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盐

凤凰艺术

生活方式 >电影

原标题:《名侦探柯南:绀青之拳》:看看新加坡风光和CP发糖 

先给读者普及一下生僻字的读音:《名侦探柯南:绀青之拳》(以下简称《绀青之拳》)片名里的“绀”字,念“gàn”。这个词汇在中文里已不常使用,翻译者也不过是从日文的电影片名里照搬过来。根据现代汉语字典,绀是黑里透红的颜色,青则是深绿色或浅蓝色。因此,绀青颜色是一种深蓝色,观众看过影片,便可建立起关于其色度的直观认识。所谓“绀青之拳”,是指影片里出现的一块其大如拳的蓝宝石。不过整部电影其实没这块蓝宝石什么事儿,换作《泰坦尼克号》里的“海洋之心”或者别的什么价值连城之物,也不影响剧情的开展。

当然了,《名侦探柯南》剧场版的文不对题已经是老毛病了,观众见怪不怪,也并不真心希望电影片名剧透。然而,剧透与否,对于观众们的观影体验真的会产生大的影响吗?发展到第23部的《名侦探柯南》剧场版,早就与“我要成为平成年代的福尔摩斯”的初心渐行渐远,开始向好莱坞超级英雄动作大片的方向靠拢。而重视CP发糖甚过重视案情推理,看上去本末倒置,其实是把观众的心理吃得死死的:观众不怕甜到忧伤,只会嫌还不够甜、不够甜——看看珍珠奶茶在日本的流行程度就知道现在的观众对甜度的阈值有多高了。《绀青之拳》和全糖的珍珠奶茶一样,糖分管饱,好不好喝什么的,那就各花入各眼了。

《名侦探柯南:绀青之拳》海报

作为“平成年代的最后一部柯南电影”,又有《零的执行人》口碑崩塌的教训在先,《绀青之拳》在剧本上倒也不算是松懈:柯南首次走出日本国门,电影选择的取景地落在新加坡,新鲜感里又透着熟悉和亲切——毕竟,新加坡是日本人出境游的第四大热门目的地,仅次于夏威夷、中国台湾地区和泰国。《零的执行人》虽然口碑在系列里最差,但人气角色安室透的玩偶销量奇佳。《绀青之拳》有样学样,重新将人气配角怪盗基德拉回电影,又让剧场版里甚少露面的另一讨喜配角、铃木园子的男友、空手道高手京极真隆重登场。影片事实上等同于三男主,可以发展出来的CP线自然也更多:柯南X基德、伪装成新一的基德X小兰、铃木园子X京极真,每条CP线都可以让热衷于“拉郎配”的观众惊声尖叫,让晋江文学的网文作者脑补创作出近百万言的同人小说,以及让B站的弹幕爱好者们齐心刷出满得要溢出屏幕的“在一起”。《绀青之拳》适合粉红泡泡爱好者们集体狂欢,毕竟独乐乐不如众乐乐。逻辑什么的,且丢在一边。观众沉浸在爱的氛围里,对剧情漏洞自然可以网开一面。

《绀青之拳》剧照

没有角色领便当的侦探电影不是好的侦探电影。《绀青之拳》在发便当这件事上继承了系列的优良传统,在解释便当是怎么发出去的这件事上也继承了系列的优良传统——或者说是屡教不改的恶习?电影应该感谢在影院的观影环境下,观众不能随意使用遥控器上的快进、快退和暂停功能,只能被剧情推着走。这给了电影利用剪辑和节奏,暴风急雨般从观众的智商上飞驰而过的机会。影片避免露怯,在推理情节之后不给观众以喘息的时间,开启狂轰滥炸的灾难大片模式,学好莱坞超级英雄动作大片学得有模有样。电影得到了新加坡旅游局的协助,鱼尾狮、滨海湾金沙酒店、摩天观景轮与新达城等标志性景点皆有出镜,而又炸了个底朝天。为了借助电影的上映吸引来更多外国游客,不得不说新加坡旅游局倒也真是心大。

《绀青之拳》剧照

有必要挑刺几句《绀青之拳》里反派大Boss的作恶动机。《蜘蛛侠》里有一句“能力越大,责任越大”的经典台词,本来是说蜘蛛侠的,不成想倒成了越来越多同类型电影里反派人物所信奉的教条。只是这些空有上天入地炸裂战斗力的反派人物,虽然脱离了只为个人谋私利的低级趣味,进入到马斯洛需求金字塔的较高层级,却缺乏现代人文学科和自然学科的素养。《复仇者联盟》里的灭霸,打响指之前,显然没有修习过发展经济学和人口学的课程。《绀青之拳》里的反派Boss,想在市政建设上效仿灭霸,但看来并没有系统了解城市规划设计这门学科:想要在一片一无所有的空地上实现灾后重建,其实并不见得比修修补补式的旧城改造容易更多。超级英雄电影里出现越来越多有社会抱负的反派,是现实生活中的观众对国际格局里的政客们失望情绪的投射。但现实中解决不了的社会症结,在虚构情节的电影里一样解决不了。《绀青之拳》用新加坡的“陷落”,成全铃木园子X京极真这条CP线。“倾城之恋”作为偏正结构的词组,重心落在“恋”字上。观众被甜到了,“倾城”与否,以及破案与否,都无关紧要,不过是男女情事的背景板而已。

《绀青之拳》剧照

《绀青之拳》在日本本土如愿突破了百亿日元的票房,就连《复仇者联盟4》的上映也没能阻止影片的掘金之路。尽管这一系列动画电影在中国的引进,总是比日本本土慢上好几个月,有《零的执行人》去年1.2亿元票房的“战果”在先,中秋小长假档期上映的《绀青之拳》,即使强敌环伺,想来也还是能收割不少观众。可以预想到忠实观众们将会一边义愤填膺地表示推理剧情喂了狗,一边又心甘情愿地吃下电影里投喂的CP“狗粮”。漫画作者青山刚昌是1963年生人,现在也才56岁,离说退休还早。《名侦探柯南》系列的剧场版显然还将继续与观众一年一期、一期一会下去。都说电影行业是个风险投资行业,但有老本可吃的IP电影,只要不自己“作大死”,靠着老观众的情怀,以及新观众的凑热闹,总还是大概率能做到稳赚不赔。只是日本都进入令和年代了,这位平成年代的小学生还要继续怀着成为福尔摩斯的梦想,出演走一路死一路的死神代言人,以及走一路炸一路的爆破专家吗?对剧情有追求的观众,没必要在情怀这棵树上吊死,是时候move on了。

内心OS:什么?明年我还要继续当小学生?

(图片来源于澎湃新闻及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