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盐

凤凰艺术

舞台 >舞蹈

广州大剧院 2019-08-15 17:04

原标题:翘首以盼!享誉世界的俄罗斯“三高”芭蕾天团来了! 

女舞者最低身高175,男舞者最低身高183,拥有流畅的肢体线条,高颜值、高海拔、高技术,简直可媲美国际名模的这支“三高”芭蕾舞团,终于要在万千期盼中与羊城观众见面了。

这支被誉为“俄罗斯芭蕾新名片”的俄罗斯圣彼得堡艾夫曼芭蕾舞团,被公认为俄罗斯当代芭蕾“No.1”。其创始人艾夫曼曾说,“舞蹈是线条运动的艺术,好的身高更具张力,可以更丰富地表现情绪。”因此这支舞团的准入条件极其严苛,也因而造就了一个由顶配的舞者阵容组成的舞团。如果说马林斯基剧院芭蕾舞团代表着俄罗斯古典芭蕾最为纯正的传统,那么艾夫曼芭蕾舞团则代表俄罗斯当代芭蕾的新尺度。

内心有个古典情结

鲍里斯艾夫曼出生于西伯利亚,自幼便展现出过人的天赋。从列宁格勒音乐学院和瓦岗诺娃芭蕾舞学校毕业后,艾夫曼于1977 年创立了自己的芭蕾舞团——列宁格勒新芭蕾舞团,也就是今天声名远播的圣彼得堡艾夫曼芭蕾舞团的前身。他和他的舞者们,不仅有着坚实的古典芭蕾舞基础,同时不断积极创新,丰富芭蕾舞蹈语言,很快便被看作是俄罗斯芭蕾新生代的中坚力量。

作为一个当代芭蕾的编舞大师,艾夫曼并非抛弃古典离经叛道,相反,他对十九世纪沙俄黄金时代有着深刻的情结,那是一个俄罗斯的音乐、文学、艺术等方面都达到一个新高峰的时代。他酷爱柴可夫斯基,酷爱古典文学艺术,对经典人文的传承有着极大的责任感。因此艾夫曼的作品大多偏向于对历史人物、文学作品这类题材的创作,如《红色吉赛尔》、《奥涅金》、《柴可夫斯基》等。

对于他来说,一百多年前的作品并不意味着它就属于过去的历史,它展现的是一个永久的话题,也因而,这个作品永远焕发着光彩。从此观点出发,让现代观众从一些经典中看到一些永恒的问题便是他的编舞所一直追求的。因而他会在作品中运用现代编舞的手法,让演员连同观众一起,回到十九世纪末那最后的黄金时代,也回到他内心那个古典世界中去。

舞蹈是一种精神上的探索

对艾夫曼来说,舞蹈不止是对身体的拓展,更是一种精神上的探索。“无意识的舞蹈动作流只是人的形体活动,而不是精神活动。”他主张“舞剧艺术是一个精神的过程。”他运用心理分析法深挖剧中主人公的心灵奥秘,创造性的将其外化为形象的舞蹈,最终体现哲学主题,达到哲学高度,开创出一套被他自己定义为“心理芭蕾”的表现手法,因而艾夫曼享有“哲学家型舞剧编导”的美誉。

作为一个现代型的编导,艾夫曼的创作风格颇为独特,自成一家。他吸收了俄罗斯心理艺术传统,开发了自己的语言,专注于具有独特情感强度和深刻哲学语境的大型表演。在继承俄罗斯芭蕾注重戏剧结构、细腻刻画人物内心世界的优秀传统的基础上,从音乐中汲取灵感,运用包括交响芭蕾在内的当代种种新颖奇特的舞蹈形式,创作出内容深刻、形式精美的舞剧作品。

不被其他风格所左右,艾夫曼在芭蕾舞界探索出属于自己的一条新路,其艺术生涯在当今舞坛持续辉煌灿烂达几十年之久。他创作过四十多部的芭蕾舞剧,创建了自己的风格、自己的舞团和芭蕾学校,还被人们称作“全世界首屈一指的编舞家之一”,并曾荣获“俄罗斯人民艺术家”称号,获得“俄罗斯联邦国家奖”、“金面具奖”、“金天幕奖”及多个国际奖项。此外他还是俄罗斯国家贡献勋章的获得者。

用舞蹈解读人类内心和灵魂

此次艾夫曼带来的作品便是他“心理芭蕾”探索的两部巅峰巨作《安娜卡列尼娜》和《卡拉马佐夫兄弟》。

鲍里斯·艾夫曼的芭蕾舞剧《安娜·卡列尼娜》是一部充满情感张力的作品,他能够极其准确地把握人物心理的表达。他抛开了列夫·托尔斯泰小说中所有的故事副线,将重点集中在了安娜、卡列宁和沃伦斯基的爱情纠葛上,用舞蹈的语言勾勒出一个女人的重生。剧中的情感超越时空并与现实相呼应,即使是现代的观众也能够被其唤起共鸣。剧团舞者高超的舞技与艾夫曼惊为天人的编舞向我们淋漓尽致地展现了托尔斯泰小说的精神所在。

而《卡拉马佐夫兄弟》这部芭蕾舞作品是对陀思妥耶夫斯基同名小说的全新诠释。艾夫曼通过从根本上对这部杰出的俄罗斯文学作品的反思,创造了一个感情丰富的、充满哲理的芭蕾作品。这部舞剧通过现代的技术和艺术表现方式再次提出了古老的“诅咒”问题。在二十一世纪初期普世价值观危机的背景下,编舞通过芭蕾的形式表现了诸神间的战争,无信仰和有信仰的对抗,以及罪恶的本质和精神的救赎的过程。相信从这部舞剧中,观众们也能在这个不完美的、变化万千的世界中一步步更好地理解自身。

(图片来源于广州大剧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