朝,也依旧给予现代人启示,对谬论权威与规则的盲从,必定导致毁灭。

一直特别喜欢带有中国元素、并能融入当下社会问题的深刻戏剧,尤其是在留学将近一年的时间,在与别国文化的对比中,更启示般地发现中国历史之磅礴与深刻,语言之富饶与独特。能有这样一部戏,将最动荡的、最复杂的历史阶段作为背景,即清朝末期,融合颇具时代感的矛盾与冲突,即封建精神之盾与自由意志之矛,并极具巧思地将沉重的时代背景以及封建与自由的搏斗,以荒诞、轻松的方式表达,像以“跳大神”的形式让观众在嬉笑中体会自由意识如何被封建迷信腐蚀,轻松搞笑却引人深思。

有趣的是,这篇剧评在卧佛寺的一条长凳上完成,在刚刚求完太后老佛爷题字“性月恒明”的卧佛保佑之后。Patrick Melrose最终也未能挣脱他父亲的阴影,恨他,却以扎根在心。什么该传承,什么该摒弃,可能见仁见智。

(图片来源于剧有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