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盐

凤凰艺术

艺术家 >艺术家

建筑vs艺术vs音乐 2019-09-20 07:44

原标题:德意志的浪漫主义 —卡斯帕·大卫·弗雷德里希:云端上的漫步者

卡斯帕·大卫·弗里德里希(Caspar David Friedrich,1774 - 1840)是北欧首批描绘浪漫主义先验风景的画家。他出生于德国的格莱夫斯瓦尔德市,那里靠近波罗的海。弗雷德里希早期在丹麦哥本哈根研习艺术,后来定居德累斯顿。对弗里德里希而言,人类对大自然的个人体验会加深他们对上帝——大自然的创造者——的理解。他的作品有一种令人肃然起敬的力量,让观众犹如置身于充满神灵的宗教场所。

1

橡树林中的修道院

《橡树林中的修道院》就是一个特征鲜明的例子。该作品是一曲视觉上的庄严挽歌。冬季的天空下,一支送葬的队伍抬着棺材穿过一个光秃秃的橡树林,走向大雪覆盖的墓地,远处还有一座哥特式小教堂的废墟。弗里德里希参照的是格莱夫斯瓦尔德市的埃德纳修道院遗迹。画面中到处充满了死亡的气息——冬季的荒凉、东倒西歪的十字架和墓碑、送葬队伍的黑色丧服、干枯的树木,以及岁月给教堂留下的痕迹。这幅画是对人类死亡的一种沉思,正如弗里德里希自己所言:“我常扪心自问,为什么经常选择死亡、短暂和墓地作为我的绘画主题?这是为了某天能够获得生命的永恒,我们必须直面死亡。”艺术家对细节的详尽刻画体现了他对周围环境中一切相关事物的敏锐洞察力和感受力。弗里德里希的作品平衡了人类的内在体验与外在经历。他写道:“艺术家需要描绘的不只是他眼前看到的东西,还应刻画他内心感受到的东西。如果内心毫无感觉,那就不必描绘眼前的东西了。”尽管《橡树林中的修道院》和弗里德里希的其他作品——《云海之上的漫步者》——也许没有籍里柯或德拉克洛瓦作品中那种戏剧性力量,但它们充满了深情并能引起人们的强烈共鸣。

在弗里德里希的《橡树林中的修道院》和其大多数风景画里,人类都不是作品的主体。在许多作品里,人类所扮演的角色甚至无法辨认。但在有些作品里,会有一两个背对观众的人物正凝视着远方的景色。在弗里德里希最有名的作品《云海之上的漫步者》中,一个德国装扮的男子孤身一人站在嶙峋崎岖的岩石一角,斜倚着手杖,俯视着眼前广阔的云海、山峦和浓雾。由于画面的视角高于该男子的头顶,观众仿佛盘旋在其身后的空中,这种难得的角度增强了眼前景色的神秘性。美术史学家们曾争论,弗里德里希是希望观众与这个背对大家的人产生共鸣,还是希望观众思索这个人为什么凝神远眺?有些人认为他不是一个普通的徒步者,而是普鲁士战争中某个特定的英雄人物,正远眺着自己祖国的大好河山。在任何一种解读里,艺术家对大自然的壮美都流露出了近乎宗教式的敬畏。

2

云海之上的漫步者

德国医生和画家卡尔·古斯塔夫·卡鲁斯是弗里德里希的一位朋友。1831 年,他在德累斯顿发表了《写于 1815 - 1869 年间,关于风景画的 9 封信》,在其中一封信里,他描述了弗里德里希创作风景画的基本要素,正好可以解释《云海之上的漫步者》这幅作品:

“土地的形状和形态各异,如岩石、高山、峡谷和平原,平静的湖水或湍急的河流、云雾和微风,这或多或少就是地球上生命展现在我们面前的样子,与我们自身的渺小相比,这些生命的维度无法估量……攀上峰顶举目远眺,远处峰峦叠嶂,眼前河水蜿蜒,面对如此壮观的景色,你的内心作何感想呢?那是一种内在的臣服,你完全融入了广阔无垠的空间,你的身心体验到了一种升华和净化,你的自我消失了,你不存在了,而上帝无处不在。”

3

卡斯帕·大卫·弗里德里希

卡斯帕·大卫·弗里德里希 1774 年 9 月 5 日出生于德国格雷夫斯瓦尔德市,早年在哥本哈根美术学院学习,后来定居德累斯顿。他在那里过着平静的活,有时会去波西米亚的山区和湖泊旅行。弗雷德里希性格忧伤而内省,喜欢依靠己的沉思来唤起创作的灵感。他曾说:“当你闭上了肉体的眼睛,你才能够第一次用心灵眼睛去观察你的绘画。”他一开始用铅笔绘制风景,直到 1807 年才进行油画创作。

4

白色山崖的吕根岛 

弗里德里希的题材开辟了风景绘画新的领域,发现了人们从未发现的新的自然:无穷无尽的海洋或山脉、大雪覆盖的山地,以及照在上面的阳光或月光。他很少用宗教形象,但是他的风景画却传达了崇高的精神力量。19 世纪晚期随着象征主义的兴起,他的艺术受到了人们的高度评价。

5

极地冰封

弗雷德里希的风景画在今天是浪漫主义的代名词。对于他来说, 风景绘画的不是机械地摩写, 而是自由地创作, 通过颜色和造型表达出言语所不能表达的东西。弗里德里希生活在19世纪被称为"浪漫主义的郊区"的德雷斯顿。作家诺瓦利斯,让·保尔和史雷格尔兄弟和他保持着友好的关系。在他死后百年, 他的风景画才获得广泛的认同。

6

弗里德里希早年衣食无忧,尤其在法国大革命和拿破仑战争时期,由于贸易受阻,当地的肥皂价格飞涨,别人家生活都受到了影响,但弗里德里希的家里却收入颇佳。当时正值他求学从艺时期,也没受到生活窘迫的干扰,本应该在艺术中表现出欢娱情迹,然而,事实是早在他 7 岁的时候,母亲就不幸去世了 ,此后接二连三地遭受人生不幸。在母亲去世后 1 年多,姐姐伊丽莎白也随之去世。5 年后哥哥克里斯多夫又在一次滑雪运动中丧生,直接原因是哥哥为了救助即将被淹死的弗里德里希而不幸身亡。

7

1791 年,他的另一个姐姐又不幸去世。这一系列生活悲剧在他心灵中烙下浓重的阴影,并对他后来的艺术创作产生了深刻影响。或许,他作品中对大自然的崇拜之余,对人面对自然时的渺小、无奈的悲观情绪就是来源于此吧。

8

9

另外,弗里德里希家庭信仰新教,是虔诚派信徒,讲求自我内视,他也受家庭影响,早在十五六岁时就在文章中表述过社会教化的内容。这种影响体现在他的画中的神秘的宗教气息,而这股宗教气息在《海边修士》中尤为突出。

10

海边修士

弗里德里希 20 岁时到哥本哈根艺术学院求学,深受尼古莱 ·阿伯拉 ·阿比尔德加教授影响,奠定了沉静忧思的艺术情调。

11

山上的十字架

1798 年春天,他迁居到德雷斯顿。德雷斯顿虽然不是非常繁华,但沿着易北河流域有优美的风景区,因为这里有一所艺术学院吸引着艺术家来到这里,所以有较浓的艺术气氛。从这时起到 1808 年是弗里德里希绘画风格的形成阶段,他在1807年展出的波西米亚祭坛板油画《山上的十字架》标志着他的风格已经成熟,他基本上告别了单色画,领略到了色彩与光的魅力。

12

他常利用自己对自然景物勾画出的素描,进行高度个人化的演绎。他的画粗略看去似乎平常无奇,但仔细审视就会发现极丰富的奇特内涵。他的艺术思想是与德国的民族情感和宗教相连的。这段时期正值拿破仑于德国战争,虽然他的作品色彩丰富,但并不是快乐风格,而是悲观忧郁的。

13

他认为地理环境对某个民族性格的形成非常重要,自然条件也会影响人的文化特质,每个地区自然环境不同,人们的气息也不会相同,每个民族只适合在自己的土地上生存。因此,他一生中的不间断旅行写生都是在德国,尤其多在中部和北部,因为他的故乡就在这里。他与布莱克有相同之处,他们都带有浓厚的唯心思想,然而又都有浓厚的民族情感和人道精神,是他们作品中的精髓所在。

14

1810 年开始是弗里德里希的黄金时期。这一年 ,他在柏林美术学院展出了《海边修士》和 《橡树林中的修道院》,画面浓郁的阴沉忧郁气息震动了观众。这两幅画是他的艺术进一步成熟的标志,也是感情基调继续沉淀的显示。

15

1816 年,德雷斯顿艺术学院把他选为学院院士,标志着他的艺术得到了承认,他多年悬浮不定的心终于稳定下来,也开始卖出画作了。

16

17

1818 年,他与克里斯蒂安·卡洛琳·邦梅尔结婚,从此,他的画中多了一分温馨。

18

1810-1834 年是弗里德里希的黄金时期,到了 1835 年,他中风瘫痪,再也没有画油画,而是一些小幅的墨水壁画 。这些画的内容更直接描绘死亡与永恒的话题,如乌鸦、猫头鹰、坟场、棺材、十字架等。

19

20

21

1840 年 5 月 7 日,弗里德里希在德雷斯顿去世。

22

23

他死后,很快被人们遗忘,对他的艺术成就很少给以肯定。直到 20 世纪初,才重新引起艺术界的重视。弗里德里希的大部分作品都由德累斯顿博物馆和大学收藏。

24

作为一个艺术家,他的主要兴趣是寄情自然,他往往通过象征性和反传统的工作来传达对自然世界一种主观情感化的反应。

(图片来源建筑vs艺术vs音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