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明上河图》:一画千载 两世繁华

凤凰艺术

资讯 >评论

新京报 作者:闫晓旭,何安安2019-05-14 11:24

原标题:街头公共艺术亟待正名,如何保护城市“网红墙”?  

漫步在很多城市的街头,人们的目光很容易被一幅幅色彩艳丽、个性张扬的街头壁画所吸引。这些经由艺术家在不同墙体上手绘图画来展现不同文化价值观的艺术墙体也成为了人们口中的“网红墙”。这些街头壁画增添了城市的美感,成为一些城市的个性宣言,也可以帮助人们铭记某些历史事件。

香港热门打卡“网红墙”。

但令人惋惜的是,一些街头壁画的色彩正在渐渐变暗,随着墙体老化而变得斑驳,甚至正在被粉刷掉。人们习惯于在画廊、博物馆欣赏传统艺术,却忽视了对这些室外公共艺术的保护和关注。

新加坡街头壁画艺术。

加利福尼亚州奥运纪念壁画被毁

在美国加州,朱迪·巴卡(Judy Baca)注意到她创作的巨型壁画“Hit the Wall”上被人涂抹了一些标记。这些涂鸦被画在女运动员腿的旁边,好像希望她绊倒在奔跑的途中。今年三月,这位洛杉矶艺术家得知有人在清除这幅壁画,而她作为壁画创作者却毫不知情。

这幅巨型壁画被人添加了一些涂鸦标记。

这幅具有深刻意义的巨型壁画创作于1984年,它位于洛杉矶市中心第四街道出口附近的110高速公路上,它纪念在1984年洛杉矶夏季奥运会上,女性第一次有权利参加奥运会马拉松比赛。这幅壁画是一系列洛杉矶壁画艺术品之一(这些洛杉矶壁画艺术品共同记录了几个具有纪念性意义的奥运场景),其他壁画同样遭到了破坏。显然,这些破坏行为违反了联邦和州法律。像其他艺术家一样,巴卡说她正在考虑对她认为应当对此事负责的机构加利福尼亚州交通部采取法律行动。巴卡认为这幅画会被无声无息地清除完毕,取而代之的可能是一面单调的白墙。

朱迪·巴卡创作于1984年的巨型壁画“Hit the Wall”原貌。

这幅壁画显然已经遭到破坏。整个壁画的下半部分显得“灰败”,这是一个匿名的高速公路壁画清除组织留下的标记。政府部门否认了对这次破坏的责任,但无论谁将对这次的破坏负责,关于洛杉矶壁画的斗争仍在继续。

“这样大小的壁画价值数百万美元”,巴卡的律师说。“加利福尼亚州没有对这幅极具价值的壁画给予足够的尊重,这样的行为应该受到社会舆论的谴责。”但是加利福尼亚州交通部坚持认为自己不是罪魁祸首,并表示愿意与巴卡合作恢复艺术品。

朱迪·巴卡是洛杉矶最受尊敬的艺术家之一,也是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的一名教授。在这幅壁画之中,她使用了传统的墨西哥绘画技术。在她开始制作壁画之前,巴卡会见了许多马拉松选手并观看了多场比赛,最终确定了这幅壁画的原型。加利福尼亚州交通部表示:“我们计划与艺术家和社会及公共艺术资源中心合作,以恢复这部具有历史意义的壁画。”在某些情况下,遭到破坏的艺术品可以在其他地方恢复或重新绘制。破坏一幅壁画可能只需要半个小时,但是画家在绘画或者修复壁画的过程却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Hit the Wall”所用的绘画釉料是经过特殊配制的,配制釉料是一个非常费时费力的过程,整整用了九个月的时间。

朱迪·巴卡为这件作品支付了15,000美元,其中3,000美元是交给了加利福尼亚州交通部。该作品受版权保护,并在当地文化部注册。根据加利福尼亚州法律,公共艺术作品不得肆意损坏、破坏或污损。如果她的壁画要被清除,巴卡应该提前90天收到正式通知。但巴卡和她的工作人员都没有收到任何此类通知。显然,巴卡的壁画被破坏不仅仅是政府缺乏与艺术家之间的积极沟通,也说明人们对公共艺术保护意识的淡漠。

洛杉矶“网红墙”。

越来越多的壁画在德国首都消失

在德国柏林水族馆对面,当游客路过Kurfürsten街和Budapester 街的拐角处,他们可以欣赏到流行艺术先驱爱德华多·保罗齐(Eduardo Paolozzi)罕见的黑白作品,这些作品在世界上“消失”了三十年,直到今年早些时候才重新出现。

Eduardo Paolozzi,苏格兰雕塑家和艺术家,他被广泛认为是流行艺术的先驱之一。

1976年,Eduardo Paolozzi为了纪念自己在柏林生活的这一年,他在一幢建筑物的一侧创作了这幅黑白作品。但是,这幅壁画创作出现没多久,就被前面拔地而起的银行大厦给遮住了。现在,这些银行大厦的办公室正在拆除,人们终于看到了这幅壁画的真面目。但是,在2020年,Eduardo Paolozzi的这幅壁画又要重新被一座地标高楼所遮挡住。

柏林巨型壁画终于重见天日。

开发商很少会考虑一座城市的人文文化,这些现代化的大楼给柏林在“二战”后兴起的壁画艺术带来很大的压力。在柏林的一个广场和动物园地铁站附近,著名的马克思、恩格斯在云中做注视状的政治壁画将会被拆除,因为这里要为上班族和单身贵族建造专门的小型公寓。

柏林的壁画艺术对德国艺术发展的影响是非常深远的。在壁画艺术的鼎盛时期,一幅著名的壁画被创作出来之后,会激发很多艺术家创作出更多新的壁画作品。这也使得壁画艺术成为柏林为全世界艺术家所关注的焦点之一。但这并没有阻止房地产商开发的步伐,一位房地产开发商直接在柏林的著名壁画“世界之树”前面盖起了他的新办公室。这一幅壁画由多名艺术家联合创作,旨在提醒人们注意到全球变暖问题,但是现在它很难被人们看到了。

诺贝特·马丁斯(Norbert Martins)

是一位柏林的历史学家和摄影师,他在过去40年里一直记录着柏林街头艺术的故事。他说:“许多艺术家都意识到他们的壁画作品总是暂时的,他们认为无法采取有效的措施去保护它们。”

柏林街头随处可见的壁画艺术。

自20世纪70年代以来,德国壁画艺术兴起,超过700个壁画艺术作品为柏林这个城市创造出无与伦比的人文艺术价值。但是其中的一些已经在人们不经意之间被破坏掉,或者被高楼遮挡住。很多壁画在这座城市的寿命非常的短,Norbert Martins说:“为后代记录这些艺术作品是我的目标。”

这些街头艺术不仅仅增加了城市的美感,还记录了城市的发展,它们可以被称为是城市发展的“时光机”。这样的艺术不应该被我们所忽视,为这些街头艺术正名才是当务之急。这些公共艺术的“版权问题”与“归属问题”理应得到高度重视,现在芝加哥已经行动起来。

芝加哥市成立了壁画官方保护处,用于收录艺术家的街头绘画作品,市政府希望用这样的举措保护好城市公共艺术。现如今,在芝加哥的艺术家可以填写壁画保护申请表,通过审核的壁画会得到专属的壁画保护账号和徽章,作品将被编入公共资料库。但这只是一个开始。越来越多的艺术家呼吁,保护街头壁画,应该在全世界范围内积极地响应起来。

印度红灯区外,一些艺术家正在创作壁画。

(图片来源于新京报及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