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盐

凤凰艺术

生活方式 >时尚

timg

相信这两天大家都被KAWS x UNIQLO事件刷屏了,不少人为了可以从中获得利益,便一大早在门店排队,连店铺的门还没完全开就连滚带爬的冲进去,场面一度失控,更可笑的是,更有人为此大打出手,一群成年人为了几件99的Tee打的不可开交。那么,被疯抢的KAWS到底何方神圣呢?

KAWS本尊

KAWS作为当下最炙手可热的艺术家之一,其作品早已超越传统物质媒介的局限,在与流行文化的交织中,成为艺术家在现代化浪潮之下的审美静观。

艺术家KAWS

KAWS原名Brian Donnelly,1974年出生在美国新泽西州,12岁就已经对涂鸦产生兴趣,进入大学后,其艺术探索逐渐从传统街头涂鸦转向了更多元的领域,将视线投向了大街小巷的广告牌,在街头看到哪一幅广告画好看,就取下来带回工作室进行涂鸦,创作完成后再放回原位,这些融合了商业广告与艺术创想的海报,以一种幽默的方式塑造了KAWS独特的艺术语言,也使他收获了“涂鸦怪盗”的美誉。

KAWS在街头广告牌上的涂鸦

当然,这一创作形式的成功这也得益于纽约这座城市,二战之后,纽约成为世界上最繁华的城市,世界艺术的中心也由欧洲转移到纽约,曲折的管道与布满涂鸦的墙壁是城市的经脉,更是艺术滋生的沃土,对于艺术家而言,童年时代的泽西城就如同一片游乐场。

《Undefeated Billboard》,胶版印刷,48.26×66.04cm,2004年

有了优良的纽约艺术氛围作后援,加之自身鲜明、辨识度极高的设计风格,KAWS的发迹之路自然变得一帆风顺。接着,陆续有一些品牌开始主动与KAWS合作,比如DIESEL GROUP、CALVIN KLEIN、优衣库等,KAWS也因此从一个街头艺术家,变成了受品牌、时尚注目的艺术家,各大街头和时尚品牌都与其保持着稳定和长期的合作,消费者可以通过各种各样的渠道感觉KAWS的创作魅力,同时也触发了KAWS的后续创作风格。

《Companion》《BFF》

2006年,在时尚圈和潮流圈已经积累不少名气的KAWS在东京的南青山开设了自己的品牌Original Fake,可以说是KAWS在踏入潮流界的首个里程碑,也是迄今为止唯一一家KAWS专卖店。2011年,香港艺人陈冠希创办的品牌CLOT与Original Fake联名推出系列服装,使得Original Fake也渐渐引起中国市场和受众的关注。

Original Fake产品

Original Fake品牌始终遵循KAWS的艺术创作风格,与各种热门品牌的合作一波接着一波,迅速把KAWS推上了顶峰。虽然2013年KAWS决定结束Original Fake品牌,但Original Fake的结束不代表KAWS的终结,关闭个人品牌后,KAWS把自己工作的重心完全转向个人艺术创作和艺术展。

BFF Blue Edition

KAWS或许是靠着他前期的涂鸦作品一举成名,创立Original Fake收获一大群潮流圈的粉丝,但是真正把他推上神坛的,绝对是至今仍然活跃的一大堆玩偶。KAWS的巨型玩偶伴随着他每一次展览而出现,仿佛已成为其个人展览中最具“杀伤力”的标志性装置艺术。

在联名中崛起

KAWSBOB 3,布面丙烯,182.88 x 243.84 cm,2007年

KURFS (PAPA),布面丙烯,172.72 x 218.44 cm,2007年

上世纪90年代,KAWS以米老鼠、米其林轮胎、动画片《辛普森一家》等为蓝本,创作了一批经典作品,而这些家喻户晓的明星人物在解构重组之后,无疑成为一个个多重意义交织的聚合物。后来,风靡收藏界的酷似米老鼠、米其林先生的玩具,连同接连不断的商业合作,使KAWS和他的作品一道变成了一个全球文化符号,赢得拥趸无数。

用展览不断扩大影响力

“KAWS:PASSING THROUGH·跨展览”现场,香港海港城,2010年

2010年10月,“KAWS:PASSING THROUGH·跨展览”在香港海港城开幕,这是KAWS在中国地区首次个展,展览分“巨型KAWS公仔户外雕”和“作品展览”两部分,前者包括一个高5米的KAWS招牌卡通人物COMPANION雕塑,设置在海港城海运大厦露天广场;后者包括13幅艺术家真迹画作和过往雕塑作品。

Clean Slate

2014年, KAWS 再次与海港城合作,举行其全新概念个人艺术展览“KAWS: CLEAN SLATE·刷新展”,这次展览展出了其最新创作:一个7米高的全新雕塑作品——“CLEAN SLATE”,是其至今作品中最巨型的雕塑艺术品。

KAWS:始于终点,余德耀美术馆展览现场,2017

2017年3月28日,“KAWS:始于终点"于上海余德耀美术馆正式开幕。本次展览由美国沃斯堡现代美术馆资深策展人Andrea Karnes担纲策展,她取了KAWS于2011年创作的一件架上作品的名字“始于终点"(Where the End Starts)作为本次巡展的总标题。在她看来,这个题目包含了结束和开始的双重含义,KAWS二十年艺术生涯的节点也意味着下一个二十年、或者说KAWS艺术生涯“第二章”的开始。

KAWS 贝浩登(香港)个展展览现场,2018年

2018年3月26日,贝浩登画廊香港空间继东京空间之后同步推出美国艺术家KAWS个展,展出艺术家近年来的全新创作,展品涵盖绘画、雕塑、产品设计等多个门类,呈现了KAWS多元的艺术语言。

《NTY》,布面丙烯,147.3×121.9cm,2017年

《NTY》,布面丙烯,213.4×182.9cm,2018年

KAWS《NTY》,布面丙烯,直径213.4cm,2018年

1.16亿港元 KAWS爆红的“原罪”

2019年4月1日,1974年出生的美国涂鸦艺术家KAWS(原名 Brian Donnelly)创作的《THE KAWS ALBUM》(KAWS专辑)在香港苏富比拍出1.16亿港元,震惊四座。

左:《THE KAWS ALBUM》,右:电影导演Robert Fraser为披头士乐队《派伯中士的寂寞芳心俱乐部乐队》专辑设计的封面,专辑于1967年6月1日发行。

据苏富比描述:《KAWS专辑》构图源自美国卡通片“辛普森一家”的《The Yellow Album》专辑封面,该封面正是披头士的《派伯中士的寂寞芳心俱乐部乐队》专辑封面恶搞版本,《KAWS专辑》是艺术家最具震撼力的画布作品。

4月3日,文章《为何KAWS不是大艺术家?Brian Donnelly画作在苏富比创1480万美元纪录,但艺术价值寥寥》的作者ANNY SHAW称,“我确实喜欢KAWS早期的广告恶搞,他出没在夜晚的纽约街头,撬开巴士候车亭广告箱取走里头的海报,在模特脸上画上卡通、眼睛上打两叉叉,天亮前再把海报放回原位。”

“问题在于,KAWS止步于此。从史努比、米老鼠到芝麻街大胃王一大批卡通创作如出一辙,都在眼睛上画上一对叉。KAWS手办收藏风靡亚洲,但这些并不属于艺术。马歇尔·杜尚、安迪·沃霍尔等那些敢于向精英宣战,挑战中产阶层审美价值观的人可称艺术家,但KAWS不在其列,当我们描述他时,只从‘街头艺术家’中取‘街头’二字。”

是时候重新定义KAWS了。

与众不同的KAWS公仔

KAWS 的公仔形象,通常是脑袋略略朝下,古板的脸上没有笑容,透露出一种浓厚的孤独感。这些公仔形象根据不同的配色、材质、动作,可以表达出截然不同的含义,但总会透露出一种「孤独感」。由于这些作品可以平衡幽默与卡通美学,并且拥有着能被公众普遍理解感受的「孤独感」,这也是其成为流行的原因。

于是乎部分人为了跟风赶潮流,其实他们也不知道什么是KAWS,只是喜欢盲目追追追罢了,而另一大部分人则是为了图个新鲜快消想趁机赚得差价,原价99元的联名款Tee却被闹的满城风雨。这些在网络上流传的优衣库行为大赏,是优衣库提前预热、精心策划的一次营销。然而这些被黄牛转手的 UT 并没有出现天价,平均也就比原价多了几十块钱吧,不知道那些被联名冲昏头的人们会怎么想。

但这也从侧面反映了,KAWS 通过不限量发售作品、玩转流量营销、跨界合作所创造的巨大形象力。曾经一个单纯在街头涂鸦的少年,如今成为最炙手可热的街头艺术家,这一切都不是凭空而来,最后也希望,那些喜爱盲目追追追的跟风者们,与其全员KAWS,不如先找到自己。

其实,潮流只是有钱人的游戏,穷人的眼泪,上帝的偷笑。

(图片来源于网络,凤凰艺术综合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