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盐

凤凰艺术

生活方式 >电影

弘益茶道美学 2019-08-23 17:07

原标题:《花战》——回归本心,为美而战 

「少日春怀似酒浓,插花走马醉千钟」

孟春之月,鸿雁归来,万物生长,开始耕种。

伴随着花开的声音,插花艺术之美指引着我们找到内心的世界。

「花道」,其实是花与器,以及与环境的和谐之美,在有限的空间里,缔造一方境意世界。

「花道」,并非植物或花型本身,而是一种表达情感的创造;是一种审美能力;以及一种宁静,淡然,安闲的禅意。

日本的花道,最早来源于中国隋朝时代的佛堂供花。

传到日本后,其天时,地理,国情,使之发展到如今的规模,先后产生了各种流派。

在《晓说奇谈》这档节目里,高晓松曾提问日本当代茶道大师木村宗慎:为何在日本「道」文化盛行?譬如在我们中国人看来很平常的东西插花、饮茶、下棋、舞剑在日本就成了「花道」、「茶道」、「棋道」、「剑道」呢?”

木村宗慎先生给出了一个很有意思的回答:

「由于古代唐朝之前航海技术有限,很多东西传入日本需要很长时间,即使中国和日本毗邻而居也要先传入朝鲜半岛,再通过对马海峡进入日本。因此古人认为日本就是世界尽头,很多东西不会继续传下去,而是选择了扎根沉淀,慢慢的就形成了道。」

随着时间的积淀愈发的厚重,自成一道,是日本对艺术的终极追求;执着于自己的美学,立足于大众的艺术,不畏强权的精神,可以说是对日本茶圣千利休的人生概括。

从冈仓天心的《茶之书》、《寻访千利休》中了解到千利休的故事。再到近日看了一部日本的电影《花战》,我逐渐了解了日本对艺术的尊重和匠心精神。

日本电影《花战》,围绕着僧侣池坊专好和共同追求美的茶道人士千利休的友谊,以及用插花与丰臣秀吉强权对抗的故事而展开。

电影以安土桃山时代,就是信长秀吉称霸时期的日本为背景,并且以日本的插花史上有一个富有传奇色彩的故事为原型。

池坊专好在1594年在前田利家邸的客厅,制作了大砂物,后挂四幅画。

背后的挂轴中猴子在松枝上玩耍,由于丰臣秀吉绰号为猴子(织田信长对他的昵称),于是此画被认为有暗藏讥讽丰臣秀吉之意。

《花战》表现的是艺术创作和皇室强权斗争的矛盾冲突:池坊专好和利休都属于上级阶层,被裹挟参与那些权力斗争。

整部影片都是对「花道」艺术的思考,池坊专好作为主角,是一个纯粹沉浸于自己的插花世界里的人,他见花如见佛,插花从心出发,不擅长迎合他人的喜好。他心中所想的是让插在花器上的花草生动如在原野上绽放,依然拥有生机与美感。

「花似佛祖,普渡众生」,我们在电影中可以从池坊专好身上看到呈现出来的佛理。

池坊专好很清楚自已心中所想,他在插花时是发自内心的快乐,插花不是为了取悦别人,而是为了展现花的本真美。千利休请他喝茶,说:「所谓茶,不过是刹那之间,正是在刹那之间,才展现出了生的意义。」

记得在《寻访千利休》里有一句台词:「世上只有美好的事物,能让我低头。」

千利休坚守的是他是心中的净土,是心中一份美好,是能让世间安宁和平的事物。

在丰臣秀吉杀死利休的阴影下,池坊专好终于坐不住了,他带着他的花出发了,借助花的力量向秀吉谏言。

「菖蒲有菖蒲的美、莲花有莲花的美、金色有金色的美、黑色有黑色的美、猴子也有可爱之处。」秀吉是否有一瞬间因为那美好的插花作品而触动?

影片中,花,是池坊专好的武器。他抱着必死之心借一个插花作品向丰成秀吉进言这一段是片中最高潮部分。

花的战争是艺术的战争,也是每个人内心本真和心魔的战争。不仅仅有艺术与强权对抗之意,它更代表着池坊专好对自己向往世界的美好追求。

片中出现的花材:

①松树:象征权势

代表人物信长、秀吉

②荷花(莲):象征希望与生命

代表人物莲

③喇叭花(朝顔):象征易碎易逝

代表人物千利休

④菖蒲:象征笔直向前刚正不阿

代表人物专好

⑤梅花与樱花:

梅花:象征逆境中的忍辱负重

樱花:象征绚烂却短暂的一生

池坊专好的心里,地位、权力、名望,都不及他对任何花草的热爱。

在艺术的殿堂中,「花与茶均为求美之道的象征」,只有回归本心、不畏强权,为理想而战,才是真正美的所在。

(图片来源于弘益茶道美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