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明上河图》:一画千载 两世繁华

凤凰艺术

资讯 >独家

凤凰艺术 作者:于奇赫2019-04-27 19:29

如果你要去俄罗斯旅游,那么这个国家在你身边人的口中还会变成“俄国”或是“苏联”。不同的名字代表了不同年代的人对于这个国度的诸多想象,也让我们不得不拾起上世纪中俄两国交往的诸多细节。新中国建立之初,中央政府就开始效仿苏联模式,特别是高度集中的斯大林模式;而契斯恰科夫素描教学体系与斯坦尼斯拉夫斯基表演体系,至今还在影响我国的艺术院校的教学模式与课程设计。那么曾经那么注重现实主义的俄罗斯艺术,在当下会以哪些形式继续呈现呢?

null

2019年4月13日,位于莫斯科红场东侧古姆国立百货商店(Государственный Универсальный Магазин)将迎来本年度的当代艺术节——红线俄国当代艺术展(GUM-Red Line)。这个艺术节虽然不能全面地反应俄罗斯当代艺术的面貌,但是从其中入选的艺术家作品,我们还是能够看到一些俄罗斯当代艺术的端倪。这座于1893年由亚历山大三世亲自揭牌的国立百货,被列为世界十大知名百货商店之一。本次展览在樱桃森林公开艺术节(Cherry Orchard Open Art Festival)框架内举行,旨在展示在不同题材、风格的16位当代俄罗斯艺术家的架上绘画、装置、影像、陶艺和综合材料作品。

null

古姆国立百货商店是一座极具欧洲古典风格的玻璃顶三层建筑,在这里举办当代艺术展览也是主办方进行的一次有益的尝试。而本年度红线俄国当代艺术展的主题为“我们是一家人(We Are One Family)”,我们还是似乎能够看到主题背后的现实主义的影子。主办方认为“家庭题材在任何时期都非常重要,因为它几乎囊括了最广泛的内容,可以在世界范围内引起(观者)最大共鸣”。16位艺术家自2015年起就应邀围绕这一主题进行创作,并连续刊载在《BoscoMagazine》的封面上。除了16位艺术家以家庭为主题的委任创作外,此次展览上还能看到这些艺术家的其他时期的作品。此外,艺术节也穿插有面向儿童、青少年和家庭的各类教育活动,以及策展人导览、实践剧院的演出、电影以及互动当代艺术大师班等活动。

null

社会主义所倡导现实主义是20世纪苏联艺术的一种重要风格,它成为一种苏联视觉艺术到电影摄影的宣传工具。弗拉基米尔•杜博萨斯基(Vladimir Dubossarsky)在他的画面中加入了充满陈词滥调的当代图像,但是又巧妙地融入了现实主义的准则。受到后现代主义话语影响的艺术家为我们设想出了一个完美的家庭:他们在一起平静、快乐、放松,做任何他们喜欢做的事。但是事实是否如此?感情是否真实是由他们来决定的?杜博萨斯基没有给出他的答案,但是在孩子们的游戏中是没有怀疑的余地的。

null

在被问及在国际艺术的大背景下如何描述俄罗斯当代艺术时,弗拉基米尔•杜博萨斯基回答道:“这些都是令人难过的问题,我不会告诉你任何新的东西。由于客观原因,俄罗斯的艺术仍然处于边缘,但它在体制上发生了很多变化:现在莫斯科有很多双年展和艺术空间,在过去的5-6年里有一些大学开设了当代艺术硕士课程。但是这一切都怎么样了呢?这些毕业生到哪里去找出路?俄罗斯艺术具有巨大的潜力,但俄罗斯当代艺术却存在于非自由区。艺术家不仅依赖于权威,还受到自身心理的影响;而后者更危险,因为它与他们的思想有关。例如艺术家Basquiat在28岁时去世。否则,他还会带着一个毒气罐跑步,如果不是因为沃霍尔或他周围的人,他最终会一无所有。社会已经准备好接受他,欣赏他,因为美国文化对一切新事物都是开放的。对他们来说不同是好事,而对我们来说恰恰相反——我们把不同视为坏事。”

null

AES+F成立于1987年,是当下较为活跃的俄罗斯艺术小组。组合名字中的“AES”分别是概念建筑师塔绨安娜·雅拉玛索娃(Tatiana Arzamasova)、列夫·埃夫左维奇(Lev Evzovich),与图形艺术家叶夫根尼·斯夫亚斯基(Evgeny Svyatsky)。1995年时尚摄影师弗拉基米尔·佛里德科斯(Vladimir Fridkes)加入到小组中,成为了AES+F中的“F”。

null

展览中展出的影像作品《INVERSO MUNDUS》,为观众呈现了一个颠倒的世界:帅哥清洁工向城市里注入垃圾、一头猪成为“屠夫”在屠宰人类、一个孩子惩罚他的老师、一名男子扛着一头驴、女人在折磨笼子里的男人、一个衣衫褴褛的乞丐施舍给富人钱、天空中飞翔着各种奇怪的生物……AES+F从16世纪版画的版画中汲取形式感,利用电脑后期合成了一个权力颠倒的现代“中世纪”。视频播放得非常缓慢。这让所有的暴力和折磨变得平静、优雅:人在幻想世界中变成了非人类。《INVERSO MUNDUS》中的“INVERSO”既是意大利语的“颠倒,对立”,也是古意大利语的“诗歌”,而“MUNDUS”则是拉丁文的“世界”。这种名命名的方式暗示着对现实的重新诠释,而新的媒介技术制造出的宏大视觉叙事感也对当代文化的价值冲突做出了一定的探索。

null

在三楼的古姆红线画廊中还展出了一件AES+F制作名为《地中海7号(Mare Mediterraneu#7)》的陶瓷雕塑。地中海是文明的储藏库——她像心脏输送血液一样把人们、文化和宗教从一个海岸泵到另一个海岸。腓尼基人和迦太基人向北流动、罗马人和十字军向南流动、热那亚人向东流动、拜占庭人向西流动、伊斯兰哈里发向东、向西、向北、向南流动……西西里岛就在正中间,所有文明的浪潮都曾拍打过她的海岸。这种情况至今仍在发生。而当下地中海再次成为意识形态矛盾的中心:争迫使难民和移民为了自救漂洋过海来到欧洲,他们的选择已经导致了政治上和意识形态上的对抗、公众舆论的两极分化以及仇外心理和种族暴力的上升。瓷器一直是中产阶级舒适的象征,而最近的移民浪潮使欧洲面临一个进退两难的境地:是否接受难民?允许他们在欧洲享受公共基础设施与社会资源?或者以一种不人道的行为拒绝他们?AES+F以此为主题制作的瓷人可以被认为是这一悖论的极端表现。

null

1961年出生于乌克兰的奥雷格·库里克(Oleg Kulik),为此次展览带来的是两件装置艺术作品;而在此之前,他一直以他的行为艺术闻名于世且备受争议。他最著名的表演是扮演一只狗的角色,经常把自己拴在物体或者其他人身上。《我咬美国,美国咬我(I Bite America and America Bites Me)》是库里克1997在美国纽约进行的一次行为,他将自己拴在狗屋里并扮演成一只狗,观众需要穿安全服才能进入展览的狗屋中。库里克选择了狗的视角和行为进入人类社会,避免了人与人之间的交流与人类社会的规则。他认为人类社会中被过度界定后的文化、语言之间已经形成了无数层隔膜,所以他将行为简单化到动物最本能原始的感情去感受社会。所以库里克希望通过暴力的、不可预测的身体动作而不是口头命令来沟通,达到“一种从人类视野中消失的意识”。作为一名煽动者,这位艺术家的意图是将他认为已经占领俄罗斯社会的激进宗教和社会保守主义公之于众。

null

库里克展览中的装置《家庭结构(Family Structure)》,意在表现一种被囚禁在铁栏里的身体状态。在他看来,家庭是一个多变、不断增长的群体。这个仍在形成的家族结构仍然是世界的中心,其结构只给我们提供了两种方式:向下或向上。库里克的装置将古希腊艺术的古老传统与建构主义思想联系起来,一个男性的形象让我们想起传统与创新、肉欲与建构主义的持续互动。库里克称“我感兴趣的是这个怪异的小形象——一个似乎来自另一个世界的存在,与这个巨大的结构之间所产生的关联。这座塔不是一个平台,而是建立了空间和无限的一个参数。在这里身体迷失了,并试图找到一条出路。”

null

列维科娃(Bella Levikova)1939出生于莫斯科艺术世家,但她对苏联现实主义艺术比较反感。某日,列维科娃突然觉得自己似乎被使用画笔和颜料创作的狂热所击中,油画和研究创作的本质成为她生活中不可缺少的部分。她结束了“受惯性驱使继续生活”,成为“焕然一新”的个体。1974年列维科娃在莫斯科艺术空间Vladey参加了一次非官方艺术的展览。非官方艺术(non-official art)是对上世纪50-70年代俄罗斯部分艺术家群体的称呼。这个称呼是与斯大林领导下苏联“社会主义现实主义”官方艺术相对立,受到了苏联概念主义文学的影响。因为受到政府的打压所以这群艺术家只能选择在公寓中举办展览。因此也被称为“公寓艺术”。

null

到了80年代戈尔巴乔夫上台,他的一系列改革尤其是宣传方面,让政治环境一下子宽松起来。这时候苏联政府迫切地想要向西方开放并展示俄罗斯文化,所以在1988苏富比在莫斯科组织了该国第一场俄国当代艺术国际拍卖会,列维科娃的作品就在其中。

null

null

在列维科娃看来,从事当代艺术创作是世界上最严肃的工作。此次她展出的系列布面丙烯作品《量子通信》,从一个整体的视觉上帮助我们从不同的角度看世界。在这个系列中,列维科娃认为量子与我们内在自我的相互作用。她说:“今天,我们发现了与现实的一种非常微妙的联系:充满活力的量子世界揭示了它与人类内在世界在各个层面的相互交流中隐藏的真相,包括情感、精神和精神层面。量子是1925年发现的最小的活粒子。在那之前,我们是通过牛顿定律来认识世界的;而在1925年后量子力学形成了,我们对世界的整个概念发生了变化。科学家们通过监测粒子发现了所有这些奇迹,量子世界充满精神,而量子意识使我们能够理解非现实的艺术”。她接着说道“人们通常靠惯性生活,但是一个人必须转变自己以适应今天的现实。在量子的世界中,通常的思维过程完全停止了,直觉出现在最前面。”一个人必须考虑自己的内在矛盾。列维科娃希望人类能够从世界中分离出来,思考一会儿自己的情感世界:“一个人必须获得完整的觉知才能了解这个新时代,很少有人能与时代共存……我们正从绘画走向意义。绘画是我们的一部分,是情感的一部分。”

null

1966年出生的佩普佩尔什捷伊恩曾就读于布拉格美术学院,是“医学解释学派检查”艺术团体的发起人之一、迷幻现实主义的创始人、艺术家、艺术理论家、作家。他与阿努夫里耶夫共同创作的《来自神话的中性爱情》小说被曾获“2006年国家畅销书”俄罗斯文学奖提名。但是在苏联,艺术家们要么是作家,要么是画家,身兼两职的身份是不被认可的。2014年,佩普佩尔什捷伊恩以《神圣的政治》项目获得康定斯基大奖,康定斯基奖在世界艺术领域内很有权威性。2009年,其艺术作品《对未来的胜利》在第53届威尼斯双年展的俄罗斯馆中展示。

null

1915年卡济米尔·谢韦里诺维奇·马列维奇发表了一本宣言式小册子《从立体主义和未来主义到至上主义》。在这本书中,马列维奇强调至上主义是艺术中的绝对最高真理,它将取代此前一切曾经存在过的流派。人类社会可以以至上主义的原则进行组织和构建,进入新的历史发展阶段。佩普佩尔什捷伊恩直接将马列维奇的几何形与家庭拼接在一起,可以说是在二维空间实现了马列维奇的愿望。

null

1994年出生的皮奥尼克尔是本次展览中最为年轻的艺术家,毕业于莫斯科国立国际关系学院国际新闻系。她自17岁开始参加画展,2013年以来,她的艺术作品在Vladey现代艺术拍卖行参加定期拍卖。在当代艺术拍卖会还不成熟的俄罗斯,年轻的皮奥尼克尔的作品能够进行拍卖交易是一件了不起的事情。俄罗斯的美术馆体系近两年仍在建设中,国家财政对于艺术的支持也很少,所以对于像皮奥尼克尔这样的艺术家来说,GUM所举办的展览在一定程度上确实推动了人们对于俄罗斯当代艺术的认识。

null

null

袁俊华将俄罗斯绘画艺术对中国的传入与影响划分为四个历史节点:一是1727年《恰可图条约》之后俄罗斯传教士团随行画家来华,开始有了俄国画家在华绘画活动的历史记载;二是1918年苏联十月革命后流亡中国的俄侨画家在哈尔滨等地进行写生创作与开办艺术学校等;三是20世纪50年代全盘苏化的文化输入,绘画上以契斯恰科夫素描教学体系的引进和马克西莫夫来华开办油画训练班为标志;四是20世纪80年代中国的改革开放与苏联解体,艺术观念趋于多元并对单一的苏化美术教育体系进行反思,俄罗斯绘画艺术在中国的影响力开始消退。但是提到俄罗斯艺术,我们脑海里还会涌现列宾、苏里柯夫、尼古拉·费欣、康定斯基和马列维奇这样的名字。苏联解体之后艺术也解体了吗?我们对于俄罗斯当代艺术发展知之甚少。而在2015年上海当代艺术博物馆举办的“伊利亚和艾米莉亚•卡巴科夫:理想之城”,才将俄罗斯重要的当代艺术系统地介绍到国内来。

null

艺术对于俄罗斯而言意味着什么?美国评论家曾指出上世纪90 年代后期,苏联政府认为艺术是“作为可以出口交换货物的商品”,与伏特加、鱼子酱并列出现在出口单上。而经历过2000年的繁荣之后,俄罗斯艺术家在国际艺术展会上亮相的频率也并不高。但是艺术在俄罗斯不仅是商品,它还曾扮演过革命的号角。马列维奇用一系列棱角分明的几何形来对抗沙皇在俄国制定的统治秩序,之后黑色的正方形开启了一个新的、革命的社会主义时代。不知道贯串古姆国立百货商店的这条红线,会引领融合了欧亚文化、古典与现代的俄罗斯艺术走向何方。但是古今中外艺术的呈现方式总与它所处的时代有着密切的关联,值得引起我们的思考。

展览信息

红线俄国当代艺术展

GUM-Red Line

展览时间:2019年4月13日——2019年5月28日

展览地点:古姆国立百货商店一楼与三楼古姆红线画廊

展览地址:俄罗斯莫斯科红场广场3号

项目总负责人:卡扎科夫(Igor Kazakov)

策展人:费多罗夫斯卡娅(Marina Fedorovskaya)

项目建筑师:利金(Dmitry Likin)与沙皮罗(Oleg Shapiro)

参展艺术家:Vladimir Dubossarsky、Oleg Kulik、AES+F、Andrey Bartenev、Pavel Pepperstein、Georgy Ostretsov、Georgy Totibadze、Konstantin Zvezdochetov、Alexander Vinogradov、Sergey Bratkov Semyon FaibisovichAidan Salakhova、Bella Levikova、Irina Korina、Tanya Pioniker 

关于作者

null

于奇赫,青年艺术评论家。主要从事艺术批评、视觉文化、物质文化与博物馆学的研究,现生活工作于上海、南通。

凤凰艺术 独家报道 撰文/于奇赫 责编/yyc) 

77

版权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凤凰艺术”的所有作品,均为本网合法拥有版权或有权使用的作品,如需获得合作授权,请联系:xiaog@phoenixtv.com.cn。获得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凤凰艺术”。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