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盐

凤凰艺术

生活方式 >时尚

art张小玉 作者:张小玉2019-08-30 16:08

原标题:坎普文化:美很无聊,而丑却余味悠长 

先从一档综艺说起。审美是人的天性,而审丑是种能力。

不知道最近大家都看没看《乐队的夏天》,反正小玉期期都追迷的要死。而上一期中,新裤子乐队XCindy的那场演出,简直就是一场教科书级的审美大讨论——

绝大部分人觉得这就是一场乱糟糟不知所云的闹剧,还不好听;而在另一小部分人看来,这完全已经从简单的音乐上升到行为艺术了,它是艺术品。

新裤子XCindy演出现场,Cindy在大众心目中一直是种“丑”的存在。

和传统意义上“美”和“讨好意味”浓重的女团相比,真是完全不同。

而小玉,惊艳的则正是这种独立而超出传统意义上“美”的作品。因为它指向一个非常明确的文化现象,那就是“坎普”。

所以今天,和大家就着这个争议现象,聊聊坎普文化和艺术。

坎普VS古希腊艺术中的美。

坎普,是英文camp的音译。

最早有人系统的研究它,还是在1964年苏珊桑塔格发表的文章《Notes on Camp(关于“坎普”的札记)》里,它试图用58条笔记,来形容和定义“坎普”这个非常不传统的艺术文化现象。后来在《牛津英语词典》中,它被定义为“豪华铺张的、夸张的、装模作样的、戏剧化的、不真实的。”

如果让小玉概括坎普这个词,那就是“时髦的丑”。

古希腊雕塑,是传统意义上的美,就是审美的标准。

met gala名为“坎普风”主题中的这些女孩妆容和风格,是代表坎普文化的时髦的丑。

坎普,这是一种不会出现在古希腊时代的文化现象。

因为古希腊崇拜美,对美的艺术追求永无止境,甚至一度达到了“美高于一切”的境界。因此,我们看到的古希腊雕塑,永远是光洁细腻的皮肤、毫无瑕疵的长相和身材,在艺术中,只有完美才配出现。

而坎普,正是打破这种纯粹的审美,不像精英文化那样只欣赏古典的美,而是破除非黑即白的二元对立观,不再美就是好,丑就是不好。

蔡依林《怪美的》专辑封面,就是标准的当代坎普艺术。

按照苏珊桑塔格的说法,坎普是新派的纨绔子弟,他们面对那些粗俗格外有兴趣,他们煞有介事的去闻那些恶臭,并对自己坚强的神经洋洋得意。

那么坎普文化,究竟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

西方的坎普。

坎普是把世界看作审美现象的一种方式,只不过是多元的美,它关系到一种风格和技巧,以一种肆无忌惮的、妙趣横生的享乐主义出现。

最早的经典坎普,没准我们能从画家卡拉瓦乔身上找到。

卡拉瓦乔《提着歌利亚头的大卫》,把少年英雄大卫手中的歌利亚头画成自己的脸,戏谑!

卡拉瓦乔《生病的酒神》,明明是美少年,画家能把酒神画成一个面色微黄的中年人。

如果有一天,你发现讨厌了那些一成不变的对美的歌颂,然后在那些drama和恶趣味中发现了乐趣,那你可能就成为了坎普的受众。

所以卡拉瓦乔大概就是坎普ER,你从这些绘画中,很轻易能感受到新艺术运动中夸张的华美风格,这就是卡拉瓦乔drama queen精神特质。

met gala坎普风主题上,杰瑞德-莱托拿着自己的“头”,一脸傲娇。致敬卡拉瓦乔。

而巴洛克艺术,也算是种坎普——对古典艺术宁静、和谐的无限破除,追求一种豪华、运动和戏剧感做派。比如路易十四,就是个坎普代言人——

《路易十四》,坎普ER。

路易十四总是很夸张,他的波浪头、连裤袜、高跟鞋,肖像中的姿势透露出他丰富的芭蕾舞表演经历(歌剧和芭蕾被看作是坎普的珍品),这些放在一位国王身上简直离经叛道。连带他爱的洛可可艺术也离谱又浮夸,矫揉造作又甜美异常,热衷表现贵族男女之间偷情的桃色故事。

中国的丑人与丑石。

你当我们含蓄的东方人,对类似坎普这样的丑,就没有欣赏能力吗?

五代贯休和尚画中的罗汉,很“坎普”式的丑。

唐代罗汉画中形象就非常怪异甚至是古怪丑陋。以丑和怪来形容人事,是一种直面真实的勇气,也体现了唐人艺术观念的开放和新意。

明代陈洪绶的《观音罗汉图》,人物刻意画的丑。

作为一代绘画大师,陈洪绶用娴熟的艺术技巧和非凡的艺术天分成就了自己"超拔磊落、迂拙怪诞"的人物画风。他所绘制的人物形象都奇特、怪异、夸张,充满了"怪诞"的感觉。

比如这幅《观音罗汉图轴》对人物面部表情的处理就使用了夸张变形的手法,将画中人物的眉头呈现下垂倒"八"字形,细长眼睛呈上挑"V"形,鼻头极大,嘴唇很小,脸被拉长,下颌也大多呈圆方形。不过正因为这种不同常规的“丑态”,使人物的动势增强,人物造型也因此呈现出扭而挺的状态,视觉冲击力极强。

太湖丑石

而在宋代,文人还有一种赏丑石的观点,那就是“文而丑”。

丑石的欣赏是从9世纪描写太湖是个开始的,在此之前,多用“怪”来形容赏石。公元826年,白居易在太湖边发现了两块石头,他被这两块石头的古怪形状所吸引,也就有了有名的《双石》:“苍然两片石,厥状怪且丑。俗用无所堪,时人嫌不取。”

在中国艺术中,“丑”是相对于严整的秩序而言的,我们常常将不合规矩,节奏混乱,不符合人们的审美习惯的东西称为丑,其实在中国人的日常生活中,人们推崇丑在一定程度上就是为了躲避日常规范。中国人欣赏丑石,暗含了对正常理性质疑的思想,不是猎奇,而是欣赏一种超脱常规,超越秩序,颠覆庸常理性的观念。

所以我们中国的人的审丑,可能是一种更洒脱和人文的坎普。

因此,面对当代一些奇特的、吸引眼球的不美之事,我们是不是可以从一种全新的角度去看待呢?

(图片来源于 art张小玉及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