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盐

凤凰艺术

教育 >机构

行走课堂 2019-08-14 10:10

原标题:博物馆,开启孩子的研学之旅! 

“两千多年前的泗水河畔,孔子和他的学生趁着春光、周游列国,在天地大课堂修身养性、增进学识,成为研学旅行最早的诗篇。如今行走课堂为大家创造了天地间另一所学校,它在提供着真实而鲜活的知识,它在提供孩子们获取直接经验的途径。

今天让我们和孩子们一起去探究文物故事,去激发孩子学习的能动性:

一、博物研学旅行新型的育人观

“行是知之始、重知先重行”,如著名的教育家陶行知先生所言,学生只在校园里接受知识已经不能满足“素质教育”的要求,必须将知识实践于社会,从实践中丰富知识。研与学不是简单的走走看看,而是让儿童世界与现实世界建立起自然联系,在实践积累中建立自我认识、自我建构、自我发展。引领孩子走出教室,以天地万物为师,以自然为友,在真实的情景体验中获取有温度的知识,真正形成适应未来社会发展的必备品格和关键能力。

我们都知道博物馆作为历史的记录者,可以成为很好的课堂延伸和课堂的载体,同时,由于其学术性、真实性、博物性、互动性等特点,也是在当前研学的重要方式。

二、让博物馆成为孩子自主探究学习的场所

传统的课堂由老师牵动学生,由老师教授间接知识为主,而学生更多缺乏的是直接经验的获取,而博物馆,由于其展品的真实性,能让学生的学习资料从抽象变得更加直接、鲜活。或许你在历史课本上见过司母方鼎,却不知它身上描绘的细致图文,以及真实物件给你的当下的感官刺激。博物馆学习不是让学生记忆知识,而是在参观的过程中引起学习兴趣,在陈列的简介中对前世的秘密产生好奇,更重要的却是思考和赋予它今生的意义,或许这才是真的让文物活过来的学习。

博物馆里场馆式学习,与传统的学校教育相比较,没有更强的功利性和强制性,更重要的是内在的自我体验,从学习的氛围来讲,更能让学习者身心愉悦,更能激发学生的自主选择。

就如恐龙而言,我们在书本电视上所见的恐龙,却远远不及那只合川马门溪龙真实的化石来得更加真切,它用身体占据了整个大厅,足以量化的见证了它庞大的体型!

自然博物馆的第一印象来得真实而刺激,无论是4D电影的侏罗纪故事,还是非洲大草原的动物追逐,都深深的吸引着孩子们自主探究学习!

孩子们用手去丈量它的爪子

去数一数恐龙有多少颗牙齿

去体验岩石里的化石

生物的演变过程传递着生物进化的慨念,恐龙作为有趣的话题激发孩子学习的动力,开始产生思考力,孩子们也用自己的方式去尝试学习,去验证知识。我们不期望孩子们能熟知它的含义,也不期待此时能培养出达尔文,但是我们希望能培养出爱动脑筋的孩子。

三、博物馆的童年开启孩子博物世界之旅

博物馆是对孩子进行“物育”的良好场所。在博物馆里,展出的教学材料包罗万象、真实而鲜活,且往往围绕一个主题深入挖掘,系统展览,可以充分地让学生由点及到面地多维度研究文物,养成系统思考的习惯,最终成为“博古通今”的博物少年。

博物馆里的藏品往往突破书本的局限,用实物说话,传达的信息客观而直接,当学生在博物馆学习时,给予课程的导入,情景的结合,再配以恰当的引导,便能激发学生的思考与创新,带来意想不到的教学惊喜。

我们不希望一节课程所涉及的内容太宽泛,而是就一个物体展开讨论(object-based teaching),从一个简单的物体引发小朋友们对社会的思考,让小朋友可以成为研究这个物体的专家。这样,在以后的时候,他们会充满热情地带他们的父母来馆参观,向他们的父母展示他们学到的知识,从而发现学习的乐趣。

当他们谈及听说长颈鹿以前也是有短脖子时,讨论三角龙与霸王龙打架谁会赢时,这正是他们用这个年龄的特征表述自己思想的形式,这样才能将他们不熟悉的新内容变得简单易懂, 同时激发新的思考。

教育是一棵树摇动另一颗树,而行走课堂希望传递的是一种方法与思想,就像陈列了几千年的宝藏,依然鲜活的讲述着自己的故事。博物馆里的研学是一种新的学习方式,在未来的学习生活中,能成为你释放心流体验的场所。

(图片来源于行走课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