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盐

凤凰艺术

投资收藏 >书画

LCA 2019-04-25 15:34

原标题:不认真看画的,都在耍流氓

每一个走马观花的观看彼得·勃鲁盖尔( Bruegel Pieter )油画的人,都是在耍流氓。

他作品中的每一个人、每一只动物或小鬼儿,都不是偶然出现、可有可无的角色,里面的每一个场景也都值得细致观看。

《疯狂的玛格丽特》局部

如同上面的这个“卡通形象”,它并非现代动画片的截图,而是勃鲁盖尔完成于 450 年前的作品《疯狂的玛格丽特》中的局部。而像这样的细小惊喜,他的画中比比皆是。

尼德兰箴言 1559 年 117x163 cm

在一幅名为《世界的愚蠢》的作品中,勃鲁盖尔紧扣主题,用了 100 多个谚语来讽刺人类愚昧,后来,大家一致觉得他说的对,这幅画的标题就变成了《尼德兰箴言》。

我挑出 4 个有代表性的箴言图景,放大后是这样的:

用头和刀挑战墙壁——试图做不可能完成的事

在一个洞里大便——串通一气的小人

向魔鬼忏悔——向敌人透漏秘密

两狗一骨,必有一争——为蝇头小利抢夺不休

勃鲁盖尔像是一位经验十足的导演,对画面有着令人惊叹的组织和控制能力。

这种能力,同样体现在《孩子们的游戏》里——他将 16 世纪的 80 多种游戏安排在了同一画面中,密密麻麻的熊孩子们各有所好,完全停不下来。

孩子们的游戏 1560 年 118x161 cm

将这幅画放大后,我惊奇的发现,几个世纪前的许多儿童娱乐项目,竟被玩到了现在。所以,以后再也不要问不同年龄或地域的朋友是否玩过滚铁环、打陀螺、跳马、抬轿子...了,勃鲁盖尔都玩过,更何况你那不出百年代际差的朋友。

跳马三连

滚铁环

打陀螺(远处有亮点)

吹气球

世上本没有路,走的人多了,便把草坪踩坏了...便成了路。

勃鲁盖尔出生在安特卫普,逝世于布鲁塞尔,它们今天都属于比利时,但在 500 年前,这里统称尼德兰,此地区还包括今天的荷兰、卢森堡和法国东北部的一部分。

不过,他的大部分油画作品既不在比利时,也不在荷兰,而是在奥地利的维也纳。17 世纪初,强大的哈布斯堡王朝统治着欧洲大片区域,这个家族的最大特点就是产大佬,比如奥地利皇帝、匈牙利国王、波希米亚国王、西班牙国王、葡萄牙国王、墨西哥皇帝、意大利若干公国的公爵...都曾是哈家的人。

当时的奥地利统治者鲁道夫二世为向其他皇族亲戚炫耀自己的品味,搜罗了多幅勃鲁盖尔作品。现在看来,若不是鲁道夫同学掩盖不住的炫富心态,刚结束的最大规模勃鲁盖尔回顾展,也许就不会出现在维也纳了。

死亡的胜利 1562 年 117x162 cm

看完前面两幅画,如果你认为勃鲁盖尔的才华仅限于对热闹场景的罗列,那就错了。

与拉斐尔、米开朗基罗等人作品中的理想美相比,勃鲁盖尔的最大价值在于对现实生活不避丑陋的直视,他称得上文艺复兴时期最为彻底的人文主义者之一。

勃鲁盖尔生活的 16 世纪,宗教改革运动横扫欧洲,尼德兰地区的天主教疯狂镇压异教徒,西班牙占领这里后更是进行了残酷的殖民统治。

能力越大,责任越...大不大得分人。当然,勃鲁盖尔有担起责任的自觉,他没有美化这些可怕的场景,没有用宗教故事神化那些屠杀,更没有回避正在发生的巨大冲突,而是将这一切装进自己的作品进行了最直接的讽刺。也正是勃鲁盖尔现实主义的“责任心”,使后来的意大利卡拉瓦乔画派,荷兰的哈尔斯、伦勃朗,及 19 世纪的现实主义美术都受到了他的影响。

在此类题材作品中,他最为人熟知的便是《死亡的胜利》,我同样进行了放大:

国王已死——没有法度的国家

众人被赶进巨大的捕鼠器中——对异教徒及无辜人民的迫害

远处的西班牙骷髅士兵正在行刑

勃鲁盖尔所处的时代异常宏大,但他的一生平淡无奇——

26 岁,他成为画师,以版画创作为主,多数作品在朋友画店销售;

38 岁,他与老师的女儿结婚,油画作品开始增多;

几年后,两个儿子相继出生,一位叫扬·勃鲁盖尔,另一位与父亲重名,为了区分彼此,人们习惯称呼父亲为老勃鲁盖尔,儿子为小勃鲁盖尔。

但不幸的是,老勃鲁盖尔在 44 岁那年便走完了短暂的人生旅程。

去年,在清华大学艺术博物馆的展览中有几幅勃鲁盖尔家族作品展出,两个有意思的发现与大家分享:

雪中狩猎 老勃鲁盖尔 1567 年 117x162 cm

雪中狩猎 小勃鲁盖尔 1567 年 25.5x32.5 cm

一是,小勃鲁盖尔对父亲作品的再现(上面两幅画)。第二幅《雪中狩猎》是小勃鲁盖尔作品,与父亲笔下的雪景相比,这幅画的尺寸小很多,显得很精致,色调更具冲突感,但父亲的作品更显沉静。

第二个发现更有意思——老勃鲁盖尔画过多幅《农民的婚礼》(下三图),每次都有细微调整,但最重要的变化就是左侧站立红衣男子生殖器的变化。

农民的婚礼 1567 年 124x164 cm

农民的婚礼

农民的婚礼(实拍,图片不完整,见谅)

在那个年代,作为老同志的天主教实在看不惯年纪轻轻的新教,单在“禁欲”方面,两教的教义就已南辕北辙:天主教认为所有的性意念和性行为都是不道德,乃至邪恶的,它规定神职人员必须全心全意服务上帝,所以,神父除特殊情况以外,一般只有独身男性才能担当,主教以上则规定必须独身;新教则不同,它废除禁止神职人员婚娶的规定,取消隐修制,不培训修道士,强调宗教要为社会服务。

当时的尼德兰地区以新教为主,面对天主教的迫害,老勃鲁盖尔便在画中画了生殖器勃起的男子,以讽刺天主教。不得不说,老勃鲁盖尔同学,很是机智...

疯狂的玛格丽特 1563 年 117.4×162 cm

老勃鲁盖尔共留下了 50 多幅油画作品,大多完成于他生命的最后 6 年。

那些作品中细微的情节安排和文学寓意,都源自他对世界的深刻观察。他借对事物细节的忠实描绘与怪诞幻想的“唐突”对比,于画中创作出了人世的缩影。

以下是几组其他题材的作品,慢慢欣赏:

巴别塔 1563 年 114x115 cm

巴别塔 1563 年 60x75.4 cm

雪中猎人 1565 年 117x162 cm

伯利恒的户口调查 1566 年 116×164.5

伯利恒的婴儿虐杀 1567 年 115×164 c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