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盐

凤凰艺术

艺术家 >艺术家

建筑vs艺术vs音乐 作者:Zuo2019-06-22 08:15

原标题:马格里特:你的邻居,可能是个连环杀手!

1

Not to be Reproduced

比起达利的怪癖 ,马格里特采取了一种完全不同的方法来展现他那逼真的梦境。尽管表面看来,马格里特似乎更保守传统,但他所栖息的世界无疑更加离奇。当你第一眼看去,这是一个日常的、世俗的世界;但是,正是在那些平常的事物之下却潜藏着不平常的邪恶。在马格里特的头脑里,隔壁邻居其实是个连环杀手;蹦蹦跳跳去上学的可爱学生,实际上是个邪恶的少年犯,他们用水银慢慢毒死老师。在这位比利时艺术家眼里,万物都与其表面看起来截然不同。当你屏息凝神,你能从空气中感受到诡异的征兆。他那掩藏在宁静生活背后的充满不祥之感的作品,使得大卫·林奇(著名影片《穆赫兰道》的导演)看起来像个耿直又坦率的 Boy。马格里特是妄想国的王子,是恐怖世界的元老。

2

受威胁的暗杀者

1926 年,在他还处在超现实主义事业早期,他就通过《受威胁的暗杀者》证明了这一点。这是一个令人不安、毛骨悚然的画面,带有瑞典犯罪电影的氛围。马格里特让我们的目光径直穿过一所房子里两间相通的房间,房子尽头一个没有门的阳台使我们能看到远山的顶部。屋子里没什么家具,只有灰色的墙和光秃秃的地板。前景中,两个头戴圆礼貌的男子怀着恶意潜伏在另一间屋子的入口两边,有意不让屋子里的人看见。他们看起来像会计,但当他们手持渔网和短棍准备进行一次攻击的时候,却呈现出暴徒的面容。屋子里是位衣着整洁的年轻人,穿着合体的西服,怡然自得地站在一台留声机前,以欣赏的目光看着他那喇叭一样的扬声器。在他的右边放着一只棕色的手提箱、一顶帽子和一件外套:看起来他正准备离开,轻松愉快。然而,他身后的床上躺着一具年轻女人的全裸尸体,她刚刚被谋杀。血从她的嘴里渗出,她的喉咙已被割开。房间外面,三个发型齐整的男人正从阳台往里看。他们站成一排,只露出头,看起来像被种在了窗台上的花箱里。

3

受威胁的暗杀者(局部)

一幅谜一样的画。有时它显得陈旧,有时又令人感到精神不适。乍看之下,《受威胁的暗杀者》貌似真实,但你看得越仔细,它就越展现出戏剧化的一面:现实之外,或者用法语说,阿波利奈尔所谓的“sur-réalisme”。曾经在广告界里工作的马格里特深谙如何把画面渗入人们思想之中。他明白,最有效的广告海报,其特点在于雄心勃勃的画面加上被广泛接受的假设。在马格里特等艺术家手中,日常的和不可能遇见的事物就成了广告人的工具,被转化成了“魔幻现实主义”的有力隐喻。他告诉我们,生活是种假象,没有什么画面是真实的——包括那位你认为是正常的邻居。

1925 年,马格里特与几位比利时作家、音乐家和艺术家,成立了可以和巴黎超现实主义相媲美的一个正式小组。随后他移居巴黎,并参与了接下来 3 年的超现实主义者的事务。之后,由于厌倦了巴黎癫狂、争论的气氛,1930 年他又回到了布鲁塞尔,在这里度过他安静的余生。因为马格里特离开了世界的艺术中心,他的绘画就没有能得到应有的注意。自第二次世界大战之后,他在欧洲和美国所举行了一些重要的展览会,以 1965 年在纽约现代艺术博物馆举办的回顾展出而达到高潮。他对超现实主义以及幻想历史所做的独特贡献,现在已被人们所认识。

在 1926 年以后,马格里特除了短时期对其他的风格做点客串以外,他那精密、神秘的超现实主义风格极少变化。因为他经常又回到早先的主题上去,所以他那些没标注日期的作品,很难列出一个年表来。

4

看报纸的男人

《看报纸的男人》(1927)是四幅完全一样的画面,画的是一个朴素咖啡馆里的窗户一角。除了只在第一幅里出现了一个男人之外,在其余三幅里,人都不见了。这一切,喜剧感是很强烈的。人们再一次想起1920 年代早期的无声电影,这是暗示影片的四个镜头。背景没有什么实质性的东西,看上去象早期电影一样贫乏。喜剧里的下一幕,大概是连房间本身也要消逝了。马格里特被早期现实主义影片所表现的不真实的东西感染了。孩童时,他喜欢《幽灵》(Fantomas),这是一种低成本的惊险神秘片。以这些为源泉,他在日常的幻想中,提取绘画中本质的东西,对于这一支超现实主义者们,人们称他们为“魔幻现实主义”。1930 年代到 1940 年代,在欧美兴盛的魔幻现实主义,精密而真实地表现了日常的场景,并不带奇怪的或怪物似的歪曲变形。这种魔幻感,是把一些因素或者事件,梦幻似地并置在一起而产生的,一般人们不相信这些东西会凑到一起。马格里特是这一主义的代表人物。

5

不忠实的景物

马格里特的这种“魔幻现实主义”趋势,最有代表性的是这幅《不忠实的景物》,画的是一个蔷薇木制的烟斗,精细得可以当成烟草商的商标了。但下面却写着:“这不是一支烟斗而已”。明显否认我们亲眼所见,破坏了一般人的正常思维。

6

错误的镜子

在《错误的镜子》中,他也将同样的构思具体化了。眼睛在观察大自然的蓝天白云的时候,成为一面错误的镜子,这是艺术家信条的另一种表达方式。错误的镜子介绍的是一种幻想的风景主题,那是一幅画,不是大自然。真实空间与空间的幻觉问题,是一个与绘画本身同样古老的问题,但在这里,他能以非凡的想象力加以处理。

7

欧几里得的漫步处

马格里特喜欢研究有变化的主题,他在一个窗户前面有一个带画的画架,透过这窗户就是一幅风景;在画布的场景,精确地再现了它所复制的片段,带着自然——幻觉——绘画的问题,进如一种第四量度。《欧几里得的漫步处》描写的是一幅城市景色。画中有一条剧烈透视的宽大马路,看上去快变成一个三角形,重复了相邻塔楼的角锥形状。这样,所谓漫步的场所,也就变成了欧几里得式的了。哥特式的塔楼,使人想起马格里特在绘画方面的弗兰德斯式的先行画,凡·艾克和韦顿也通过窗户画过景色。但在这里它是一种幻觉,一种类似的幻觉,画中之画,作为所画图画的一部分,于是,整个画面生动而又充满了灵气。

8

肖像

马格里特探讨过一些吓人的形象,有时达到令人震惊的地步,《肖像》是一幅静物,由简单的一片火腿和酒瓶、玻璃杯、刀、叉等组成,画法极为精确。这些东西所依托的桌子,是一块暗灰色的垂直矩形。在这片火腿的中心,瞪着一只人眼睛。很难解释,为什么他喜欢把东西这样并置到一块,看起来这么吓人。人们会想起,在一部早期的电影里有一个小人,他端着盛有两个鸡蛋的盘子,尖声尖气地喊道:“拿开!它拿眼瞪着我呢!”

9

比利牛斯的城堡

马格里特大部分肖像画完成于 1930 年代的早期,但是,他的变化却是非常机敏的。号角和椅子,像幽灵似的形象,在一幅海景上徘徊。在《火梯》中,火焰在房间里的一堆纸、一把椅子和一只大号上跳跃。另外大块的岩石,可以像鸟儿一样在空中飘荡(《比利牛斯的城堡》,1959);或者在一个房间里,塞满风景或海景。这些作品的幽闭恐怖的效果,在一朵玫瑰或一个苹果这样的画面里,突然增长得十分明显,很像在《艾丽丝漫游奇境》中达到庞大的比例或膨胀到冲破墙壁的吓人程度(《收音室》,1953)。

10

收音室

在这些的作品中,色情的因素依然继续保留,如裸体的局部,并将局部清晰地组合起来,或者像容器一样垛起来(《壮观的妄想》)。

11

壮观的妄想

马格里特喜欢用古典的传统来营造恐怖的东西,不过,他以大卫的《里卡梅尔夫人》为灵感所作的一件作品,却是一幅充满幽默感,而且逗乐的变体画,以雅致的棺木代替了人物。

12

马格里特作品《里卡梅尔夫人》

13

大卫作品《里卡梅尔夫人》

在 1950 年代的某些绘画里,马格里特把所有的部位都固质化了,将人物、室内、风景、物体,统统变成了单一的岩石材质。

14

Les Verres Fums

但是,基本的形式和主题,依旧是日常琐事的幻景,并一直贯彻到 1960 年代。如蓝天笼罩着黑夜的街景;空中飘浮着中午的白云,赛马比赛超过了汽车,并且从房间里经过;或者一位很文雅的女骑师,穿过一个被树木分隔开的森林。

15

The Blank Signature

然而,在马格里特的世界里,总是保留着那么一个谦逊、不肯露面的人,头戴圆顶博士帽,身穿黑色外套,单独待着或者成群相处,如 1953 年的《格尔康达》,有一大群在城市上空降落。

16

格尔康达

(图片来源建筑vs艺术vs音乐及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