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明上河图》:一画千载 两世繁华

凤凰艺术

投资收藏 >行情

艺术商业 2019-08-02 16:48

原标题:真真假假,重新问世的天价作品都有什么蹊跷?  

大师名作、偶然发现、超高价格、真假难辨......将这些元素集合到一起,你会想到什么?

近日,英国狄更斯博物馆成功筹集18万英镑购入一幅英国作家狄更斯的水彩肖像画。这幅画作完成于1843年,曾被认为遗失超过130年,直至2017年首次出现在拍卖市场,当时买家却只花了27英镑。

狄更斯肖像画

世界各地重量级艺术品或遗失、或被盗的案件总是不断发生。而那些遗失后再现的名画往往在历史的时空中沉寂了50年,100年,甚至500年……然而,它们一经再次问世就会名声大噪。

达·芬奇《蒙娜丽莎》巴黎卢浮宫藏 

世界上最著名的油画——达·芬奇《蒙娜丽莎》,就曾因为一起失窃案件,而备受关注;今年初,日本东京国立博物馆的“颜真卿:超越王羲之的名笔”特展中,消失了近百年的北宋李公麟《五马图》一露面,就引起了轰动。 

东京国立博物馆公布的李公麟《五马图》局部 

目前,17年前梵高被盗的两幅画在意大利那不勒斯的卡波迪蒙特博物馆展出。这两幅画作是1882年《斯海弗宁恩的海景》和1884年的《离开尼厄嫩教堂》被黑手党偷走十多年,一直下落不明,直到去年9月警方搜查在逃大毒枭拉斐尔·因佩里亚莱的住宅时才发现。 

梵高《斯海弗宁恩海滩》

梵高《离开尼厄嫩教堂》 

还有至今下落不明的,也可能永远不再现的名画:1890年,梵高在其自杀前的一个月,为精心照顾他的加歇医生画了一幅肖像,这幅《加歇医生》在1990年以8250万美元出售,其价格当时打破了世界纪录——1.52亿美元,成为世界上十大最贵的画之一。日本实业家齐藤良平买下了它。然而,齐藤去世时负债累累,这幅画随之在国际艺术品市场上消失,至今仍下落不明(此画有两个版本,目前第二个版本藏于巴黎奥赛美术馆)。 

梵高《加歇医生》

凡·艾克兄弟的名作《羔羊的礼赞》完成于1432年,全画由20幅各有主题的木板画面组成,长期高挂于中世纪名城荷兰根特的圣巴夫大教堂。可惜的是1934年4月10日,下层左下角描绘10位士师骑马朝圣的《士师图》不翼而飞,真迹至今下落不明。

凡·艾克兄弟的名作《羔羊的礼赞》

《士师图》的一部分

下落不明,也可能永远不再现会让人惋惜。但是,被偶然发现的大师名作,往往都会在拍卖市场被冠以超高价格;如果流传有序、私藏多年,且被认定为真迹,价格还会增长......你是否想到两年前以30亿元卖出的达·芬奇《救世主》?

达·芬奇(1452-1519)《救世主》成交总额:450,312,500美元(约合人民币29.88亿元)

2017年纽约佳士得 《救世主》重现人间可谓是21世纪最令人惊喜的伟大艺术发现之一,画作高约66厘米,宽约47厘米,有人称它为“男性的蒙娜丽莎”。该作品在很长时间内被认为是达·芬奇的弟子之作,1958年在伦敦苏富比拍卖时成交价仅为45英镑。2005年,这幅作品出现在一次美国的小型地方性拍卖中,当时也被归类为复制品。直到2010年底,一个由国际专家组成的团队鉴定其为达·芬奇真迹,这幅画作的估价因此暴涨。达·芬奇目前流传于世的作品不到20件,绝大多数均被博物馆收藏,《救世主》是目前唯一一件也是最后一件私人藏品。 

现存于巴黎罗浮宫的伊莎贝拉·德埃斯特女侯爵的肖像 

达·芬奇另一幅消失了500年的画作,在瑞士银行的私人金库被发现。这幅作品上画的是一名叫做伊莎贝拉·德埃斯特女侯爵的肖像,该幅画作原本只有铅笔素描(现存于巴黎罗浮宫),没有彩色版的完成品,如今这幅画经由专家使用碳14测定法已证实是真迹。根据估价专家判定,德埃斯特的这幅肖像画粗估高达数千万英镑。 

达·芬奇《贵妇》

收藏者从银行金库里拿出来的画作成品是彩色的 消失超过百年的文艺复兴大师卡拉瓦乔名画《朱迪斯与赫罗弗尼斯》(估价1-1.5亿欧元)也有类似经历。该作原定于今年6月27日在法国图卢兹拍卖行进行首拍。但在拍卖前两日,即被不具名的藏家以约1亿美元的价格收藏。藏家承诺将这幅画借给一个“重要博物馆”,这意味着展出机构将准备接受专家对作品的质疑。 

卡拉瓦乔《朱迪斯与赫罗弗尼斯》约作于 1607 年

然而,并不是所有消失多年的名作再上拍就能获得超高的价格。2017年10月佳士得伦敦的拍卖会中神秘“消失”40多年的弗朗西斯·培根《1962年红衣主教习作,1971年第二版》(估价6000万-8000万英镑/约5.2-6.95亿人民币)上拍。在拍卖行的官宣中:“这幅画很简单,它就是艺术史。”因为站在教皇旁边的人是培根的同性恋人乔治·戴尔,在作品即将于巴黎第一次展出的前两天自杀,可谓是话题点颇多。

弗朗西斯·培根《1962年红衣主教习作,1971年第二版》 

无疑,在这幅作品拍卖时,全场的气氛达到高潮。以5000万英镑起拍后,买家们开始叫价,最后的最高叫价为5800万英镑。由于没有达到卖家规定的6000万英镑,最终遭遇流拍。假如能成功拍出,这将会成为欧洲历史上拍卖最贵的作品。

虽然沉寂多年的大师名作十分稀缺,但稀缺并不一定值得投资,因为价格太高,能买得起的人自然就十分稀少。这些名作具有绝对稀缺性,但不具有相对稀缺性,而值得投资的艺术品必须具有相对稀缺性!这些画作未来翻番、增值数倍的机会很渺茫。但作为个人或博物馆收藏的话一定会适得其所!

蒙克1993年版《呐喊》曾被盗过两次。1895年版本《呐喊》于2012年卖出1.2亿美元

当然,纳入博物馆收藏的话,就得看博物馆的收购预算了。比如,卢浮宫决定不购入曾消失超过百年的卡拉瓦乔《朱迪斯与赫罗弗尼斯》,就是因为该画作的1亿欧元估价相当于卢浮宫未来15年的艺术品收购预算。

夏加尔《Othello and Desdemona》被盗30年后,被寻回 

而遗失时间久远,也会带来真伪问题。虽然拍卖方会聘请专家对拍品进行鉴定,使买家能在充分了解拍卖品情况的前提下做出选择。毕竟谁也不能保证没有“打眼”的时候。就像被徐悲鸿称为“五百年来第一人”的张大千,其造假能力更是惊人,甚至已经超越了真作本身。

石涛原作

张大千仿作

就连卖出近30亿元的达·芬奇《救世主》,至今仍有一批顶级艺术品鉴定专家和修复专家都发声表示这幅《救世主》根本不是达·芬奇所绘,所以2018年9月揭幕的阿布扎比卢浮宫最终没有展出《救世主》,免遭笑话。当然也不会出席今年卢浮宫举办的达·芬奇逝世500周年纪念展,如今《救世主》的去向已经成迷。

现在,下落不明且也可能永远不再现的名画还有很多,小艺君还是希望能有更多的艺术臻品重新现世。

(图片来源于艺术商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