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盐

凤凰艺术

资讯 >资讯

LIZI

电影《诗》中的女主人公,在以诗人的眼光观察对象的过程中间,体会到了投河自杀的少女内心所经历的痛苦,在最后创作出了一首以生命写就的诗,完成了对一个灵魂的关照。

与之相应,在女艺术家栗子所创作的《黑色大丽花》系列绘画作品中,令人得以觑见一个经历过黑暗时刻的灵魂最为温柔的写照。艺术家与她受尽身体伤害的对象间,达成了一种共情;这份深重的伤害被逾越时间与空间的限制,在艺术家的绘画中成为美。

博物馆 Museum  装置  尺寸可变  2019

博物馆 Museum 装置 尺寸可变 2019

博物馆  Museum 装置   2019

博物馆 Museum 装置 2019

刺Piercing,装置Installation,2019

刺Piercing,装置Installation,2019

幻影17 Phantom 综合材料 Mixed media on canvas 23x29cm 2017

幻影17 Phantom 综合材料 Mixed media on canvas 23x29cm 2017

幻影Phantom ,综合材料Installation 36cm x 31cm x 13cm,2017

幻影Phantom ,综合材料Installation 36cm x 31cm x 13cm,2017

幻影12 Phantom 综合材料 Mixed media on canvas 27 x 30 x 13cm 2017

幻影12 Phantom 综合材料 Mixed media on canvas 27 x 30 x 13cm 2017

幻影Phantom ,综合材料Mixed media on canvas, 38cm x 43cm,2017

幻影Phantom ,综合材料Mixed media on canvas, 38cm x 43cm,2017

一个艺术家用超越常人的眼光和身体,与对象在精神上共同经历了那种伤害的极限,而精神就是灵魂与肉体的综合。栗子体会了这种精神,用绘画为观看这个系列作品的人提供了一条连接潜意识与超验的路径;在这条隐秘的小径上,一个灵魂得到了理应的尊重和完全的爱。

“我们画‘架上绘画’,需要表现的是一种气氛,烘托的是一种感情。同样,电影也是要表现一种气氛,表现一种思维方式;画家是通过绘画语言,电影是通过视听语言,同样表现的是每个人独特的思维方式。就像黑泽明,他的电影都有他的思维方式,有他的逻辑在作品里面的。”

谈到对于电影的这些理解,栗子以艺术家的视角给出了对于语言、形式,以及美学的观点。正如她的绘画作品一样,在当中能让观看者身临其境;在由她的主观经验所营造出的气氛中感受如同梦境般的内在世界。

气味 香水装置1 2019

气味 香水装置1 2019

气味 香水装置2 2019

气味 香水装置2 2019

气味 香水装置3 2019

气味 香水装置3 2019

气味(1)Flavours,装置Installation,95cm x 106cm x 80cm 2019

气味(1)Flavours,装置Installation,95cm x 106cm x 80cm 2019

气味(2) 装置  95cm x 106cm x 80cm 2019

气味(2) 装置 95cm x 106cm x 80cm 2019

躯干 综合材料 76cm x 110cm x 9cm 2019

躯干 综合材料 76cm x 110cm x 9cm 2019

躯干Torso, 综合材料Mixed media on canvas, 250cm x 200 cm 2014

躯干Torso, 综合材料Mixed media on canvas, 250cm x 200 cm 2014

这不禁要令人联想到帕索里尼曾将电影定义为“梦”,而栗子既是这样一位精于营造梦境的艺术家;她所描绘的梦境与弗洛伊德的精神分析有着异曲同工之妙。后者是理性剖析的探究,与之相对,栗子所运用的更接近一种具有仪式感的化身,理智的洞悉则兼而有之;与帕索里尼导演的那些根据文学名著改编的电影类似,在栗子的绘画中同样将现在与历史中的神话等集体记忆联系起来。甚至可以看出,她在作品中只愿意与过去的一切发生联系。

栗子的创作所导向的是一种已知和确定的真实,在此之中她选择如何去爱,以及所爱的对象。诸如《时间的复现中的凯撒》和《黑色大丽花》,便是以上这种创作理念的体现。

刺 截图1

刺 截图2

刺 截图3

影像的作品一样是这种创作理念的延伸,《一次别离》可被认为是在栗子的影像作品中最能体现上述理念的一次创作。灵感来源于伊朗电影《一次别离》,栗子将本片中悲哀的气氛借来,还原成了一件力度更为深刻的作品。为了创作这部短片,她颇费周折地找来了一位亚美尼亚的老人,用亚美尼亚语为短片中的这对恋人间最为心碎的时刻配上旁白。有必要提及的是,亚美尼亚这一民族在历史上曾因为基督徒的身份,招致了土耳其的穆斯林对其进行过残酷的集体屠杀。正因为如此,亚美尼亚人,以及这一民族的语言,具有一种悲哀美。《一次别离》既是对于这种美的展示,可以说栗子是位难得的懂得悲哀美的艺术家。

在她作品中的对象都是严酷的代表,暴君凯撒,抑或是被极端暴力伤害的个体和民族。她在此之中,所寻获的是一种世间罕有的伤害和仇恨。然而不能被忽视的另一面,则是她内在所具有的爱的能力,一种与极端的伤害和仇恨所并存的炽烈的爱。因为爱和恨同样都是伟大的情感,占据着高贵灵魂的两面。

巴尔扎克曾说,描写和情节本是两种对立的存在,却是构成文学的根本。

海报

栗子的作品,无论是在绘画、影像,以及雕塑的创作中都印证了巴尔扎克的这一观点;对立产生美,而她是那位向我们传递这种美的使者,抑或者说是古代宗教仪式中的一位女祭司,使我们能与美的王国间进行沟通和领会,还有崇拜。

在古希腊英雄时代的传说和悲剧作品中,女祭司往往承担的是女王的角色,会因为对于爱恨的极度渴望陷入自我的毁灭,整个国家亦会随之倾覆。

栗子就是欧里庇得斯笔下的美狄亚,让观看她作品的人为这种追求美去行动,并因此毁灭的气魄所震惊和感动。

——汪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