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明上河图》:一画千载 两世繁华

凤凰艺术

视觉 >视觉

丹尼尔先生 作者:丹尼尔2019-08-16 16:22

原标题:三流的摄影师善于拍人,一流的摄影师捕捉灵魂 

如果谈及世界摄影史,有一个绕不过去的名字,他叫肯·海曼(Ken Heyman)。

他不是战地记者,却记录了最具有冲突性的画面。他不是时尚摄影师,却记录了很多明星们的日常。他不算街头摄影师,但他的街拍,再现了一个时代的真实面貌。就连最专业的评论师也不得不承认:你无法用一个固定的摄影领域来界定他,你只能用大师,来形容他。

肯·海曼最为人瞩目的是,他对人类相遇和人类关系的精准捕捉,他缩小了摄影师和被摄对象之间的距离,暴露了被摄对象的情感和心理特征。他为《生活》杂志完成了150多项拍摄任务,并拍摄了巴勃罗·毕加索、安迪·沃霍尔和特蕾莎修女等名人的照片。

在他首次个人展览中,展示了在60多个国家拍摄的不同图像。他善于捕捉到人们存在的紧张、幽默和脆弱 —— 无论是纽约厨房里一个贫困街头儿童的肖像,还是玛丽莲·梦露和亚瑟·米勒结婚当天的特写。

海曼不仅拍摄的时机完美无缺,他创作的作品,诙谐而无争议:他用镜头捕捉百态众生;他用黑白呈现人间画像。在他每一张平凡照片中,你能看到复杂的浮世绘。

肯·海曼,1930年出生于纽约市,高中时第一次对摄影感兴趣。后来,在哥伦比亚大学,他自学摄影技能,在整个学生时代,只是把摄影视为一种爱好。

大学里的两个事件,帮助他走向摄影事业。首先,他将自己的作品选集,寄给了两个国家的摄影年刊。这两个年刊都表示愿意印刷他的照片。

其次,他成为了杰出的人类学家玛格丽特·米德的学生。海曼提交了一篇令这位著名教授感兴趣的摄影论文,由此开始了持续二十多年的友谊和合作。

他们的第一次合作,是在1956年从哥伦比亚大学毕业后不久。当时米德邀请他一起去巴厘岛拍照。接下来是其他的实地考察:一些是和米德一起去的,另一些是他独自去的。

从那以后,海曼开始了六十多个国家拍摄的旅程。他四处旅行,开始探索人类学主题,如家庭和亲属关系。正是在这个开创性的时期,他发现了自己的艺术天赋。

20世纪80年代初,海曼开发了一种称之为「臀部注射」的新技术。他把相机举到臀部水平,在他的摄影中引入了一个偶然因素,这就产生了动态构图。

达拉姆·泰戈尔说,「海曼以最亲密的方式,捕捉到了历史的动态流动。他的作品充满了人性,这是他的标志。」

他记录母亲和孩子的亲密互动,见证了无论身处何方身处何地:母亲们对孩子的爱都是一样的;母爱是人类共同的语言和主题。

20世纪50年代中期,海曼陪同米德在巴厘岛学习期间,拍摄了很多照片。回来之后,他们出版了《家庭》(1965),成了有史以来最有影响力的人类学摄影书籍之一。

在回忆这段经历时,海曼说:「我是个糟糕的学生。我只是一个视觉化的人,如果让我必须记住历史或拉丁语,注定会失败。」

人类学家玛格丽特·米德在巴厘岛做调查

在我跟米德一起学的第一门课程中,她对我们说:「我不能给你们所有的论文打分,但是如果你们中的任何一个人有其他能力,比如摄影,那么你们可以把作品包括在论文中。」

那时,我和一群七八岁的孩子在哈莱姆区做社会工作,我在报纸上刊登了他们的照片。在课程的最后一周,她把我叫到办公室,说很欣赏这组照片。我拿到了第一个A,她让我下学期选修人类学研究生课程。

「一年后,我毕业了,她问我:你愿意和我一起去巴厘岛学习吗?第二天早上,我醒来给她打电话,告诉她我愿意去巴厘岛。虽然当时看来,那是一个糟糕透顶的地方。」

之后,我们一起写了一本书《家庭》。这对我年轻的职业生涯非常重要,因为它奠定了我的地位。但这不是海曼最打动人心的地方,他最令人动容的照片,源于一组对亲子关系的探索。

海曼83岁时,有一天,他无意中在储藏室发现了一件几乎快要被遗忘的宝藏,一个标注着「母亲」字样的盒子。打开后他才知道,原来里面是一系列,他在50年前拍摄的,世界各地母亲的美丽照片。

在这组照片中,你能看到他的记录,不仅仅是出于任何一种文化角度,还有一种人性化的情感,使得他镜头下世界各地的母性,散发着令人动容的力量。

在照片里,母亲和孩子亲密的互动着。这些母亲来自世界各地,不同种族,不同地区,有的身处富裕国家,有的身处第三世界。或者更糟糕,身处动乱的年代,战火纷飞的国度,甚至身处饥馑困顿之中。

但在镜头前,所有的母亲无一例外的,和孩子们玩耍,欢笑,拥抱,展示着她们对孩子的爱。无论外在环境有多么千差地别,但母亲对孩子的爱都是一样的。史无前例强大而纯粹的,换言之,母爱没有疆界,母爱是全人类共同的语言。

擅长视觉化的海曼,让人们见识了弥足珍贵的情感,感动了成千上万的人,让这位摄影界的大师,也显得更加平易近人。

他发明了全新的街拍艺术,是摄影界出书最多的大师,获奖无数地位崇高的前辈,他用镜头呈现了一切真实。

海曼曾说:「事实上,比起摄影,我对视觉和知觉更感兴趣。我对摄影或照相机不感兴趣。」

在海曼为《生活》杂志拍摄的那些年,他创作了很多上个世纪的标志性图像,比如毕加索、玛丽莲·梦露、伦纳德·伯恩斯坦,和海明威的肖像尤其著名。但最能说明问题的往往是他引人注目、雄辩的匿名人物照片。

众所周知,他发明了「hipshot」的摄影方法 —— 使用固定镜头相机,而不用抬眼看就能进行自发的、秘密的拍摄。这种技术对街头摄影产生了巨大的影响,海曼说这种技术在人们只是「闲逛」的城市效果最好。

海曼曾为美国信息署、还有马格南在内的几家摄影机构工作。他是玛格南的正式成员,并在60多个国家拍摄过照片。他的作品在全世界50个博物馆展出,包括现代艺术博物馆。

他的作品为他带来了众多奖项,包括被认为是摄影领域最高奖项之一的「世界理解奖」(The World Understanding award)。它是为了「纪念对世界人民更好理解,做出最大贡献的摄影师」。

他在2009年举办的50年回顾展「人类」,获得了美国国家艺术基金会的,视觉艺术巡回奖,他是唯一一位获得此殊荣的摄影师。

海曼出版的书,比任何在世的摄影师都多,总共46本,包括22本儿童书籍。

他最著名的几本书包括《伦纳德·伯恩斯坦的私人世界》,和《波普艺术》记录了主要波普艺术家的作品。

正是因为他对人的情绪有着精准的把握,所以即便是久经镜头洗礼的明星们,也能在他的镜头下,呈现真实而质朴的一面。

褪去明星光环之后硬汉海明威也只是有着啤酒肚的中年男人,暴躁而又乐观。

而世界级的喜剧大师卓别林却时刻不忘表演,正是他的职业精神。才使得他舞台上的表演,精湛而完美。

伊丽莎白·泰勒一如既往的美丽。

玛丽莲·梦露在新婚的当天,一脸孩子气的开心。

巴勃罗·毕加索一别大画家的情绪化和感性,呈现着本性里的较真和理性。

至于波普艺术大师安迪·沃霍尔是个满脑子想法,迫切想要表达自己的年轻人。

终其一生,海曼都在践行着自己的理念。比起摄影器材,摄影师更需要掌握的是,对视觉画面的驾驭和情绪知觉的把握。

正是因为他独到的信念,使得他能从一众摄影师中脱颖而出,成为名副其实的大师。可见:三流的摄影师善于拍人,一流的摄影师捕捉灵魂。

当你试着看透一个人,就能容易捕捉其灵魂。

(图片来源于丹尼尔先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