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盐

凤凰艺术

资讯 >国际

新京报 作者:余雅琴2019-09-17 14:00

原标题:悉尼当代艺术博览会:经济衰落时代的艺术市场 

当地时间9月12日,为期五天的2019悉尼当代艺术博览会,在悉尼马车创意空间开幕。

此次博览会,聚集了来自全球十二个国家的近百家顶尖画廊,为观众展示绘画、雕塑、摄影、录像、装置艺术等超过450件的艺术作品。

悉尼当代艺术博览会于2013年创立,是南半球最大的艺术博览会。这一展会,由澳大利亚及国际领先的商业画廊与艺术机构主导,现已成为全球重要的艺术交流平台之一,致力于激发人们跨文化、跨艺术的交流与对话。

悉尼当代艺术博览会搭建南半球最大艺术市场

悉尼当代艺术博览会开幕,照片作者:Zan Wimberley。

据悉,除澳大利亚本地的画廊外,包括白石画廊、COHJU当代艺术等多家海外知名画廊也前来参展,展出在国际艺术市场上颇受欢迎的艺术家草间弥生和奈良美智的作品。

悉尼朱雀画廊,是此次参展的唯一一家专注于中国当代艺术的画廊。此次是朱雀画廊第三次亮相悉尼当代艺术博览会,为观众带来方力钧、陈文令等中国艺术家的作品。该画廊现已成为澳大利亚艺术领域推广中国当代艺术发展的一大力量。

这次展会的标志是它的雄心和规模,整个展会总共售出了价值1600万美元的艺术品。这一纪录在2018年创下新高,销售额达到2100万美元。在本周三的2019年宣传发布会上,澳大利亚艺术博览会(Art Fairs Australia)总监蒂姆·埃奇尔斯(Tim Etchells)推测,如果这种上升趋势继续下去,他们可能会看到2600万美元的销售额。

悉尼当代艺术博览会展览现场。

装饰艺术与大型摄影成为画廊首选

然而,澳大利亚的经济状况与2017年大不相同。普遍认为,澳大利亚可能很快陷入衰退,眼下或许不是购买艺术品的最佳时机。事实上,2019年实际的艺术品市场上,也的确反映了各大画廊对经济大环境的回应。

在大多数情况下,画廊通过选择售卖收藏装饰艺术来确保安全。比如被一些评论者批评为冗长乏味的棕色、黑色和红色的抽象画,但因为这类画作在地产业和广告业都颇受欢迎,在当下经济衰落的时期,反而更容易卖出。

还有很多大型摄影作品,大部分是自然或动物主题,以及一些温和的人造表现主义的象征作品。知名艺术家的作品依然好卖,这些作品可以证明买家的品位,显然潜在的买家的意愿,是希望作品既是前卫的,也是安全的。

巨幅油画与新媒体艺术消失

另一个显著的趋势是规模的变化。有人认为,艺术品的大小与其审美品质无关,但与价格息息相关。2019年,随着越来越多的中等规模作品的推出,过去几年的巨幅油画已经销声匿迹。

过去几年中规模巨大的油画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中小型画作。

此外,一些相对激进和大胆的摄影和雕塑作品,融合了新媒体的作品(例如VR的装置),以及几年前非常流行的视频和其他屏幕艺术,在这次艺术博览会上也消失了。似乎所有的画廊都不谋而合,想呈现出艺术的最基本的形式和主题,而不是吓唬投资者。

在众多画廊中,不同的画廊为了销售艺术品也采用不同的策略,比如悉尼当代艺术中心是一家试图吸引各级潜在买家的商业企业。

奥尔森画廊则依然选择高端路线,出售约翰·奥尔森的古董作品,以及蒂姆·斯托里耶在澳大利亚画廊的标志性景观和雕塑。

低价艺术品吸引更多艺术购买者

也有机构试图让人们购买入门级艺术品,其中一些起价约为250美元。一家名为NEXT的艺术机构兼咖啡馆就非常典型,他们发行的目标直接瞄准了低价市场,售卖的艺术品价格从1200美元到5000美元不等。这家咖啡馆旁边的墙上,挂着一些沙龙风格的作品。这些作品大多是来自商业画廊里不太知名的艺术家的抽象作品,包括Shinya Azuma(售价1.6万美元)、尼克·弗格森(Nick Ferguson,2.5万美元)和汤姆·阿代尔(Tom Adair,5万美元)的作品。

“NEXT”展出的是一些不太知名的艺术家所能负担得起的艺术品。

实际上,悉尼现在每隔几百米就会有一家酒吧或咖啡馆,正如一位画廊老板所说的,虽然最后没有瑞典肉丸子,但游客应该走的那条漫长而曲折的路线——用一条明亮的蓝色地毯标出——有点像是宜家(Ikea)。

(图片来源于新京报与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