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盐

凤凰艺术

资讯 >展览

原标题:春雷、石上枯、玉壶冰,浙博唐宋古琴特展呈现传世古琴 

“千年清音·唐宋古琴特展”9月6日在浙江省博物馆武林馆区展出。从现场了解到,存世唐琴极珍稀,业界公认的存世唐琴约不到20张,此次展览汇聚国内9家博物馆唐宋古琴重器21张,包括唐“春雷”琴(旅顺博物馆藏)、唐“石上枯”琴(宁波博物馆藏)、北宋“松石间意”琴(重庆中国三峡博物馆藏)、南宋“玉壶冰”琴(故宫博物院藏)、宋“飞龙”琴(安徽博物院藏)等传世唐宋古琴名品,呈现唐宋时期绚烂多姿的古琴风貌。据浙江省博物馆介绍,从古琴的数量和规格来看,堪称为目前国内唐宋古琴展之最。

展览现场

古琴是世界上最古老的弹拨乐器之一,至今已有三千多年的历史,也是中国古代地位最崇高的乐器,位列“琴棋书画”四艺之首,没有一件乐器可与之媲美。然而历经近代百年战火纷飞,至新中国成立之初的一次全国古琴普查,会弹古琴之人已不足百。2003年,中国古琴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定为世界第二批‘人类口头和非物质遗产代表作’名录,以无形文化遗产的方式得到了世界的认可,古琴发展迎来新的机遇。

(宋)赵佶《听琴图》轴 故宫博物院藏(非展品)

王世襄与夫人浙博库房发现唐宋名琴

据浙江省博物馆工艺部主任范珮玲介绍,浙江省博物馆总共收藏有古琴30余张,其中约十张为宋元以前古琴,古琴收藏在中国博物馆界可算是名列前茅。

浙博的藏琴主要分四大类:第一类是1953年镇海徐桴后人捐赠的杨宗稷“五十琴斋”的藏琴,共14张,其中彩凤鸣岐、来凰、谷应、秋鸿、春雷秋籁、韵雪等10张琴年代可定在宋元以前。第二类是旧藏的古琴,有“号钟”、浙江巡抚扬昌浚为杭州府学斫制的同治九年款琴等共9张。第三类是成组的原杭州孔庙彝器“雅乐之琴”琴及古筝等。第四类是近年接受捐赠和拍卖所得的古琴,如著名文史学者朱家溍先生捐赠的宋琴等。

唐 仲尼式 “疏影”七弦琴 浙江省博物馆藏

浙博的古琴绝大多数至迟在上个世纪50年代初就已收藏入库,一直深藏无人知晓,直至2006年第一次展露于公众面前。据范佩玲回忆,她1985年大学毕业进博物馆工作,每次进库房都会留意堆放于库房一角的一大批古乐器,有古琴、古筝等,古琴都竖着靠墙放,在库房一角占了不小的位置。因有前辈们告诉她这些是祀孔礼器,不值钱,有了这个先入为主的印象,就不以为意。

唐 伏羲式 “春雷”七弦琴 旅顺博物馆藏

1994年,王世襄及夫人袁荃猷去浙博库房考察朱家溍先生捐赠的明四平式螭纹紫檀画桌,袁先生偶然瞥见库房一角的古琴,她信手察看了几张,肯定地说馆藏琴中有不少的唐琴和宋琴。

“袁荃猷先生是中国音乐研究所研究馆员,曾师从汪孟舒、管平湖学习国画及古琴,于1947年与张伯驹、管平湖、王世襄等一同发起组织北平琴学社,可以说袁先生对古琴是深有研究的。”范佩玲说,因为袁先生的慧眼识珠,浙博对馆藏古琴有了新的认识,开始重新整理、研究与鉴藏。其后,浙博邀请多位古琴界的专家对山洞库房的馆藏古琴进行察看鉴定,确认其中有消失已久、琴坛苦苦追寻的杨宗稷藏琴。

杨宗稷(1864—1933),字时百,自号“九疑山人”,湖南宁远人,清末民初著名琴学家。一生致力于古琴的弘扬和传承,建立九疑琴社,传授古琴,著述有《琴学丛书》四十三卷,为琴界公认的琴学大师。他一生嗜爱古琴,收藏与鉴赏的古琴数量非常之多,此次展品之一浙博所藏的“彩凤鸣岐”琴就是杨宗稷“半百琴斋”中最珍爱的琴,并著录于《琴学丛书》。

唐 伶官式 “谷应”七弦琴 浙江省博物馆藏

国内规模最大的唐宋古琴展

此次展览汇聚故宫博物院、上海博物馆、浙江省博物馆、重庆中国三峡博物馆、天津博物馆、旅顺博物馆、四川博物院、安徽博物院、宁波博物馆,九家博物馆优质唐宋古琴共21张,分为“古琴形制”、“稀世鸿宝·唐琴”、“和雅正乐·宋琴”、“古琴斫制”4个单元进行呈现。

据浙江省博物馆工艺部陈亚萍介绍,唐宋是中国古琴发展的一个非常重要的时期。唐宋时期包括斫琴、琴学理论等都迎来飞速发展,制琴法则、古琴形制等在唐宋时期已基本固定,元、明、清三代都只是在唐宋的基础上进行延续,少有创新。

唐 仲尼式 “来凰”七弦琴 浙江省博物馆藏

陈亚萍说,存世唐琴非常珍稀,业界公认的存世唐琴不到二十张。此次为了迎接浙博馆庆90周年,策划唐宋古琴大展,是在浙博唐宋古琴收藏的基础上,又向国内8家兄弟单位借展,展出唐宋古琴重器如唐“春雷”琴(旅顺博物馆藏)、唐“石上枯”琴(宁波博物馆藏)、北宋“松石间意”琴(重庆中国三峡博物馆藏)、南宋“玉壶冰”琴(故宫博物院藏)、宋“飞龙”琴(安徽博物院藏)等传世唐宋古琴名品,数量之多,规格之高,可以说是目前国内唐宋古琴展之最。

南宋 仲尼式 “玉壶冰”七弦琴 故宫博物院藏

此次展览展出北京故宫博物院两把宋琴,分别为南宋仲尼式“海月清辉”七弦琴和南宋仲尼式“玉壶冰”七弦琴。据北京故宫博物院宫廷部刘国梁介绍,存世宋琴琴式有伏羲式、神农式、仲尼式、列子式、连珠式、霹雳式等,仲尼式是古琴最典型的形式,晚唐之后,儒学越来越兴盛,仲尼式就成为主流了,宋以后的琴里十之八九都是仲尼式。“海月清辉”七弦琴最大的特点是非常有张力,其本身是典型的宋琴形制,朴素、典雅,然反面刻有五彩的背铭,是清代乾隆皇帝的词臣对它审美的附加,多彩的铭文与宋代朴素、典雅的审美风格形成一种张力,非常有代表性。

南宋 仲尼式 “海月清辉”七弦琴 故宫博物院藏

刘国梁介绍,北京故宫博物院古琴收藏约80余把,可分为两大部分,一部分属明清清宫旧藏,传承有序;一部分是新中国成立后接受捐赠、征集、购买。“我们馆藏的古琴很多是历代古琴的标准器,所以它非常重要。比如唐琴中有4把是断代的标准器,唐伏羲式“九霄环佩”是盛唐的标准器,唐神农式“大圣遗音”是中唐标准器,唐凤势式“玉玲珑”、唐连珠“飞泉”是晚唐标准器。”

从一百到一百万,3000年古琴的没落与振兴

古琴是世界上最古老的弹拨乐器之一,至今已有三千多年的历史,也是中国古代地位最崇高的乐器,位列“琴棋书画”四艺之首,没有一件乐器可与之媲美。

全国各地的重要墓葬都曾有出土古琴实物与图像的记录:湖北出土了2700多年前的古琴;曾侯乙墓曾出土过九弦琴、十弦琴;湖南辛追夫人古墓出土过汉代7弦琴;南京西善桥出土的魏晋时期竹林七贤弹琴的画像砖,其上古琴的形制已经跟后世唐宋古琴的形制非常接近……

(唐) 周昉《调琴图》 佛利尔美术馆藏(非展品)

唐初,古琴一度处于低潮,“古澹声无味,不称今人情”,在宫廷受到冷遇,如玄宗好羯鼓却不喜琴道;在民间又因盛行外来音乐而颇为寂廖,“何物使之然,羌笛与秦筝”。然而,以王维、白居易、韩愈等为代表的文人,始终坚持着文人调素琴的传统,在唐肃宗之后,古琴得以复兴。古琴的形制在唐代最终确定,其外形与今天所见古琴无异,古琴得以代代相传,不曾断绝。

展览现场

宋代是琴的时代。各代帝王均雅尚古琴,琴又被奉为礼典乐器,自上而下在士大夫中极为盛行,无不以能琴为荣。研琴技术在宋代基本完备与成熟,研琴之风鼎盛,官斫野斫俱有,斫琴名家涌现。弹琴仪礼在宋代形成,减字谱在南宋时定型,琴学理论有重大发展,这些都对元明清三代产生了深远的影响。

南宋 仲尼式 “玉壶冰”七弦琴(局部)故宫博物院藏

那么位列四艺之首的古琴从什么时候开始渐渐淡出人们的视野呢?“1840年之后,战火纷飞的一百多年到新中国成立初,中国艺术研究院的老专家曾做过全国的古琴普查,当时会弹古琴的人数已经不到一百人,那时候是一个低谷;2003年11月,中国古琴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定为世界第二批‘人类口头和非物质遗产代表作’名录,这之后迎来一个较大的发展,现在学古琴的人数约有一百万人。”刘国梁说。

展览现场

展览持续至10月8日。

(图片来源于澎湃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