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盐

凤凰艺术

舞台 >戏剧

原标题:中文版《一个夏日》,依旧是挪威国宝级作家福瑟的冷酷仙境 

《一个夏日》海报

约恩·福瑟,挪威的国宝级剧作家,是当代欧美剧坛最负盛名、作品被搬演最多的剧作家之一,有着“新易卜生”,“新贝克特”之称。2013年,上海话剧艺术中心曾经将他的作品《名字》搬上舞台。在2014年上海当代戏剧节上,更是专设了“福瑟单元”,呈现了来自俄罗斯、伊朗、印度、中国和意大利的五部福瑟的戏剧作品,包括《一个夏日》、《秋之梦》、《死亡变奏曲》、《有人将至》和《我是风》。

《一个夏日》剧照。 摄影:尹雪峰

2019年9月8日,又一部约恩·福瑟的戏剧将以中文版的制作在上海话剧艺术中心D6空间上演——夏日的某一天,一幢挪威峡湾边上的普通房子里,圆桌、椅子、沙发和落地灯,灰白基调的房间,伴随着阵阵海浪声,两个年迈的老妇人正在聊天,过往的记忆涌上心头……这正是约恩·福瑟的代表作《一个夏日》。

《一个夏日》剧照。 摄影:尹雪峰

《一个夏日》的剧本于1999年问世,2000年获得北欧剧协最佳戏剧奖。北方寂静萧瑟的海边,一幢平凡的房子,一个再平常不过的秋日,一对普通的夫妻,一场老友聚会,却改变了这对夫妻的命运。很多年后,在一个夏日,依然是这个北方寂静萧瑟的海边,依然是那幢房子,此时的女人已经年迈……

田水 饰 年老女人。摄影:智芝

剧中,田水饰演的年老女人日复一日地眺望着大海,与记忆搏斗。时间被分成了“过去”与“现在”。重复、停顿、空白和沉默,都是福瑟作品里最常见的元素。

赵思涵 饰 年轻女人。摄影:智芝

顾鑫 饰 阿瑟。摄影:智芝

中文版由邹鲁路担当文学顾问及剧本翻译,特邀导演王魏执导、上海话剧艺术中心演员田水、温阳、赵思涵、齐柏雪、顾鑫联合主演。

剧本翻译邹鲁路也是该剧的文学顾问,同时也是福瑟中文剧本集的译者,因为她的翻译,让中国观众走进了福瑟。

“就像是天外飞来一块大石头,‘嘭’的一声砸在我的心上。”这是邹鲁路第一次看完《一个夏日》剧本后的感受。“《一个夏日》的剧名来自莎士比亚第18号十四行诗。剧中那些语言和场景熟悉到令人发指,让人内心抗拒。我们很容易不承认这种‘熟悉’,生活中有不愿意面对的真相,无论你身处人烟稀少的地方,还是身处在喧嚣生活中,都会遇到这样的问题。”

“在一年365天几乎有近300天在下雨的卑尔根生活和创作,挪威西海岸的雨,峡湾,风,长夜,在这样的日子里的人们,这就是福瑟笔下的世界。”

和福瑟其他作品一样,《一个夏日》里反复出现着海,在与大海毗邻的荒凉乡村,福瑟剧中的人们刻意要去生活的世界,房屋与房屋,人与人之间的距离都是那样的疏离和遥远。天雨天晴,四季穿梭,剧中人物的生命不断上演得到和失去……在这世界尽头的“冷酷仙境”,唯一不变的,只有永恒的大海。

《一个夏日》剧照。 摄影:尹雪峰

福瑟出生于1959年,长居挪威卑尔根。他身兼剧作家,小说家和诗人等多重身份,先后创作了30多个剧本。自1994年首演以来,他的剧本已经900多次被搬上全球各地的舞台,并被翻译成40多种语言。他获得了包括括易卜生文学奖、北欧国家戏剧奖、易卜生国际戏剧艺术大奖在内多项殊荣。

福瑟的作品都有自己鲜明独特的风格,像诗歌、像音乐,又像是一幅有大量留白的绘画。

在邹鲁路看来,真正使福瑟作为一个戏剧家而不朽的,是他具有鲜明个人烙印的“福瑟式”美学与戏剧风格—— 蕴含着巨大情感张力的极简主义洗练语言,对白中强烈的节奏感与音乐感,并置的时空,交缠的现实与梦幻……最令人难忘的,是他的剧作中那无处不在的诗意的暗涌,是他对人生的倾听,是他字里行间对所有在时间荒原上相遇的人们所怀有的无限悲悯之情。

瑞典戏剧评论家莱弗·策恩曾评论道,“福瑟是在为一个尚未到来的时代写作。唯有在演绎者和观众共同的梦境中,这个戏剧的时代才能到来。”

《一个夏日》剧照。 摄影:尹雪峰

在这一次中文版创作中,导演王魏对于该剧有着自己的理解:“《一个夏日》讲的是人的心,是对于人际关系的一种疏离。这个戏探讨的是人在这个世界上的生存状况,人如何自处,如何与周围环境相处。关于这个戏的整体呈现上,我希望不要做过度的表达,不刻意地表现诗意。我想让观众走进,让观众感受,那些真实的交流和细腻的情感。”

(图片来源于澎湃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