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盐

凤凰艺术

舞台 >戏剧

原标题:当艺术装置与昆曲、歌剧相遇时:《惊园》在澳门上演

当代艺术装置与昆曲、歌剧相遇时会有着什么样的呈现?作为澳门回归20周年特别推出的澳门大型国际文化艺术盛会首届“艺文荟澳”活动的一部分,近日在澳门美高梅剧院开幕的艺术装置歌剧《惊园》,既与正在展出的“华源”艺术展有相通之处,通过借鉴中国传统文化与戏剧题材,又融入了西方歌剧,并以当代视觉艺术的形式呈现,让人耳目一新。知名视觉艺术家马文导演并设计了这部艺术装置歌剧,她通过与昆曲、音乐界的合作,在拥有600年历史的昆曲与西方歌剧的音乐基础上,引用伊甸园与牡丹亭的故事编织一个虚拟世界,以水墨般的光影融合了被逐出伊甸园的夏娃和失梦牡丹亭的杜丽娘,讲述了一位女子探索新境、追寻理想的心路历程。

艺术装置歌剧《惊园》演出现场

《惊园》既然名为艺术装置歌剧,第一位的应该是艺术装置。事实上也正是如此,这部剧让人印象最深的正是其中的视觉艺术设计部分,简洁,朴素而又大气,然而却又如梦幻一般绚丽。

整个装置延续艺术家马文此前多次运用的水墨元素,无论是布景还是剪影,无不可以看出中国水墨与西方视觉艺术的结合,整个演出是80分钟,前一半时间整个舞台几乎都是黑白灰,后面才出现了色彩,然而却并不枯燥,舞台上的当代艺术呈现既空灵,又简净写意,有潇洒的乌树、纸雕的墨黑花苑、冰肌玉骨的白花,还有由互动多媒体影像展现的地平线、萤火虫、情人、狼等的虚拟角色。作曲家黄若则大胆创新,将中国昆曲风格与西方歌剧调性进行融合。

而澳门美狮美高梅剧院特有的电子大屏幕更让舞台呈现有着大开大阖的效果。

艺术装置歌剧《惊园》演出现场,不时可见的水墨效果

马文(中)在北京的艺术装置布展现场

1970年代生于北京的马文在十多岁时便赴美求学。除了艺术实践,她曾是北京2008奥运会、残奥会开闭幕式的七人核心创意小组成员之一,水立方的灯光设计也出自她之手。这部以昆曲和歌剧形式对传统文化在当代艺术语境中进行诠释的装置歌剧《惊园》早在2015年获欧洲“今日音乐剧场”国际大奖,并在多个国家和艺术节巡演。

据悉,《惊园》由美国斯波雷多艺术节、纽约林肯中心艺术节、新加坡国际艺术节及卫武营国家艺术文化中心共同制作,马文执导及设计舞台效果,黄若作曲。2015年,《惊园》在美国斯波雷多艺术节国际首演,并在2016年巡演到纽约林肯中心艺术节等国际平台。马文介绍说,歌剧是由一个专业团队来完成的。

澳门美高梅展厅"华源"艺术展中的马文艺术装置作品

艺术装置歌剧《惊园》在澳门演出现场

对于这一艺术装置歌剧的来缘,马文坦言,追求中国传统文化在当代语境中呈现的思路源起于她参与的奥运会开幕式创意,当时她对中国文化元素进行了很多思考与实践,“筹备奥运的时候我们一直在讨论,五千年文化到底什么是我们的精髓,一直在讨论这一点,画卷、纸、墨,我觉得从视觉艺术的角度是我们对世界文化的一个贡献,是非常重要的贡献。我作为视觉艺术家就迷上了这个,我就爱上了。”

马文2012年的艺术装置“空中墨花园”

2012年她在北京尤伦斯当代艺术中心的个展“空中墨花园”更进一步强化了这样的理解,并有意识地运用“墨”的元素,“当时走进那个展览现场便是一片墨色的花园,当时我做了一个装置,是一个20米长、8米高的装置挂在空中。 全部都是鲜活的植物,用墨画成黑色,变成一个花园,而且有一半是倒挂着的花园,当时在那里面我做了一个《游园惊梦》小的折子戏,我就觉得《游园惊梦》既然是梦中的《牡丹亭》,首先是可以黑色的,像墨画的一个植物园,而且也是可以倒挂的,因为它是超现实的,所以当时就觉得这挺有意思,我应该做一个什么剧,就是这样一步步走过来,先是有了视觉,然后才有了音乐,视觉一章一节,引导了故事的情节,也引导了音乐,所以我们叫装置歌剧,跟一般的歌剧做法是不一样的:我是组织发起者。这里面包括剧本的写作者,是一位中国戏剧学院的高材生,是专门写昆曲的编剧,能写词和非常优美的古文。还有音乐的创作者,另外乐队由14人组成,里面包括11种西方乐器与三种中国乐器。在歌唱方面,有四个男生的美声唱法,女生是用的昆曲的唱法,但它整个音乐结构,是歌剧的。这个主题是以牡丹亭为原本重新写了一个剧本,里面虚拟了一个新的人物——那是夏娃和杜丽娘结合的一个化身。夏娃是失乐园里面的夏娃,她第一次看到水里面的自己,不知道是谁,然后上帝跟她说这是你,她第一次醒悟到自己是个人,开始有了人的独立意识。我是希望把这个主人公塑造成曾经有过经历的女人,她不是像杜丽娘一样的16岁女子,而是一个成熟的,有过爱情,经历过美好的女人,但是失去了,就像夏娃被踢出伊甸园以后,第二天一定是很失落的,我就想如果现在的女人不需要像杜丽娘一样去死,有过爱情、美好,失去之后要如何来找到自我?这个歌剧主要是讲这件事情。”

艺术装置歌剧《惊园》澳门演出现场

对于舞台的呈现,马文说,当时其实一开始就想做与中国的美学有关的呈现,“因为我一开始就知道中国的戏曲在舞台上是很空灵的,像西方做话剧会真的把东西搬上来,什么桌子、椅子都有,中国就是两个椅子,这个椅子桌子可以变成山,什么都可以变,门、窗户都是动作摆出来的,不那么写实的,我想保持这个空灵。但我作为一个视觉艺术家希望有一个视觉的感染力和满足感,我就想到我们的长卷画——中国人的画卷打开了,这个世界就展现在你的眼前,你还可以跟着它游山玩水,合起来就是一卷纸,就可以带走,这种做法和西方的美学是完全不一样的。”

艺术装置歌剧《惊园》演出现场

该剧音乐演出结合中国传统戏曲与西方歌剧的声音,女子用中文演唱传统昆曲,4名男子用虚构语言演唱西方歌剧,从男低音到假声男高音,扮演多重角色。对于与作曲家黄若的合作,马文介绍说,黄若是在上海学作曲的,后来到西方读的博士,对东西方音乐都很熟,“他就想做一个新的歌剧,同时运用昆曲的唱法,又运用了西方的美声唱法,所以四个男生美声,从超高音,音调要比昆曲演员还高,到低音,我在设计中就想像,因为四个男生是大自然的元素,他是风、火、动物,是各种各样的大自然、土地,这个女子是在这个世界中寻找自己的乐园,我把她设计,她就像一个蝴蝶,或者是蛾子一样的,飞在这个世界中。”

对于此次在澳门的演出,马文表示,与纽约、欧洲的表演相比,从投影和灯光的角度,等于是新的演出,“我们设计了一棵树在舞台上,像《伊甸园》里面有一颗智慧之树,这棵树是随着主人公的内心成长在成长,从一棵小树到有树叶慢慢长出来,再慢慢开花结果,这次的树叶与之前也都不一样——其实我在每一次演出的时候都会有一些改进,因为我觉得艺术是可以一直往前推的,我也在成长,跟着这个戏成长。我也希望早日在北京与上海演出。”

(图片来源于澎湃新闻及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