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盐

凤凰艺术

艺术家 >艺术家

目刻时光 2019-08-15 13:52

原标题:艺术家需要什么样的爱情?

刚刚过去的这个7月,热剧《亲爱的,热爱的》激情浸染中,很多人都想要去恋爱。

艺术家的爱情故事,连同艺术家本人的作品一起,被追随者津津乐道。从罗丹与卡蜜尔,毕加索与朵拉,到列侬与小野洋子,一段轰轰烈烈的爱情也许能促成艺术家的个人成就突飞猛进。面对这些著名的艺术家,我们或许曾被他们的作品所震撼,但他们真实的爱欲肯定比作品更惊世骇俗!

约翰·列侬&小野洋子

放下摇滚只谈爱情。

约翰列侬与大野洋子——这一对几乎无人不知,很多人不太喜欢列侬,觉得他不成熟有点讨厌。但这丝毫不妨碍他们的艺术创作——现在,小野洋子依旧活跃在艺术圈里,不断有新作品呈现。

乔治亚·欧姬芙&阿尔弗雷德·史蒂格利兹

38年缘起缘灭。

1916年元旦,欧姬芙的好友波莉泽带着她的最新画作来到了“291”画廊,波莉泽知道史蒂格利兹一直想发掘能表现内在心灵,具有特殊风格的画坛新人。第一眼看到画时,史蒂格利兹便深深着迷,脸上顿时出现一种神情,仿佛久藏的谜底终于揭晓了。深深被打动的史蒂格利兹形容它们,“女人能将自己的感觉画出来。”他问波莉泽:“你能代我写封信给她吗?告诉她,她的作品是‘291’开办至今,最纯粹、最精致、最诚挚的。我多想我们来帮她办个展览。”那天是史蒂格利兹52岁的生日。

多年以后,欧姬芙提到当史蒂格利兹第一眼看到那些画时,便立刻爱上了她。不过她强调,他爱上的是画,而不是她。同样,当别人称史蒂格利兹为欧姬芙的夫婿时,史蒂格利兹立即礼貌地加以纠正:“你弄错了,这些画才是她的丈夫。” 当欧姬芙来到纽约时,史蒂格利兹已经54岁了,比她足足长了23岁。此时的史蒂格利兹已无法掩藏自己对她的那份爱慕。这桩罗曼史以他为欧姬芙拍摄裸体写真集拉开了序幕。

弗里达·卡罗与迭戈·里维拉

最和谐的奇异组合。

巨型的大胖子和娇小、疾病缠身的连心眉女人的传奇爱情,他们创作出了很多令人欣赏的画作。

比起身体带来的痛苦,爱情或许是最能给弗里达慰籍的。

亨利·米勒与布伦达·维纳斯

蓝色巴黎心灵之恋。

据说亨利·米勒拥有惊人的情感需求,80多岁照样历久弥新。《北回归线》是他成名的大作,性爱三部曲也很不错。80多岁时还能每天都狂热的给他20多岁的小妻子写洋洋万字的情书,这种生命力令人神往。

巴勃罗·毕加索与佛朗索瓦兹·吉洛

爱情强权者。

毕加索一生的艺术创作离不开女人,他每一次艺术风格的转变都伴随着新的恋情,女人,是他无穷创作力的源泉。可以这样阐释毕加索,正是因为各个时期不同女人的陪伴,才催生了他不同时期的杰出的艺术作品,为世界绘画艺术宝库留下了丰富的财富。1943年毕加索认识了年轻的佛朗索瓦兹·吉洛,彼年,画家已六十二岁,可依然如同小伙子般与这位比他小四十岁的姑娘共沐爱河,并生子克洛德,两年后,又为他生下女儿帕洛玛,由于画家过于疯狂与玩世不恭,致使两人感情渐渐冷却,最终促使吉洛主动离他而去,这也是第一个敢于抛弃画家的人,事实上她也是唯一让毕加索伤心的人。后来吉洛出版了《与毕加索在一起的生活》一书。

萨尔瓦多·达利与加拉,超现实之恋

超现实之恋。

他的爱情真是超现实主义的,正是如此,他让人们相信他的艺术有无尽的价值, 因为他的爱情证明了他的灵魂就是超现实主义的。达利说过,他爱加拉胜于毕加索和金钱甚至父母。有一天,他说:“加拉,我之所以画画是为了你,因为画中可以闪耀你的灵魂,因此,从今以后我决定在署名时将我俩的名字联系在一起——加拉、萨尔瓦多·达利。”可见,他们的感情是多么真挚,相濡以沫!几十年来,加拉一直操劳用心呵护丈夫,使他免于外界喧嚣,潜心创作。达利的声誉依然在世界艺术史中回荡,而对于达利与加拉此生不渝的感人爱情故事也深深地烙在世人的心中了,毋庸置疑,加拉是达利生命的灵魂之柱。她与丈夫一样,把自己的一生奉献给了艺术。

尚·保罗·萨特&波伏娃

新伊甸园的诞生。

让·保罗·萨特与西蒙娜·德·波伏娃,一个新伊甸园的诞生——这两个少有的奇才的结合是爱情形式伟大的临床实验,有人说成功了,有人说失败了。说不清楚。这种说不清楚是源于无法超越来自人性自身的局限,这种道德局限或许不见得是道德的、自觉的,但确实存在,绝难超脱。真正的看破红尘心如之水的难度与萨特对超脱婚姻制度和内心潜规则的难度是一样的,只是两个极端而已。

威廉·德·库宁&依莲

戒不掉的疯狂和爱情。

两个画家,一个死于抽烟,一个死于喝酒。

安德鲁·洛伊·韦伯&莎拉布莱曼

当歌剧鬼才遭遇月光女神——爱情也就随心而来。 

玛丽娜·阿布拉莫维奇&尤列

相爱相杀。

玛丽娜·阿伯拉莫维奇曾说:“一个艺术家不应该爱上另一个艺术家。”这么说的同时, 她爱了, 在刻骨铭心的12年后, 她又失去了这份爱。1976年阿布拉莫维奇在荷兰阿姆斯特丹遇到了她的灵魂伴侣尤列, 一位来自西德的行为艺术家。巧的是, 二人都出生在同一天。两人开始合作实施一系列与性别意义和时空观念有关的双人表演作品, 他们打扮成双胞胎并自称是“联体生物”, 对彼此有着全然的信任。他们共同创作的“关系”系列和“空间”系列影响极为广泛。在12年的同生共死的表演生涯之后, 他们的感情在1988年走到尽头。“无论如何,到最后都会落单。”阿布拉莫维奇说,她决定以一种罗曼主义的方式来结束这段“充满神秘感, 能量和魅惑的关系”,这种奇异的方式竟然是来自梦的启示和召唤。阿布拉莫维奇和尤列来到了中国,以长征的方式,历时3个月,阿布拉莫维奇从渤海之滨的山海关出发自东向西, 尤列自戈壁滩的嘉峪关由西向东前行, 两人最终在二郎山会合, 完成了最后一件合作作品《情人——长城》。“我们各自行了2500公里, 在中间相遇, 然后挥手告别。”

克里斯多&珍妮·克劳德

藏在布料和绳索下的爱情。

这对做大型装置艺术的情侣很平淡,一见钟情,每天工作15小时,中饭经常喝白水吃维C片。

一对模范夫妻。 

佩姬·古根海姆&麦克斯·恩斯特

艺术很近爱情很远。

佩姬·古根海姆与麦克斯·恩斯特,艺术很近爱情很远——这几乎不是一对情侣,恩斯特不过是佩姬所有男人中的一个。

(图片来源于目刻时光及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