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盐

凤凰艺术

投资收藏 >书画

信雅达文化艺术 2019-08-30 16:27

原标题:醉酒艺术史,不宿醉视觉之旅  

酒的起源,最早可以追溯到人类社会发展史的上古时,我们甚至可以说,只要有人类的存在,他们就一直在喝酒。自从有了喝酒的传统,生活就成了更完整的一门艺术,从祭祀仪式到日常社交,从劳作抗寒到贵族生活,酒精为世界各地的艺术家们提供了无数的灵感和创作素材。

伦勃朗,沉思中的哲学家,1632年,木板油画,现存于巴黎卢浮宫

事实上,英文的“研讨会(symposium)”一词可能会让任何一位艺术史学家都想喝一杯鸡尾酒,因为它起源于古希腊语的词汇“sympinein”,中文意思是“一起喝酒”。每种文化都与狂欢精神息息相关,西方艺术史中从来就不缺少酒的位置。葡萄酒与面包一样,都是天主教的圣礼,分别象征耶稣的血与肉。所以,无论是在数以万计的刻画弥撒的祭坛画中,还是象征《最后的晚餐》的宗教类的世界名画中,葡萄酒都以圣杯中物的形式出现。而在文艺复兴后的巴洛克与荷兰名家手里,酒既是华美的装饰物又是教人自治的告诫。这大概就是酒精与艺术的共通点,在沉迷间寻找理性与感性的平衡。

从公元前2400年到2019的今天,在小龙虾和冰啤酒即将远去的初秋,让我们走上一场不宿醉的视觉之旅!

古希腊

约公元前2400年

图片:by DEA / G. DAGLI ORTI/De Agostini via Getty Images

古希腊

红色温酒柜与研讨会场景

约公元前505-500

图片:by Fine Art Images/Heritage Images/Getty Images

乔凡尼·贝利尼和提香

《诸神之宴》(1514/29)

图片:Courtesy of the National Gallery of Art, Washington, DC

米开朗基罗·梅里西·达·卡拉瓦乔

《酒神巴库斯》 (1589)

图片:Courtesy of the Galleria degli Uffizi, Florence

Matteo Ghidoni

《在一家酒馆里与醉汉斗殴》(约17世纪)

图片:by Sergio Anelli/Electa/Mondadori Portfoliovia Getty Images

Adriaen Brouwer

《苦涩的药水》(约1630)

图片:Courtesy of Stadel Art Museum, Frankfurt

雅各布·约尔当斯

《The Feast of the Bean King》(1640–1645)

图片:Courtesy of The Kunsthistorisches Museum

扬·斯坦

《谨防奢侈》 (约1663)

图片:Courtesy of Google Arts & Culture

弗朗西斯科·何塞·德·戈雅-卢西恩特斯

《醉酒泥瓦匠》 (1786)

图片:Courtesy of Museo del Prado

托马斯·库图尔

《颓废时期的罗马人》 (1847)

图片:Courtesy of the Musee d'Orsay

Vladimir Yegorovich Makovsky

《Hiding From Wife》(1872)

图片:Creative Commons

皮埃尔·奥古斯特·雷诺阿

《游艇上的午餐》(1880–81)

图片:Courtesy of the Phillips Collection, DC

詹姆斯·恩索尔

《醉汉》(1883)

图片:Courtesy of Creative Commons

Peder Severin Kroyer

《加油!艺术家在斯卡恩的聚会》(1888)

图片:Courtesy of Goteborgs Konstmuseum

文森特·梵高

《饮酒者》(1890)

图片:Courtesy of the Art Institute of Chicago

巴勃罗·毕加索

《苦艾酒徒》(1901)

图片:Courtesy of the Hermitage Museum

奥托·迪克斯

《记者西尔维娅·冯·哈登的画像》(1926)

图片:Courtesy of Centre Georges Pompidou

Archibald J. Motley

《鸡尾酒》(1926)

图片:Courtesy of the Museum of Fine Arts, Boston

刘韡

《两位醉酒画家》 (1990)

图片:© Liu Wei, courtesy of SFMOMA

翠西·艾敏

《从军队到阿玛尼》(1993)

图片:Galleria Analix Forever, Ginevra, courtesy ofIl Ponte Casa D'Aste

费尔南多·博特罗

《三个女人喝酒》(2006)

图片:Courtesy of the Athenaeum

Peter Saul

《差异万岁》 (2008)

图片:Courtesy of Gary Tatintsian Gallery

Nicole Eisenman

《Sloppy Bar Room Kiss》 (2011)

图片:Courtesy of ICA Philadelphia

(图片来源于信雅达文化艺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