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明上河图》:一画千载 两世繁华

凤凰艺术

投资收藏 >珠宝

中国收藏杂志 作者:余姗姗2019-08-05 15:19

原标题:年华流逝,它却妩媚了千载光阴 

如花美眷,最需以那姹紫嫣红来衬。美人与花,从来都相依相伴。

古时的女儿家,供花、赏花、戴花、簪花,对人世间的一切花草都有无尽的绵绵情意。无论是头上青丝抑或深衣华裳,都少不了一派花团锦簇。而“莲”, 便是其中一项不可或缺的存在。

莲花,在《尔雅》中就有“荷,芙蕖。其实莲”的记载,古名芙蕖或芙蓉。三国时期才子曹植在他的《芙蓉赋》里曾曰:“览百卉之英茂,无斯华之独 灵。”极尽赞叹莲花的灵气独具。而莲花纹饰开始频繁出现在古代女子的配饰中,则是由唐代而兴盛的。

金满池娇荷叶簪

湖南新合元代金银器窖藏

银满池娇荷叶簪

湖南益阳八字哨元代银器窖藏

| 女子尤爱饰莲花 |

“佛祖拈花,迦叶微笑。”这里释迦佛信手而拈的花即是莲花。自佛教传入我国,便以莲为标志,代表净土、象征纯洁,寓意吉祥。尤其在南北朝至唐 代,随着佛教的广泛传播,莲花纹饰也在女子的日常穿戴中大范围流行开来。仿佛只要在发间鬓角插上一朵莲,便也能如同迦叶那般花开见佛、明心见性。

到了唐代晚期,开始时兴一种“莲花冠”。其原是道士的装束,后逐渐演变为女性喜爱的时髦款式,并一直流行到宋代。高档的莲花冠用纤细的金银丝编织而成,也有些用洁白莹润的象牙或骨角雕琢而成。它好似鲜活的莲花一样清净无暇。

莲,作为释道题材的载体用于金银首饰,在辽代稍用于妆点金冠,但终究不曾蔚为风气。至明代方大为盛行。或许是由于人们对佛法教理的崇敬,又或者是对修道成仙的猎奇心理,佛教及道教造像上的一些元素成为日常装饰,走入世俗生活,成为贵族妇女发间颈项的华丽装饰与精神寄托。 发间颈项的华丽装饰与精神寄托。发间颈项的华丽装饰与精神寄托。发间颈项的华丽装饰与精神寄托。

金镶宝珠玉鱼篮观音挑心

兰州市白衣寺塔出土

明代女子的盛装是用各种首饰把满头装饰得几乎不露发,各式簪钗的命名也多着眼于它的插戴位置。最常见的是坐莲佛像挑心。它的起源可以追溯到北宋,到明代时已大为盛行,而其造型来源更可能是观音宝冠上面的化佛。兰州市白衣寺塔曾出土一件金镶宝珠玉鱼篮观音挑心,是末代肃王妃熊氏 施于白衣寺之物。此件挑心以金为托座,内嵌白玉镂为莲瓣式背光,做成镂空地子,上面碾作手提鱼篮的观音,背光边缘镂雕卷草。金累丝做成莲台,两边以莲茎、莲叶和五朵莲花伸展内合抱为托座,五颗红宝石嵌作花蕊。又用细金丝做成弹簧式的螺丝,其上分别穿缀四颗珍珠,可随佩戴者走动而晃动。

遥想当年肃王妃轻踱慢行,裙摆微扬。那簪于发髻中心的观音挑心,似乎真正是顶礼膜拜。而周围几颗累丝上的珍珠随步履轻摇慢晃,却为那端庄凝重的时刻增添了一抹灵动和跳脱。

莲花挑心在佛教题材的取用,除了以常 见的莲座出现外,还有一种是拱托带有密宗 象征意含的梵文种字。其意义多在于祈福、消灾、免难。道教神仙一类最常见的是西王母,多同追求长寿,祈福祝寿联系在一起。

金镶宝珠梵文挑心

北京右安门外明万贵墓出土

另外较受女子们喜爱的是单纯以莲为主题的簪花。北京明代万贵墓出土的一枝金镶宝莲花顶簪,造型为一朵重瓣莲花。用金片卷成圆管,把莲花举为三层,红蓝两色宝石一一镶嵌花瓣。一颗黄宝石即明人所谓“酒黄”嵌在当心以为花蕊。金银与宝石完美烘托映带,使得光和色在相互映衬之下愈发生动和谐。

| 一池春水满池娇 |

水光潋滟拂过湖边的行柳,湖面淡淡蒙上一层翠青的薄烟,这正是花盛芳浓的好时节。

辽金时期有一项活动叫“春捺钵”,是在每年春季利用训练有素的海东青到水泊之地捕捉天鹅和大雁。这是由皇帝带领群臣参加的大型狩猎仪式。随之产生了专门表达这一场景的配饰,唤作“春水”。其多为白玉制作,也有玛瑙金银。具体表现为海东青啄天鹅,而天鹅常常躲藏于荷叶下、莲花旁,颇具写实意趣。及至元代,还出现了一类无海东青形象,仅有“雁穿荷莲”的简化式春水玉。可见北方少数民族对于江南荷塘里的逶迤风光是藏有一段感情的。明代时这种玉器开始衰落,汉族统治者没有游牧民族的生活经历,具有北国风情的海东青形象消失,取而代之的是适应汉人审美寓意的物化形象。

夏日徐风中亭亭而立的芙蕖,需得有知它懂它的人来赏,方不负这一季漫长的守望。此时出现了一种以水乡花鸟式图占主导地位的艺术表达,并被人们赐予了一个旖旎的称谓:“满池娇”。

金荷叶小插一对

浙江临海王士琦墓出土

浙江临海明王士琦墓出土过三对金荷叶小插。簪首系用两枚金片作底衬,一枚剪作荷叶,一枚剪作荷花。系结荷花与叶的一根金丝由后至前穿过来擎出一茎花萼,七枚花瓣焊在周围组成一朵怒放的荷花。

金蟾蜍玛瑙荷叶银脚簪

常州和平新村明墓出土

此外常州明墓出土一对金穿玉式荷叶银脚簪。两只金蟾蜍分别伏卧于两片荷叶上。蟾蜍体态肥硕,双目圆瞪,状似为捕食伺机而动,跃跃之势栩栩欲活。不禁想,彼时是何样女子将它们别于发上双鬓?无论赴宴踏青还是见客会友,都衬出了女儿家的青丝如墨,透着一股欢悦的情绪,把那云鬓与花颜映衬得格外绮美娇艳。

金镶宝莲花顶簪

北京右安门外明万贵墓出土

女子天性爱美,古代的美人们创造了繁缛丰富的发上饰物。那些或插或束于青丝上的华胜金冠、簪、钗、步摇,陪伴古时女儿家们从及笄成年到盛装出嫁,见证了她们人生中每一个重要时刻,是旧日女子 生命成长的一种印证。而莲花于发上每个细小处的眷顾,令女子的三千青丝凭添了一份清净和端丽。这 些于发上闪闪发光的饰物,无声地妩媚了千载光阴, 如同时间长河里细细的金砂。即使年华流逝,也不曾泯灭了它的光芒,以及它所蕴涵的女儿心事与温柔情致。

(图片来源于中国收藏杂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