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明上河图》:一画千载 两世繁华

凤凰艺术

投资收藏 >玉器

每天一堂珠宝课 2019-07-23 11:21

原标题:这款玉器是中国玉雕的巅峰,乾隆下令禁做!只因一个女人?

2004年在香港苏富比拍卖会上,一件清乾隆年间的痕都斯坦御题诗白玉洗,成交价达到了924.64万元,是痕都斯坦玉器目前在中国拍卖市场中最贵的一件。

更难得的是,这惊艳世人的玉器,在百年之后重现,依旧光彩夺目。

这件玉器,通体由白玉制成,质地透明,莹润光亮。

器型呈贝壳形,器壁凹凸,器底浮雕一朵盛开的栀子花,内浅刻乾隆御题诗“西昆玉”。

没想到一向以农家乐为审美的他,竟然藏过这样小清新的玉器?

△乾隆的17种釉彩浮夸大瓶

虽然白玉洗确实是乾隆私藏,但是之所以不符合他一贯的审美,是因为一个女人......

她就是香妃,原型和卓氏。《延禧攻略》里的顺嫔,《如懿传》里的容妃,也都是她。

和卓氏是维吾尔族人,少数民族的特点,让她长的和后宫女子都不太一样。具体长什么样?

光绪十八年萧雄写的《西疆杂述诗》有描述:体有香气,性真笃,因恋母,归没于家。

在《还珠格格》里,香妃的体香是能招蜂引蝶的,真实情况没有这么夸张,不过也把乾隆迷的七荤八素。

还有一种说法是,香妃没有体香,只是长的秀色可餐,好像散发阵阵花香的花儿一样。

不管乾隆是体香爱好者,还是颜值控,他对这位异族女子,一度爱的死去活来。

她刚入宫时,就被他封为和贵人,连同她的献礼痕都斯坦玉器,也奉为国宝。

痕都斯坦原来是清代对北印度的称谓,可能是乾隆的方向感不好,以为中亚和北印度在一个地方,因此他把爱妃的礼玉,也叫做痕都斯坦玉器(其实就是回教玉器或伊斯兰玉器)。

爱屋及乌是人之常情,不过咱们的乾隆是真的很爱这样一个充满异域风情的舶来品,曾多次作诗赞誉。

在他一生多达800多首的咏玉诗中,有关痕都斯坦玉器的就有将近70首,可谓爱到深处高歌一曲,足见情深意切。

什么“薄过刻片楮,轻喻举毛鸿”啦,又所谓:“玉既莹净,器薄如纸,良彩巧琢,非中土玉工所能仿佛也。”

他的大臣纪晓岚看皇帝这么爱外国货,也捧着痕都斯坦玉器,在《阅微草堂笔记》写到:“今琢玉之巧,以痕都斯坦为第一。”大清第一才子都说第一的玉,谁还敢质疑呢?

爱玉如痴的乾隆,甚至都忘了他的爱妃们了,一有空就观赏把玩这种玉器,甚至在内务府设立了专门仿制痕都斯坦玉器的作坊。

中国山寨风搞不好就是从这个时候开始流行的呢!

皇家的匠人们先吸取外国痕都斯坦玉器的造型别致、花纹流畅、胎体透薄等优点,再结合中国工艺的传统方法,最终创造出带有西番风格的国产货。

想要区分清代痕都斯坦玉器是进口的,还是国产的也不难。

外国的玉材多为南疆的和阗玉、叶尔羌角闪石玉,一器一色,透明晶莹。国内的留玉皮,喜欢杂色玉雕。

这种中西结合的玉器,也直接影响了后来中国传统玉器的制作风格。

近现代玉器炉瓶大多造型是中式的,而装饰纹样是西式的,都说明了这一点。

“薄”是痕都斯坦玉器最大的特点。

薄到什么程度呢?

有“西昆玉工巧无比,水磨磨玉薄如纸”之说,即将其放在水上能漂动,不会沉入水中,故也被人称为“水上漂”。

这是如何做到呢?痕都斯坦玉器采用水磨技术,通体玲珑薄透,最薄的只有一两毫米,堪称鬼斧神工。

在薄之上,加了浮雕、圆雕、镂空雕等多种工艺组合,使玉器雕琢由内透过器壁能看到外壁上浮雕的各种花纹图案,拿在手上虽轻但巧,有梦幻之感。

即使镶嵌了各种玻璃、宝石、金银或玉片,也不压手。

如此“掏膛”绝技,不具备高超熟练的操作技艺和严格的工艺规程,是不可能成功的。

除了薄,痕都斯坦玉器和一般的玉器不同,它强调实用性。

主要有食器与杂器两大类,食器类有碗、杯、盘、壶等;杂器类有瓶、罐、盒、用具、香炉等。作礼玉、佩玉、摆设的很少。

就算看上去很好用,然而颜值就像香妃一样高。它的形制常以动物和花形构成,还有的则采用不同的兽耳或兽角做造型。

在形制又施以讲究对称布局的“祥花和香草”,光是看着就让人觉得自带一股香气!

而这样一种集万千宠爱于一身的痕都斯坦玉器,却在有一天被乾隆亲手打入了“冷宫”。

原来在香妃死后,乾隆晚期下旨,停止制作它,理由是耗料且使用时易损毁……这理由说的通?

看看皇室平时那些东西:点翠、剔红、花丝镶嵌,哪样不比痕都斯坦玉器费钱费时费工费料?

宝姐倒是觉得乾隆怕不是睹物思人,忧心过重,为了龙体,才将离世的心爱之人所留之物,也随之尘归尘、土归土吧!

在香妃离开的日子里,乾隆受到很大的打击。

他时常会去宝月楼看她的画像,每逢她的生日和伊斯兰教的节日,他都命官员去扫墓祭奠。

就算是八十岁的时候,他依然想着她,多次写怀念她的诗。

比如“淑气渐和凝,高楼拾级登。北杓已东转,西宇向南凭。”

又如“冬冰俯北沼,春阁出南城。宝月昔时记,韶年今日迎。屏文新茀禄,镜影大光明。鳞次居回部,安西系远情。”

乾隆禁了痕都斯坦玉器后,宫里就再也没有新进的宝贝了。

更不幸的是,在新中国成立之前,故宫博物院原藏的痕都斯坦玉器同其它一些古典艺术品被运往台湾,现存于台北故宫博物院。

因此,精美的痕都斯坦玉器在市场上是很难见到的,或许藏家手中有存留,不过等他们舍得拿出来拍卖时才能重见天日。

从拍卖记录看,痕都斯坦玉器的比例在玉器拍卖中的比例不是很大,成交价格从最初不到10万元逐渐走高,已过百万元。如果是皇宫之物,则价格上千万元。

这就是为什么,藏家最爱收藏它了。

玉质细密,质地温润,透光性好,纹饰精美,充满异域风情的都是他们喜欢的。

如果在此基础上,形制特殊,雕琢精良,名家收藏,说明市场涨幅潜力更大,则最受他们欢迎。

只是别买到假货和现代仿古玉了!

乾隆对于痕都斯坦玉器的喜爱与放弃,始于爱情,也终于爱情。现在已甚少见到这样的玉器了,在玉文化的历史长河中,却也曾是绚烂的一笔。

(图片来源于每天一堂珠宝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