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盐

凤凰艺术

资讯 >展览

原标题:天下龙泉——跨越时空的青瓷之最  

故宫博物院联合浙江省博物馆和丽水市人民政府,共同举办“天下龙泉——龙泉青瓷与全球化”特展,展出来自故宫博物院及国内、境外数十家博物馆与考古所的800余件文物展品,较为全面地展示龙泉青瓷及其全球化文化影响。北京故宫博物院斋宫、景仁宫的展览将持续至10月20日,11月15日至2020年2月16日展览将来到浙江省博物馆与观众见面。

龙泉青瓷不仅是中国3000年青瓷史中的辉煌,也是中国外销瓷中影响范围最广的青瓷产品,可谓是跨越时空的青瓷之最。从12至15世纪,龙泉窑的影响力遍布海内,从东亚到西亚,再到非洲、东欧,无论在宫廷还是在民间,都能见到龙泉青瓷的身影。可以说,龙泉青瓷不仅引领了当时的世界陶瓷风尚,也一定程度影响了世界不同地区的陶瓷生产走向。

元 龙泉窑青釉塑贴四鱼纹洗

高7.2cm 口径27.6cm 底径24.5cm

故宫博物院藏

此件器物,洗口呈花瓣形,腹较浅,坦底。外底正中有脐心内凹。胎体厚重。内外施青釉。外底一环行区域内不施釉,脐心施青釉。外壁刻凸弦纹两道。洗内用刻划技法装饰水波纹、莲花纹,并贴有模印的四鱼纹。此件作品造型规整,釉色柔和,在盛水使用时,器内的纹饰将更显生动活泼。

外销青瓷 风行天下

南宋、元及明代早期(约12至15世纪),龙泉窑业的发展进入了鼎盛时期,其产品的影响力遍及海内外市场。在中国境内,从乡村到市镇、港口、都城,从宫殿到民居,从窖藏到墓葬等各类遗址,都有龙泉窑青瓷的身影。在国家政策的支持与市场需求的共同推动下,龙泉青瓷还被大量销往东亚、南亚、西亚、非洲、乃至欧洲大陆,各地出土的龙泉青瓷也为研究丝绸之路和世界文化交流史提供了重要物证。

作为易碎物品的瓷器,若只是通过陆地运输,车马颠簸很容易导致瓷器磕碰受损。因此古人选择航运货物,将瓷盘、瓷碗摞在一起放在瓷罐中,并将瓷罐填充满,再将瓷罐牢牢固定在船上,让器物随浪缓慢起伏,以此降低器物残破的几率。

考古发现的一系列沉船、港口遗址、驿站和驿路遗址出土的瓷器,构画出内河与大海相联,水路与陆路交织的龙泉青瓷贸易交通网。“南海一号”是在科学发掘基础上第一次整体打捞的沉船,其于1987年在广东阳江海域发现,是一艘距今800多年的南宋早期的贸易船。与沉船一同打捞出水的也有大量龙泉窑青瓷及福建各地瓷窑烧造的仿龙泉窑青瓷。此外,国内外的其他沉船中也屡见龙泉青瓷的身影。这些发现都为进一步研究龙泉窑系青瓷的对外输出和海上丝绸之路对中国经济、社会的影响提供了重要依据。

明 龙泉窑青瓷刻花铺首罐

高35cm 口径16cm 底径15cm 浙江省博物馆藏

整体打捞方案是指将沉船船体和船载文物与其周围泥沙,按照原状固定在特殊的钢制沉箱内,将分散易碎的文物一体化、一次性吊浮起运,然后迁移到“水晶宫”中进行科学的水下考古发掘。

除在中国境内发现大量龙泉青瓷外,考古学家还在世界其他区域进行考古发掘,进行诸多以龙泉青瓷为媒介展开的中外文化交流。其中,琉球王国自明代初年就开始与中国保持着良好的朝贡关系,并对中国瓷器喜爱有加。在琉球国都城首里城(位于今日本冲绳)出土的1162件陶瓷中,有609件中国青瓷,其中一件外刻“清香美酒”铭文的龙泉窑青釉荷叶盖罐颇为引人注目。这件器物不仅说明自身具有盛酒功能,还与龙泉大窑枫洞岩窑址出土的大罐残片标本十分相似。由于大窑枫洞岩窑址被证实曾为宫廷烧造瓷器,所以这件器物同样被推断为典型的明代龙泉官窑产品。巧合的是,在故宫博物院中,也藏有一件书写着“清香美酒”字样的大罐,从器型到纹样,再到书写的文字,几乎完全一致。说明在当时的明朝和琉球,这件器物都是宫廷之内的皇室御用器物。

在法国南方小城阿维尼翁的教皇宫内花园里,考古学家曾发现两片龙泉窑青瓷残片,证实最迟在14世纪下半叶,龙泉窑青瓷已传入欧洲境内。也正是在欧洲这块土地上,龙泉青瓷得到了独有且沿用至今的英文名——Celadon(雪拉同)。当龙泉窑青瓷第一次被运到欧洲时,欧洲人不知如何称呼如此精美的瓷器。当时法国上流社会正流行一出著名舞剧《牧羊女亚司泰来》,而戏里的男主人公Céladon穿着一件青布长衫,其颜色与龙泉青瓷的釉色极为相近。所以当人们观赏龙泉青瓷时,便纷纷赞叹:“那个瓷器太漂亮了,就跟Céladon的衣服颜色一样。”久而久之,龙泉青瓷就被欧洲人称为Celadon。

龙泉技艺 世界标准

随着海内外市场对龙泉青瓷需求的增加,除中国福建、广州等地大量仿烧龙泉青瓷外,从13世纪开始到20世纪,越南、泰国、缅甸、伊朗、埃及、叙利亚、土耳其、日本、英国等国家的窑场地纷纷仿烧龙泉青瓷。这些窑场地对于龙泉青瓷的模仿具有两个模式,一种是与本地陶瓷生产技术相结合,把龙泉窑青瓷的造型、装饰元素用于本地陶瓷器物之上,而另一种则是在器物造型、装饰和釉色等方面极力模仿龙泉青瓷。

13至14世纪,埃及、叙利亚、伊朗地区出现采用本地传统釉陶技术,借鉴并融合龙泉窑青瓷的造型、釉色、装饰和装烧等技术因素而烧造的仿龙泉窑青釉陶器。这类釉陶器物,是本地工匠利用不同金属离子的呈色模仿龙泉窑青瓷釉色,将釉施在陶土胎上,在低于1000°C的温度下进行焙烧。这类青釉陶呈色不稳定,胎体厚重,釉面易腐蚀。

宋 龙泉窑青釉盘口瓶

高17cm 口径6.7cm 足径7.6cm 故宫博物院藏

瓶盘口,细长颈,溜肩,圆腹,圈足。里、外及足内满施青釉,底边无釉,凸棱处釉薄,映出白色胎骨。

此瓶既无精美繁复的雕饰,也无艳彩浓抹的图案,唯以其造型之秀美,釉色之纯净俏丽,风格之敦厚,显示出迷人的艺术魅力。它的釉为粉青釉,其色泽和质地之美,代表了我国历史上青釉烧制的最高水平。

龙泉窑瓷器造型丰富多样,如日常生活中的盘、碗、洗、炉,文具中的笔筒、笔架、水盂以及塑像、陈设品、文玩器物等应有尽有。其中尤以仿商周青铜器的鬲式炉、仿玉器的琮式瓶和仿汉代铜壶等器物最为精致。在装饰方面,由于南宋龙泉窑青瓷釉层厚而失透,北宋盛行的刻划花装饰已不适用,堆塑和浮雕为装饰手段则应运而生,产生了独具特色的龙凤、双鱼、莲瓣、人物纹等具有立体感的纹样,进一步加强了装饰艺术的美感。

从北宋时期开始,龙泉瓷器以贸易、赏赉等形式被送至东亚的日本、韩国、琉球等地,对东亚的青瓷烧造技术和陶瓷艺术审美产生了深远影响。其中,日本仿烧龙泉窑青瓷的历史虽短,但在世界各地仿龙泉窑青瓷中,却是最为精美且与龙泉窑产品相似度亦最高。17世纪起,因中国明、清两朝交替,海禁森严阻断了中国陶瓷的外销,日本本土陶瓷业趁机逐渐发展起来。在此背景下,越来越多的日本窑场烧造青瓷,并使其精美产品流传至今。

从中国走向世界各地的龙泉青瓷,已从瓷器产品本身升华成一种文化共识,不仅被人们广泛应用于日常生活之中,还影响了世界上诸多地区陶瓷艺术的审美与制造,真正成就了“天下龙泉”。

(图片来源于美术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