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盐

凤凰艺术

资讯 >展览

库艺术 2019-09-19 09:42

原标题:理查德·塞拉 Richard Serra | 改变人们观看方式,就可能改变他们的思考方式 

理查德·塞拉

Richard Serra

理查德·塞拉 1939年生于美国旧金山。雕塑家,录影家。极简主义艺术大师。以金属板材组构壮观抽象雕塑而闻名。他的“铜墙铁壁”气质庄重大气,具有一种神秘力量,给人震撼而复杂的感知与吸引。他开创性的艺术,探讨了艺术作品、空间与观众之间的置换关系。

NJ-2, 2016 Weatherproof steel 400.1 × 1451 × 825.5 cm

Richard Serra的影像资料

“我的雕塑最基本的原则是对空间的物质渗透和对时间的衡量。”

理查德·塞拉用金属板组合而成的大型雕塑作品闻名。他曾于1957至1961年间先后在柏克莱加州大学和圣塔芭芭拉加州大学主修英语文学。之后于1961至1964年间在耶鲁大学研读美术。当定居于美国西海岸后,理查德·塞拉在炼钢厂工作以赚取生活费,这个经验也深深影响了他之后的作品。理查德·塞拉如今已是世界最著名的极简主义雕塑大师,在许多国家的重要场所都可以看见他的作品。

To Lift, 1967

91.4 x 203.2 x 152.4 cm

Photo by Peter Moore © 2013 Richard Serra/Artists Rights Society (ARS), New York

1964年理查德·塞拉以耶鲁大学奖学金去巴黎第一次看到布朗库西的雕塑时,便被深深吸引:仅仅一条边缘的线就能暗示雕塑的体积。于是他放弃了绘画,在加利福尼亚州的阳光下与女性主义艺术家琳达·宾格勒斯讨论一下午的主题就是弧线:线表示出形在倾斜时的重量。他说:“我想用雕塑的形式让空间产生变化”。

Verb List, 1967

The Museum of Modern Art, New York

© 2013 Richard Serra/Artists Rights Society (ARS), New York

One Ton Prop (House of Cards), 1969

The Museum of Modern Art, New York

Photo by Peter Moore © 2013 Richard Serra/Artists Rights Society (ARS), New York

这并不是一项容易完成的任务,但更加困难的却是查德·塞拉选择的艺术道路。一般认为,艺术作品如果不美,不能够带来美的视觉享受就没有存在的意义。理查德·塞拉对此用实践提出了质疑。在他的作品中,总是充斥着笼罩、逼迫、恐慌等消极元素,他期望以这种不那么令人愉快的方式迫使人们震惊并思考。理查德·塞拉认为:“去看就是去思考,去思考就是去看。如果你能改变人们观看的方式,就可能改变他们思考的方式;因此,作品没必要被所有人接受和喜爱。事实上,即使最后失败了,你也曾有过一个改变人们思维模式的机会。这很重要。”

Shift (1970-72)

理查德·塞拉雕塑创作的理念来自委拉斯贵支的油画。委拉斯贵支的油画与众不同,耐人寻味,如他的作品《宫娥》画面中只有几个人像,艺术家把自己放在画面背景的画架旁。当观众面对这个作品时,就会发现画面中的艺术家正在凝视自己。因此,绘画的空间得以延伸出来,观众也成为其中的一部分。理查德·塞拉说,他以前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作品,使他的雕塑艺术有了新的思考,以及一种新的方式指导他的创作。

Splashing (lead) – 1968

Elevational Weight IV, 2016 Hand-applied paintstik and silica on handmade paper 61 × 76.2 cm

Rotate, 2016 Weatherproof steel 168.9 × 370.2 × 661 cm

Artwork © 2019 Richard Serra/Artists Rights Society (ARS), New York. Photo: Silke von Berswordt

另一个对塞拉雕塑创作产生影响的是日本庭园。理查德·塞拉曾提到他的雕塑风格的改变是在1970年访问日本时,日本的花园给了他很多灵感和启发。访日前,他的作品都小规模站立观赏的。此后,他改变创作理念,开始创作规模庞大的雕塑,人们可以亲临其境感受雕塑的内涵。

Through, 2015 Forged steel 279.4 × 899.2 × 233.7 cm

Silence (for John Cage), 2015 Forged steel 40.6 × 899.2 × 279.4 cm

Cycle, 2011 Weatherproof steel 1889.8 × 1706.9 × 426.7 cm

Backdoor Pipeline, 2010 Weatherproof steel 380 × 1410 × 230 cm

Junction

The Drowned and the Saved, 1992/1997

理查德·塞拉以构成造型艺术的最基本的元素:线、面、体积、重量与空间,令人在“铜墙铁壁”的行走中产生不同的反应:感到被吸引,被推动,被保护,被威胁;或感到一种力量,一种庞大,一种庄严,一种神秘,一种畅快……总之,你绝不会无动于衷!这就是他的艺术魅力。理查德·塞拉的开创性探讨了艺术作品、场所,和观众之间的置换关系。

一名写过纳粹大屠杀主题作品的长篇小说家,在参观理查德·塞拉的雕塑作品后感慨:这样一个巨大的弧形铁墙壁,挡住了他前进的脚步,让他似乎迷失在这片黑色的空间里,幽闭压抑的气氛让他下意识地想起了纳粹集中营。虽然这个雕塑使这个作家觉得压抑害怕,但他仍然被这种敬畏、恐惧和快乐混合在一起的作品所吸引。

巴塞尔艺术博览会著名策展人马丁·施万德,这样评论理查德·塞拉的雕塑:“他的作品,通常与危险和压迫感相关”。然而,窄小的通道开始变得越来越宽,而且光亮,使人们突然感觉到舒适。这正如哲学家康德说的:“伴随着忧郁和恐惧同在的颤栗的快感”。也正如中国古诗所形容的:“山穷水尽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

尽管理查德·塞拉的雕塑很抽象,但人们还是可以感知和理解的,因为作品的内涵在与空间的相互关系中产生和谐。一件作品的内涵体现在于观众的理解,而不在于雕塑本身。雕塑的空间构造和时间观点,则是观众了解理查德·塞拉雕塑的不同方式。观众并不需要对雕塑作品是否了解,而是要亲身体验。当人们在雕塑周围的空间走动,他们的体会就是作品所要表现的内涵。

Stop BS, 2004 1 color lithograph 152.4 × 129.5 cm

Venice Notebook, 2002 Etching 46 × 41 cm

Untitled, 2008 Etching 120.7 × 180.3 cm

Forged Rounds V, 1993 Paintstick on handmade paper, double-sided 94 × 125.1 cm

Eidid II, 1991 Etching, on wove paper 64.5 × 76.2 cm

Promenade Notebook Drawing IV, 2009 One-color etching 49.5 × 39.4 × 3.8 cm

1981年,一个12英尺高、120英尺长的巨大弧形雕塑被树立在了纽约联邦广场,这就是理查德·塞拉完成的《倾斜的弧》。这件巨型雕塑几乎占据了整个联邦广场,但也因此而引发了巨大的争议。普通民众认为,作品看上去更像是一堵墙,而非好看的装饰品。它在丑化广场空间的同时,也给他们的生活带来了极大的不便,因此要求移走雕塑。罗伯特·塞拉辩解道:这件作品是为了这个广场而设计的,如果移走,作品将因丧失意义而毁灭。他还试图通过审查制度和政府未能履行合约为理由,来阻止搬走雕塑的决定。但经过一系列的上诉后,塞拉的辩解还是以失败收场。1989年,雕塑被搬出广场。

Rotterdam Vertical #10,2017

Etching ink, silica, and paintstick on handmade paper

© 2017 Richard Serra / Artists Rights Society (ARS), New York. Courtesy

David Zwirner, New York/London

Photograph by Rob McKeever

AR Horizontal #8,2017

Etching ink, silica, and paintstick on handmade paper

© 2017 Richard Serra / Artists Rights Society (ARS), New York. Courtesy

David Zwirner, New York/London

Photograph by Rob McKeever

创作中的理查德·塞拉

运用从木炭到墨水,甚至到他独创的绘画棒等不同材料,这些黑色素描的创作十分费时,包括了煮沸、压缩和模塑。他早期的作品《Taraval Beach》(1977),是一个从天花板到地板的大型黑色绘画,借鉴了马列维奇的观念而完全剥离了形式。而在他后来的作品中,比如《September》(2001)和《Black Tracks》(2001),他又运用起具有表象的形状,比如螺旋的弹簧和圆形等等。

Taraval Beach doesn't look to us much like Ocean Beach, except maybe at night.

(图片来源于库艺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