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盐

凤凰艺术

资讯 >国际

欧洲时报 作者:申忻2019-08-07 11:05

原标题:用光影“点亮”伦敦15座地标桥梁

在私人对艺术和文化的资助所面临前所未有的严格审查之际,罗斯柴尔德家族(Rothschild family)正在资助据称是世界上最大的艺术创作之一——用色彩和光线的视觉奇观来描绘出伦敦最具标志性的15座桥梁。

人们开始关注艺术背后的资金来源

2019年6月,马克·里朗斯爵士(Sir Mark Rylance)宣布辞去皇家莎士比亚剧团(Royal Shakespeare Company)的职务,以抗议该剧团与石油巨头英国石油(BP)的赞助协议。

这对已经经历了一年磨难的英国艺术界而言,无疑是又一次打击。这位从1989年起就以联合艺术家身份为RSC登台献艺的演员,针对气候变化问题,写道,“我不希望与英国石油公司合作,就像我不也不想和一个军火商、一名烟草推销员或任何故意破坏其他已出生和未出生人们的生命的人合作。我相信威廉·莎士比亚(William Shakespeare)也不想。”

此前,有人呼吁国家肖像画廊(National Portrait Gallery)停止接受英国石油公司的赞助。

国家肖像画廊已经宣布不再接受萨克勒家族的资助,萨克勒家族是美国最大的艺术捐赠者之一,由于致命的鸦片类药物在美国的流行,萨克勒家族已经深陷丑闻。该家族的大部分财富来自其对普渡制药(Purdue Pharma)的所有权。普渡制药是奥施康定(Oxy Contin)的生产商,奥施康定是一种止痛药,也是造成目前此种危机的主要元凶之一。

正如萨克勒夫妇认为的,艺术背后的资金来源现在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受关注。在肯辛顿花园的蛇形画廊(Serpentine gallery),首席执行官亚娜·皮尔(Yana Peel)近日辞职,此前有消息称,她间接与他人共同拥有一家投资公司,并持有NSO Group的大量股份。

这家以色列网络武器公司被指控提供软件给政府,让他们监控异见人士,这家公司还与沙特记者贾马尔·哈苏吉(Jamal Khashoggi)被谋杀有关。这尤其令人尴尬,因为皮尔自称是言论自由的拥护者。她捍卫自己时,曾用“欺凌”和“恶意人身攻击”的指控予以回击。

图为《河光闪耀》项目要将泰晤士河上15座桥中的4座点亮。(图片来源:本文图片均Leo Villareal Studio)

罗斯柴尔德是《河光闪耀》最大驱动力

在这样的背景下,7月世界上最大的公共艺术作品《河光闪耀》(Illuminated River)开幕了。最初的阶段包括点亮15个标志性的泰晤士河桥梁中最有名的4个,从伦敦桥到千禧桥,最终项目将到达阿尔伯特桥,溯流超过4海里。其背后的驱动力来自汉娜·罗斯柴尔德(Hannah Rothschild),这在很大程度上得益于她家族的慈善基金会,除了少量种子基金外,用于设立最初设计竞赛的公共资金的成本为零。

罗斯柴尔德解释:“赞助和慈善是有区别的。前者有特定的原因,而后者本身应该就是目的。”那些要求艺术应该像凯撒的妻子(即为不容置疑的含义)一样的人似乎无法提出任何替代资金的具体建议。“国家肖像画廊如何生存?”罗斯柴尔德问道。

她的家族王朝建立于18世纪末和19世纪初,法兰克福银行家梅耶·阿姆谢尔·罗斯柴尔德(Mayer Amschel Rothschild)把自己的后代派往欧洲各地设立分支机构,包括伦敦和巴黎。为了纪念这一事件,这家人采用了知名的“五支箭”(罗斯柴尔德家族的族徽,每支箭代表梅耶·罗斯柴尔德的一个儿子,他有五个儿子)作为象征——其中一支至今仍在其伦敦办公室外展示。在19世纪,他们成为现代历史上最富有的家庭。

伦敦分行长期以来一直是该市最大的捐助者之一。的确,位于圣詹姆斯办公室的会议室俯瞰着斯宾塞大厦(Spencer House),这是罗斯柴尔德的父亲雅各布·罗斯柴尔德勋爵(Lord Jacob Rothschild)出资修复的。

现年57岁的汉娜几十年来一直活跃在文化舞台上,今年她将不再担任国家美术馆(National Gallery)董事会主席一职。

她的大部分作品都围绕着家族住所附近创作,位于白金汉郡的沃德斯登庄园(Waddesdon Manor),现在这里是国家信托(National Trust)的财产。这座19世纪的豪宅足以打动维多利亚女王,该建筑也反映了罗斯柴尔德家族多年来从艺术到动物学的诸多兴趣。(罗斯柴尔德的第二任勋爵沃尔特训练斑马,还画马车,并在特林建立了现在的自然历史博物馆。)如今,沃德斯登是英国国民信托(National Trust)第四大最受欢迎的房产。

汉娜·罗斯柴尔德先后在伦敦圣保罗女子学校(St Paul‘s Girls’School)和牛津大学接受教育,开始了电影制作人的职业生涯,拍摄了弗兰克·奥尔巴赫(Frank Auerbach)和沃尔特·希克特(Walter Sickert)等艺术家的纪录片,并为BBC的Story ville系列节目做出了贡献。她也是一位广受好评的小说家。她本人散发着迷人的魅力,这无疑是作为世界上最有名的家族之一的后裔而产生的自信的结果。她也是一个引人注目的人物,既是女学者,又是摇滚女孩,她总是穿着迷彩服战斗裤,作为摇滚女孩,这让她看起来比实际年龄更年轻。

图为《河光闪耀》项目要将泰晤士河上15座桥中的4座点亮。(图片来源:本文图片均Leo Villareal Studio)

泰晤士河改造时机已成熟

《河光闪耀》项目背后的最初灵感来自罗斯柴尔德的父亲对萨默塞特郡房屋的修复。

她解释说:“他认为,点亮邻近的滑铁卢大桥是个绝妙的主意,而滑铁卢大桥本身就是伦敦最美的风景之一。于是,他找到美国艺术家詹姆斯·特雷尔(James Turrell),提出了一个方案。不幸的是,那时是在2000年,是一个不同的时代。时任伦敦市长肯·利文斯通(Ken Livingstone)的办公室明确表示,他们对公共艺术项目不感兴趣,即便是私人资助的项目。我们的方案无法实施,所以没有任何结果。”

利文斯通在竞选期间曾说:“每年国际金融体系造成的‘死亡人数’都超过二战。”这句话表明,他可能并不喜欢世界上最知名的银行业家族采取的这种方式。

然后是2012年和奥运会。罗斯柴尔德说:“世界在一夜之间发生了变化,伦敦突然重拾信心,一切似乎都成了可能。”具体来说,她的灵感来自观看开幕式——大卫·贝克汉姆(David Beckham)在泰晤士河上的快艇上传递奥运火炬——再次审视特雷尔为滑铁卢大桥设计的老方案。“我们决定的第一件事就是要想得更大。我说‘目光为什么只停留在一座桥上?’”

“这一次,人们的反应截然不同,他们的热情显而易见。,”她说,“负责文化事务的副市长贾斯汀·西蒙斯(Justine Simons,当时鲍里斯·约翰逊Boris Johnson担任市长)从一开始就参与其中,或许还是该项目最热情的啦啦队长。”

下一步是建立一个国际竞赛来吸引投标。“作为地球上最令人兴奋的城市,伦敦必须接触到世界上最好的艺术家和建筑师。这不仅仅是美学问题。对于如此规模的项目,《河光闪耀》的团队必须整理大量的数据,其中许多数据以前从未收集过。例如,泰晤士河不仅仅是人类的一条河流要道。现在,它是世界上最干净的城市河流之一,养育大量物种,从鱼类到蝙蝠和鸟类,”项目负责人萨拉·加文塔(Sarah Gaventa)解释说:“夜间以何种方式点亮桥梁会对野生动物产生巨大影响。”

例如,和许多人类一样,大多数鱼类都喜欢在黑暗中交配。所有这些问题都必须加以考虑。

加文塔还把这看作是一个关于社区的项目,尤其是当研究发现,伦敦1/10的孩子从未见过泰晤士河,2/3的伦敦父母从未带孩子到过泰晤士河。或许更令人惊讶的是,调查发现,1/3的伦敦千禧一代并不认为泰晤士河是这座城市的标志性建筑之一。这些数字使研究小组和罗斯柴尔德相信,这条河的改造时机已经成熟。

图为《河光闪耀》大型艺术作品中桥梁发光近景图。

随着河流起伏 每座桥都有自己的特色

2016年,现任市长萨迪克·汗(Sadiq Khan)宣布了比赛结果。来自纽约的艺术家利奥·维拉里尔(Leo Villareal)和伦敦建筑师利夫舒茨·戴维森·桑迪兰(Lifschutz Davidson Sandilands)的获奖方案从100多份提交作品中被选出,他们设计了一件彩色灯光的动感艺术品,随着河流起伏,每座桥都有自己的特色。

罗斯柴尔德解释说:“我们考虑的所有提案都非常有想象力——如果不总是实际性的——但由于利奥在旧金山海湾大桥上还有工作,不然,他一直是认真的竞争者之一。”《海湾之光》于2013年首次亮相,是他迄今为止最大的作品。它照亮了连接旧金山和奥克兰的桥梁,原本是临时的,但后来证明它是如此受欢迎,现在是永久性的。

维拉里尔告诉罗斯柴尔德,《海湾之光》把这座桥变成了情侣们订婚的热门地点。她解释说:“他讲述了人们在那里相遇的奇妙故事,以及桥是如何横跨两岸。他的基调更多的是情感上的,而不是艺术上的,但当他说他心目中的英雄是莫奈(Monet,法国知名画家),而利奥所做的是用光线作画时,他的作品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同样重要的是,评委们相信建筑师与维拉利尔在方案上的合作,亚历克斯·利夫舒茨(Alex Lifschutz)有能力完成这项工作。罗斯柴尔德说:“亚历克斯已经在泰晤士河上建了一座桥,那就是亨格福德的朱比利大桥(Jubilee bridge),他还是英国人,这看上去更加正确了。”

利夫舒茨说:“没有什么比亲身参与其中而让你对一个项目产生一种感觉。另外,如何处理这个案件涉及从伦敦港务局到环境机构的55个不同机构。”利夫舒茨最初是通过个人介绍认识维拉利尔的。“他们说‘你做过桥,他也做过桥,你们应该见个面。’”

“里奥对建筑和工程有着非常成熟的见解,”他继续说道,“我认为我们的竞标能成功,因为我们非常清楚地说明了我们在做什么。我们不只是把艺术和建筑作为多余的补充。我们的想法是为了阐明你想让人们看到什么——那些令人惊叹的桥梁本身。”

至关重要的是,人们可以看到这个项目是由私人资助的——每座桥将获得300万英镑的资金,这只是失败的花园桥2亿英镑预算的一小部分。马克·里朗斯爵士应该没什么可抱怨的,因为它的目标也是碳中和。不过,在当前的背景下,罗斯柴尔德家族等基金会行事谨慎。罗斯柴尔德说:“我们必须承认,慈善事业不一定是一种无私的行为。它可以有不同的用途。它可以用来提高你的声誉或安慰你的良心。以圣母院为例,两个法国家庭带着大量的钱来到这里,你会发现这种姿态适得其反。公众并没有表示谢意,而是愤怒地问这些亿万富翁们以为自己是谁,他们是否只是出于自负而互相抬价。”

你可能认为罗斯柴尔德家族会选择低调行事。她坚持说:“但一开始我们就意识到,我们必须宣布参与其中。首先是为了鼓励其他潜在的捐赠者,但我们也认为我们的名字将让人们放心——公共资金没有被花掉。”其他参与其中的知名慈善家包括布拉瓦尼克(Blavatniks)和劳辛斯(Rausings)。

该项目还对伦敦具有潜在的长期效益,并引发了一场关于如何以同情和可持续的方式点亮伦敦伟大历史遗迹的辩论。莎士比亚肯定会赞同。

罗斯柴尔德说:“所以我们当然必须小心。但我们认为这是一个可爱的项目,希望人们会喜欢。我们并不是想强加给他们什么。如果伦敦人不喜欢它,他们可以把它‘关掉’。”

(图片来源于欧洲时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