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明上河图》:一画千载 两世繁华

凤凰艺术

资讯 >展览

原标题:两千年前“庞贝的最后晚餐”:榛睡鼠和鱼子酱 

庞贝位于意大利南部,夹在郁郁葱葱的葡萄园和肥沃的平原之间,同时也有那不勒斯湾丰富的水域。当公元79年的维苏威火山灰烬开始在庞贝上落下时,人们正从事着典型的日常活动:生产,买卖食品,以及最重要的一点,吃喝。

如今,牛津阿什莫尔博物馆的新展“庞贝的最后晚餐”呈现了约400件稀有的庞贝物品,包括罗马艺术的精美杰作,罗马餐厅的豪华家具,富人别墅中的精美马赛克图像和壁画,火山爆发时桌上的碳化食物等,讲述了庞贝人对食物的热爱,也提供了了解他们日常生活的视角。

在英格兰的牛津,可以找到榛睡鼠( dormouse)这样的开胃菜吗?这道菜是古罗马的美食,它是通过将小鼠掏空,用猪肉剁碎并烘烤而制备的。睡鼠先前已被安放在一个特殊的,加过油的罐子里,里面有一个很小的壁架,所以它可以在被屠宰之前跑来跑去。其中一个这样的罐子正在牛津阿什莫尔博物馆的展览“庞贝的最后晚餐”中展出。这是一个新的展览,将展至2020年1月12日。

罗马人用餐时的壁画

庞贝古城也许是我们进入古罗马最重要的窗口。公元79年,当维苏威火山爆发后,这个普通的罗马古城镇被埋在过热的灰烬之下。火山灰的热量几乎立即杀死了市民,但灰烬保留了他们的最后时刻,这让我们能够一睹古罗马人的日常生活,包括他们吃的是什么,以及他们是如何吃的。

食物是罗马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庞贝古城周围有大约80个农场和葡萄园。美食不光提供给壁画餐厅,也提供到酒吧和餐馆中,同时,美食还提供给神明。

罗马人用赤土陶器摆放食物,包括石榴,葡萄,杏仁,奶酪,意式薄饼等

榛睡鼠(Dormouse)是一种典型的罗马特产,如今依然可以在克罗地亚和斯洛文尼亚看到它们。正如展览所展示的那样,古罗马的食物和烹饪文化也以其他方式存在。

“人们习惯享用现代的意大利美食,因此会对古罗马食物感到非常惊讶。一开始没有番茄,没有比萨饼,也没有意大利面。”剑桥大学古典学教授玛丽·比尔德(Mary Beard)在回答道。然后,她补充说,“这其中有一些潜在的连续性。来自地中海的海鲜是两者中的主要元素”。比尔德指出,罗马的粪坑挖掘已经显示出广泛消费的海胆,“而橄榄和葡萄酒也是如此。”

大约在公元前100年左右的马赛克图像,展示了地中海的海洋生物,这也是罗马饮食的重要组成部分

展览中呈现了约400件展品,从平庸到美丽,有葡萄酒壶、厨房用具、便壶和骨头雕刻的小牙签等。

其中,一幅壁画展示了凤凰城小酒馆保存完好的标志。这是庞贝的许多餐饮场所之一。牛津阿什莫尔博物馆文物部负责人,展览策展人保罗·罗伯茨(Paul Roberts)表示,一个典型的庞贝酒馆可能会供应烤猪肉,鸡肉或山羊,以及面包和蔬菜。

此外,展览还展示了一个重建的餐厅,或者“饭厅(triclinium)”。我们可以看到,富裕的罗马人在用餐时是躺在三面砖砌的沙发上的。在那里吃饭,可能先从鸡蛋、橄榄、咸味糕点开始,有时也会从榛睡鼠开始。随后,则是海鲜。展览中精美的马赛克图像展现了一只瞪着眼睛的章鱼,周围环绕着无数其他鱼类和甲壳类动物。罗马人的主菜则是肉类,主要是猪肉、山羊或绵羊;其次是水果,葡萄、杏、李子、桃子和梨。

庞贝古城的周围树林里满是放养在外的猪,其中一只正在牛津阿什莫尔博物馆展出。其形式是通过将灰泥浇注到灰烬中留下的空腔中而制成的铸件复制品。动物侧卧,嘴巴张开,毫无疑问是在发出最后的尖叫声。保罗·罗伯茨(Paul Roberts)解释道,酒馆和罗马人家中经常供应热的猪肉,但有时也会制作成冷餐。罗马人也吃很多香肠。现在意大利人对意大利熏火腿和意大利腊肠的喜爱是有着古老的根源的。

来自庞贝古城的32家面包店之一的碳化面包

“基本的地中海饮食没有改变,也永远不会改变,”罗伯茨说道, “葡萄酒永不消失,面包永不消失,橄榄继续存在着。”同时,罗伯茨补充道,罗马时代的另一个重要遗产是“对食物的热爱,食物的文化,食物是你的全部和最终的事实”。

罗马帝国从东南部的埃及一直延伸到西北部的英国。罗马人的征服为以前的外国领土引入了大量食物,例如不列颠尼亚(古罗马对英国的称呼),这也是展览的一部分。罗伯茨表示,这些食物包括卷心菜、樱桃、兔子、鸡、还有李子,梨和苹果。甚至啤酒也是来自德国罗马军团开办的啤酒厂。

庞贝古城壁画

当然,罗马餐饮的某些方面可能听起来令人讨厌。其中有一种叫做“garum”的刺鼻鱼酱,经常放在别的食物上,甚至包括甜品上。这种调味品是通过留下不吃的那部分而制成的,胗、腮、头、尾、鳍,将这些放在大桶中发酵两到三周。

罗伯茨表示,他采样了罗马式的“garum(鱼子酱)”,“这种气味难以形容。但奇怪的是,当你从中抽出酒精时,它味道鲜美,吃上去也不像是鱼。”

比尔德教授也认为,“garum”一定比它听起来更美味,“人们通常会说’yuck(呸)’,导致规划罗马宴会的学生总是感到苦恼。但也许它更像是泰国或越南的一些鱼酱,非常棒。”鱼子酱填满了瓶子,被派往罗马帝国各处。你可以在展览上看到马赛克图像中的品牌罐子,它是来自其制造商“Scaurus”,一个鱼酱大亨,后来成为庞贝最富有的人之一。

矛盾的是,罗马饮食文化最令人反感的是厨房本身。 罗伯茨表示,他们是“热、闷、黑、臭”,主要是因为马桶和厕所也在那里,就在烹饪区边上。奴隶们将吃剩下的食物和破碎陶器中的食物直接倒入了厕所中。“罗马人并不了解卫生与健康之间的关系”,他们没有意识到“细菌和交叉感染的概念”。

马赛克图像来自庞贝一所家庭的餐厅地板。 在罗马文化中,饮食行为通常伴随着死亡率的提醒

然而,他们确实对死亡本身有着强烈的认识。饮食行为伴随着死亡率的提醒,骷髅的象征有时被用来装饰盛宴杯和餐厅本身。在展览的尾声部分,在庞贝的餐厅地板中心可以发现了一块马赛克图像,现在看起来非常有先见之明:它描绘了一只全长的人类骨架,每只手拿着一个酒壶。

“死亡和宴会,桌子和坟墓,这两个世界从未相距甚远。”在展墙上,描写着这一一段文字。这段信息表达地非常清楚,把握现在,抓住这一天, 尽情享受宴会的乐趣。“

展览将展至2020年1月12日。

(图片来源于澎湃新闻及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