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明上河图》:一画千载 两世繁华

凤凰艺术

舞台 >音乐

大雅古琴网 2019-08-08 17:36

原标题:“陈情忘机”:《陈情令》中的国风雅韵

总有人感叹,流行文化的发展让传统文化江河日下,但至少在音乐领域,这点值得商榷。纵观民族音乐新世纪以来的发展历史,几乎是全程与流行文化的发展趋势节拍相合。

不论是将民族乐器融入音乐创作的《东风破》《青花瓷》将民族乐器诸多元素加入流行音乐创作中,还是近年来的《国家宝藏》等综艺中,出现了越来越多的民族乐器的身影;抑或是之前《百鸟朝凤》《闪光少女》等讲述民乐故事的影视作品讲民乐故事的电影也越来越多。

《闪光少女》中斗琴片段

近日播出的古装剧《陈情令》中,民族乐器同样扮演了重要作用。对于一部主打国风气质的古装剧而言,这些乐器不仅仅是构成全剧国风意境的重要元素,更与人物性格紧密契合,成为人物内心世界的表征。

比如剧中的魏无羡看上去吊儿郎当,不把世俗教条放在眼里,但内心对正义之道的坚持却比教条还要坚定许多。对这样的一个人物来说,太过于雅致或粗犷的乐器都会产生违和感。剧中将笛子“陈情”作为他的随身乐器和致胜兵器,可谓是神来之笔。

《陈情令》中笛子演奏画面

一方面,中国的笛子称为竹笛,由常见的竹子制成,取材非常容易。而另一方面,竹笛制作并没有我们想象的简单,从竹子的选择、处理,到挖孔,再到调试,无不需要费心费力。

在一支轻便潇洒的笛子背后,是不可计数的匠心灌注,这和外在不羁,内在持正的魏无羡可以说是非常契合。此外,中国笛子具有强烈的华夏民族特色,发音清脆明亮、动情、婉转,表现手法丰富,故而无论忧伤还是快乐、柔美还是刚健都游刃有余,足以表现出魏无羡丰富浓烈的内心情感。

《陈情令》中另一名主角蓝忘机,他所持的“忘机”则是另一个在当下热度颇高的乐器——古琴。蓝忘机的特点是近乎刻板的持正守静,从出生起就在三千条家规的约束下,能少说一句话绝不多说一句话,能少做一个表情就绝不多做一个表情。

这样一个人,他所持的乐器一定是极为庄重、沉静而有仪式感的,但同时又不能太过繁复,否则会有一股奢气,和人物的气质就不搭了。

这种情况下,古琴就成为了完美的选择。古琴不仅对演奏者的心境、坐姿有着严格要求,甚至聆听的人和氛围也要非常讲究。一般弹古琴的人的聚会叫做“雅集”,在古琴弹奏时,一定要保持安静。

大家可能还记得几年前今虞琴社80周年的纪念活动,在上海音乐厅,全场数千人,演奏的时候鸦雀无声。这种由己而人、由内而外的优雅和沉稳,与蓝忘机的气质若合符契。

常听民乐的朋友们都知道,竹笛一般多为主旋律乐器,若只有笛声则略为单调干涩,需要其他乐器加入形成和声。而古琴音色深沉,余音悠远,为笛子做伴奏简直互相加分无数。正如剧中的魏无羡和蓝忘机之间,虽然人生道路和性格特点相差甚远,但相互之间却心有灵犀,对彼此的信念知根知底,并且无条件信任。

笛曰“陈情”,琴曰“忘机”,合在一起,便是忘却俗世算计的“机心”,一心讲述无私无我的人间真情之意。这无疑是《陈情令》希望传递的价值。

正是:“闻笛声,独惆怅,云深夜未央;山高水远,又闻琴响;天涯一曲共悠扬;穿万水过千山,路尽人茫茫;是与非都过往,醒来了就当它梦一场”!

(图片来源于大雅古琴网及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