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盐

凤凰艺术

资讯 >国际

艺术与设计 2019-09-12 07:38

原标题:时装极简主义和极繁主义

1

展览现场

时尚是一个充满极端的世界,在这里服装裁剪的表达范围可以覆盖到从极简主义(minimalism)到极繁主义(maximalism)美学。这是纽约时装技术学院博物馆(FIT)50周年特别展览中的一个主题——“极简主义和极繁主义”,这是时装策展第一次将目光完全聚焦在极简主义和极繁主义在时装史中的历史关系。

2

展览现场

在时尚界,极简主义和极繁主义在设计范围内定义了两个极端。极简主义,强调“less is more”的美学,是基于一种简化的设计方法,传达简洁和克制理念。极简主义时装优先考虑的是在最简单的设计中实现实用功能最大化,通常采用简洁的线条和轮廓来突出身体和服装之间的关系,艺术家唐纳德· 贾德(Donald Judd)将极简主义概括为“复杂思想的简单表达”。另一方面,极繁主义往往强调设计上过度和冗余的美感,它常常与奢侈、夸张和非功能性的美学风格联系在一起。极繁主义通常用于提及大胆、复杂的美学或夸张的轮廓。虽然这两种不同的美学主张可以被认为是审美上的对立,但它们都试图挑战和改变人们对美的感知,并且极简主义和极繁主义作为表达形式,成为特定时期社会、文化和经济的时代精神的指标。FIT 的展览“极简主义和极繁主义”探讨了极简主义和极繁主义美学之间的相互作用。展览从十八世纪的时装瞬间开始,探讨这两种美学观点如何随着时间的推移而交替变化并推动时尚前进。展览涵盖了18世纪至今的时装史,展出了90多件服装、配饰和FIT博物馆永久收藏的纺织品,探讨了极简主义和极繁主义美学在时尚中所体现的各种方式。例如,川久保玲(Rei Kawakubo)2018年春季设计的“Multidimensional Graffiti ”系列的细节繁复的礼服与Narciso Rodriguez于2 011年制作的极简主义斜裁晚礼服并列展示,两种时尚极端之间的差异形成鲜明对比。

3

展览现场

有些设计师可能几乎完全认同或倾向于极简或极繁主义中的一方,例如设计师Calvin Klein、Phoebe Philo就以极简主义风格而闻名。然而,时尚的周期性使时装史经历了由极简主义和极繁主义美学交替主导的设计时期。同时也再次验证了牛顿的第三定律——力的作用是相互的,极简主义和极繁主义在各自发展、交替主导的过程中,相互作用并推动时装美学的发展。

4

展览现场

时尚圈在经过多年的极简主义主导后(以Phoebe Philo时期的Celine为代表),正在经历极繁主义设计的崛起(以Alessandro Michele主导的Gucci为例),与此同时,一些时尚潮流引领者已经开始预测极简主义即将再次回归。这引发了从时尚到室内设计等各种设计学科领域中有关极简主义与极繁主义美学的对话。甚至说,虽然它们代表了相对立的美学原则,但这两种美学同时也是彼此密不可分的。

“极简主义和极繁主义”展览始于18世纪富丽堂皇的洛可可时代(Rococo)。代表性精选展品是一件1785年制作的,拥有复杂装饰的男士宫廷套装,是男性气质和力量的象征,也体现了当时对“ more is less”追求的风气。到了18世纪末,一种新的社会秩序开始出现,特别是在法国,体现在服装上,这种方式更倾向于采用平等主义的方法而不是炫耀性的财富等级表现。与洛可可风格男士宫廷套装形成对比的是1790 -1800年间制作的一件朴实无华的男士绿色西装套装,是时尚向自然简约转变的体现,部分灵感来自于英式服装。

5

6

展览现场

进入19世纪,极简主义和极繁主义时尚开始在性别界限上出现分歧。男士表现在深色系的商务套装,外观清醒睿智,与款式复杂的女性时尚形成的鲜明对比是极简主义和极繁主义的极端剪影。展览通过一件1870年设计简单的男士深色外套和一件来自1883年的Charles Frederick Worth女士精致时装晚礼服产生视觉对比。

第一次世界大战破坏了社会着装的既定规范,随着女性能够更充分地参与到社会工作中,她们开始寻求更多可以与男士剪裁款式相媲美的功能性的服装,如1916年出现的采用耐用牛仔布制成的女士外套。这种美学转变还可见于20世纪20年代Gabrielle时期的Chanel平纹针织连衣裙,它体现了一种极简主义风格,与战后的舒适和简约相结合的现代性。然而,极繁主义美学在同一时间开始流行。例如,装饰艺术风格融合了机器时代的现代主义倾向与极繁折衷主义形成视觉刺激。妇女在服装和生活方式方面有了新的自由,在20世纪20年代不受传统约束的随意女郎们(flapper)尽情奉行“享受生活之乐(joie de vivre)”的人生宗旨,身穿鲜艳的黄色雪纺和金色亮片晚礼服尽情摇摆。

7

8

9

展览现场

接下来的几十年里,极简主义和极繁主义时尚之间持续相互作用。大萧条时代的低调奢华,偏向剪裁的晚礼服和由阿德里安(Adrian)在 1945年设计的第二次世界大战时代的女性西装。第二次世界大战后,时尚周期再次转向注重装饰和强调超凡女性气质。设计师燃起了对完整半身裙和精致的紧身腰身设计的怀旧之情,例如Hardy Amies 于1948年设计的精美晚礼服。

进入20世纪下半叶,时装史出现了以极简主义作为跨界媒体的艺术运动。设计师迈克尔· 莫特(Michael Mott)用一件20世纪60年代为boutique Paraphernalia设计的黑白迷你连衣裙回应了对极简主义艺术还原方法。来自AndreCourrèges的白色太空服则暗示了时装界的青年文化和对未来的乐观态度。到20世纪结束时,迷幻运动正在促进极繁主义的感官体验——在时装中的体现为Thea Porter 设计的波西米亚超长连衣裙。

10

展览现场

20世纪后期,炫耀的魅力和时尚的自信开始在各种各样的夸张设计中越来越明显得表现出来。詹尼· 范思哲(Gianni Versace)在 1991年设计的金色装饰的浅蓝色套装是这一时期的代表。由拉里· 勒加斯皮(Larry Le Gaspi )在 1979年设计的男士华丽风格皮革服饰和Thierry Mugler设计的银色晚礼服在20世纪80年代超越了性别的界限。

11

12

展览现场

到了20世纪90年代,Calvin Klein的单肩挂脖的极简性感连衣裙和Prada 尼龙背包从20世纪80年代浮夸炫耀的时尚中脱离出来。以此为风格的服装强调了更加鲜明的审美取向——“看不见的奢侈品(invisible luxury )”,于极简设计之中体现高端的品牌价值。另一方面,Helmut Lang 和Martin Margiela的时装则介绍了十年以来由极简主义演化而来的一个变体,充满独立和前卫的美学和艺术表现。

技术、社交媒体和全球化在21世纪产生了极大的影响,从社交媒体平台到名人KOL,时尚编辑和博主等,使得时尚变化周期越来越短。“极简主义和极繁主义”展览的最后亮点是Alexander McQueen 和Jun Takahashi 在2005年设计的Undercover,他们对戏剧、幻想和颓废的倾向是一个千禧年代开始的极繁主义选择的新方向。Raf Simon时期的Jil Sander 2011年春夏系列通过将极繁和极简主义结合来推动美学界限。

13

14

展览现场

这个展览最终以现代时尚为背景,现代时尚正按着时尚潮流的方向向极繁主义复兴。Balenciaga的极受欢迎的Triple S老爹鞋强调了当前的趋势,透露出“更大的总是更好”的取向。而最近的极简主义美学以Phoebe Philo 和Ellery为代表,强调服装比例和图案上的极简,但Gucci ,Richard Quinn 和Commedés Garçons 则代表了全新的极简主义。随着设计师继续重新定义极简主义和极繁主义时尚,展览的意义在于无论是否身处时尚中心,探索这些变化美学的历史,参考过去可以照亮现在。

15

展览现场

(图片来源艺术与设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