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明上河图》:一画千载 两世繁华

凤凰艺术

资讯 >资讯

2019年是达·芬奇逝世500周年。届时,比尔·盖茨珍藏的达·芬奇手稿将于大英图书馆首次亮相。

据悉,这本手稿是他在1994年以3000多万美元买下的,此前几个世纪以来它一直归某个英国贵族家庭所有。此次出借意味着,这本莱斯特手稿可以和另外两本英国珍藏的达·芬奇手稿一起首次亮相。图书馆负责人罗利·基廷(Roly Keating)称,这将是“达·芬奇三大著名手稿的一次非凡齐聚”。

Vinci_-_Hammer_2A

该手稿将于2019夏季展出,主要呈现达·芬奇是如何探索运动是万物中心的,这也是2019年全世界纪念达·芬奇逝世500周年的活动之一。

大英图书馆将重点展出微软创始人比尔·盖茨藏有的莱斯特手稿(Codex Leicester)、维多利亚和阿尔伯特博物馆(V&A)藏有的福斯特手稿(Codex Forster)以及大英图书馆藏有的阿伦德尔手稿(Codex Arundel)。所有这些都采用镜像书写法,映射出他当时拥有多么超前的思想。

莱斯特手稿最早是在1719年,托马斯·柯克,即后来的莱斯特伯爵在巡游欧洲大陆时买下的,后来一直由莱斯特家族世代相传,存留在英国。1980年,美国石油大亨阿曼德·汉默买下了它,后来则归比尔·盖茨所有。

该手稿大约三分之一的内容都是与水有关的文字和图画,里面写满了达·芬奇对不同形状物体扔进水里的推断和猜测。

o-LEONARDO-DA-VINCI-CODEX-facebook

手稿中还讨论了潜艇战,描述了如何延长人在水下停留的时间以及可能的军事用途。

阿伦德尔手稿是世界第二大达·芬奇著作集,其中的内容包罗万象,涉及力学、鸟类飞行、水下呼吸器械的绘图、谜语、预言和笔记等各个方面。

展览的首席策展人安德烈·克拉克(Andrea Clarke)说,这些手稿显示出达·芬奇是多么富有活力的思想家,以及他如何在现象和学科之间建立多种联系。

这是莱斯特手稿被比尔·盖茨买下后在英国的首次亮相。此前,2006年,由于在安保问题上存在分歧,该手稿出借给维多利亚和阿尔伯特博物馆的计划以失败告终。

所谓大英图书馆

说了这么多达·芬奇手稿的事情,想必大家对于展出地——大英图书馆充满好奇,那么接下来就让我们一起去看看这座贯穿百年历史的知识殿堂吧:

这世上如果有天堂,天堂应该是图书馆的模样。”这是博尔赫斯时常被引述的话,不少爱书之人看到汗牛充栋的图书时会不由自主地感慨,但是并非所有图书馆都配得上叫“天堂”。除了其藏书量巨大,书本的质量还应该要配得上放入“天堂”的资格。而大英图书馆对于“天堂”这个称号当之无愧。

1、1.5 亿件馆藏,每天以 400 件的速度增加

大英图书馆的全部馆藏一共有 1.5 亿件,包括在伦敦的本馆和在约克郡的分部在内,其中光是我们拜访的伦敦总部的地下藏书就达 2-2.5 千万册,书架总长 300 英里,而且每年以 10 英里的速度递增。每年在英国和爱尔兰境内出版的所有出版物(只要有 ISBN 和 ISSN 号码),都会收藏一册在这里,包括书、杂志、报纸、学刊等等,因此每个工作日,这里都会增加 400 件左右的新藏品。

2、20 世纪英国最大、最贵的公共建筑

图书馆的前身是 1753 年成立的大英博物馆图书馆,1900 年扩建,1973 年正式从大英博物馆独立出来。原本要紧挨大英博物馆而建,但因所需空间(尤其是地下空间)太大,最终坐落在了圣潘克拉斯(St Pancras)地铁站旁,这是当时伦敦市内唯一足够的空间。因此,大英图书馆也成了整个 20 世纪英国境内建造的最大的公共建筑——也是最昂贵的。

3、每块砖都会“微笑”

建筑师科林·圣约翰·威尔逊(Colin St John Wilson)曾在海军工作,因为他将整座图书馆建造成远洋客轮的样子,至今能够通过建筑的外立面和装饰辨认出船舱、窗户、救生设备等模样,而另一半的设计全部藏在地下,像一座冰山,没有人能见到。所有露在外面的砖块都是手工制作,特别挑选出来,和旁边的古老地铁站(因电影《哈利波特》曾在此取景而闻名)保持一致,并且所有砖面的裂纹都像人的笑脸,因为建筑师要求,所有的砖块都必须“微笑”。

4、英国皇室的藏书阁

一进图书馆的大门就能看到国王乔治三世的藏书阁,简直高耸入云。这是这位热爱文化的“皇帝”的心血,可惜他的儿子不爱读书,更爱 party,于是把父亲的全部藏书都捐给了大英博物馆。而且他捐赠时还有几个苛刻的附加条件,一是所有的藏书必须集中收藏,不能分开,二是藏书必须供研究使用,与此同时,又必须向公众展示(多么自相矛盾的要求啊)。于是现在我们能够通过玻璃外墙看到藏书的样子,但不能入内,就连图书馆的员工也只有少数人才有权限进入——即便我们这次参观有一些特权,也不能轻易进入皇室的领地咯。

5、大多数藏品都是全球限量

大英图书馆藏品的数量已经不需要再多说了,更令人震惊的是它们大多都是原作、手稿和世界上仅存的几份,你在其他地方根本看不到!比如,简·奥斯丁的写作台;夏洛蒂·勃朗特的亲笔信;雪莱的头发;最早的圣经印刷品——古腾堡圣经;来自世界顶级作曲家贝多芬、肖邦、德彪西、莫扎特、亨德尔的乐谱原稿,你可以看到作曲家们修改涂抹的痕迹,也能通过其时笔迹体会到作曲家和它们的作品的性情;我们的专属 VIP 导游汉娜曾经在图书馆前台工作过,她说图书馆内最常被游客问起的藏品远比福尔摩斯、哈利·波特等严肃正经,它是 1215 年用中世纪拉丁文写成的《英国大宪章》首稿,存世的 4 份中有两份存在这里——这是人类历史上第一个规定了皇权不能高于法律的文件。

这些最珍贵的收藏有些就常年陈列在珍宝展厅。这次我们获得特许,在图书馆向公众开放之前的清晨,潜入了这块宝地,拍摄到了其中一部分(其中的精彩部分在我们后续公布的视频中会有独家呈现,完全属于不看就亏大了系列)。而这些都只是这座图书馆的宝藏中的 1.5 亿分之几!而每周一早上,这里会响起火警警报,以防止出现巴西国家博物馆付之一炬那样的惨剧。

6、光读者就能影响整个人类历史

这里也拥有一份几乎影响了整个人类历史的读者名单(也是一个 KOL 界的最强阵容),其中包括但不仅限于:孙中山、卡尔·马克思、奥斯卡·王尔德、甘地、拉迪亚德·吉卜林、乔治·奥威尔、萧伯纳、马克·吐温、列宁、弗吉尼亚·伍尔夫、阿蒂尔·兰波、阿瑟·柯南·道尔……这个名单还会持续下去,因为直到今天,每天等着进入图书馆的勤奋的头脑们都会在门口排起长队,为了抢到自己最喜欢的位置,拿到自己最想看的书。而且他们除了纸笔以外什么都不能带,其他东西必须寄存。图书馆内共有 11 个阅览室,1200 个座位,其中人文学科阅览室最为壮观,因为这一侧的墙壁不能开窗,所以设计了一个复杂的结构来吸引天光,把整个大厅照亮——那种接近天堂的亮度。

凤凰艺术综合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