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明上河图》:一画千载 两世繁华

凤凰艺术

投资收藏 >书画

卢浮宫博物馆 作者:lianxin2019-04-22 11:01

原标题:戏剧场景魔术师:保罗·委罗内塞(Paul Véronèse)

1

Paul Véronèse 1528-1588

注:画家的真名至今依旧是迷,他曾留下Paolo Spezapedra,Paolo di Gabriele,Paolo da Verona 等不同的签名,不变的是名叫保罗。最终根据他的出生地维罗纳,被称为保罗·委罗内塞(维罗纳的保罗)

保罗·委罗内塞作为文艺复兴晚期威尼斯画派的杰出大师之一,作品色彩丰富,人物充满动感,情态各异,细节耐人寻味,且非常善用错视画法(trompe-l'oeil)就像一位魔术师一把扯开帷幕,为观众呈现一出华丽生动的戏剧场景。

2

委罗内塞 1559年绘 «厄玛乌的香客»

290 x 448 厘米 卢浮宫馆藏

Photo (C) RMN-Grand Palais / Gérard Blot

3

4

5

委罗内塞  «厄玛乌的香客» 细节图

Photo (C) RMN-Grand Palais / Gérard Blot

6

委罗内塞 绘 «以斯帖的昏厥»

卢浮宫馆藏

Photo (C) RMN-Grand Palais / Gérard Blot

7

8

9

委罗内塞  «以斯帖的昏厥» 细节图

Photo (C) RMN-Grand Palais / Gérard Blot

与建筑的渊源

委罗内塞的父亲是一位石匠/建筑师,在那个年代建筑设计师与我们今天的截然不同,首先要是一位熟能生巧的石匠,在了解石料处理工艺与技术的基础上添加创造力,才能成为建筑师。

委罗内塞很小便跟随父亲学习,但最终他的天赋与兴趣更多展现在绘画上,于是父亲把他送到叔叔安东尼奥·巴蒂勒(Antonio Badille)的画室当学徒。

但委罗内塞在建筑上的略有所知也为日后他的作品增添了独特的风格,人物所处场景的古典建筑不只是简单的背景,画家往往精心设计布局,对建筑描绘的重视程度丝毫不逊色于人物。

10

保罗·委罗内塞的建筑研究手稿

Photo (C) RMN-Grand Palais (musée du Louvre) / Michel Urtado

生平大事记

1548年(20岁)

离开家乡,并承接了好几个为贵族画壁画装饰别墅的订单,美名在新贵们中口口相传。

1552年  

获得威尼斯圣方济各教堂的订单,名气在教会中渐长,次年又获得圣塞巴斯弟盎教堂的装饰机会。

1553年  

定居威尼斯,获得源源不断的官方订单,成为名副其实的“威尼斯共和国画家”。

1560年 

前往罗马游学,结识了拉斐尔与米开朗基罗等其他大师。

1562年 

开始装饰威尼斯大使的巴巴罗别墅,并着手开始 «迦拿的婚礼»。

1563年

完成 «迦拿的婚礼» 这幅将近10米的旷世巨作。

1573年

受到宗教法院的审理,因为画家喜欢将世俗元素与宗教主题融合,一幅名为 «最后的晚餐» 的作品被教会认为过于轻浮有失庄重,勒令委罗内塞修改。但画家只是修改了标题,改为«在列维家的晚餐» 并沿用至今。

列维是圣经创世纪里的一个人物,但在列维家吃晚餐并不是一个传统的圣经主题,没有任何其他画家描绘过,只是委罗内塞戏谑的“狡辩”,并表示自己是个像诗人与疯子一样自由自在的画家。

1588年(60岁)

因肺炎感染而逝世,安葬于圣塞巴斯弟盎教堂。

旷世巨作

11

委罗内塞 1563年绘 «迦拿的婚礼»

667 x 994 厘米 卢浮宫馆藏

Photo (C) RMN-Grand Palais (musée du Louvre) / Michel Urtado

这幅委罗内塞的杰作 «迦拿的婚礼» (Les Noces de Cana) 作为法国博物馆藏里最大的古典油画,宽6.7米,长9.94米。

迦拿的婚礼是圣经里描述的一场耶稣与门徒在迦拿参加的犹太婚宴,在宴席上耶稣将水变为美酒,展现了神迹的故事。委罗内塞对这个场景的诠释,可谓是“登峰造极”。

画里总共有123位人物,除了主题所规定的宗教人物,画家还将一些自己同时代的朋友肖像穿插其中。每个人物形态各异,充满细节,让人回味无穷。

一张略缩图显然是不够的,让我们通过下面一系列细节图,一起进入委罗内塞所构筑的奇妙世界:

盛宴

12

13

14

15

在这场盛宴中,美酒佳肴与音乐肯定是必不可少的。

据推测这组音乐家群像,就暗藏了委罗内塞、巴萨诺、丁托列托与提香的形象。就连桌子上的曲谱也被画家细致地描绘了,让人惊叹的细节。

宾客

16

17

18

19

既然是耶稣展现神迹的故事,那作为主角,他在哪里呢?

当然是画面正中的位置,自带光环,面容平静不染世俗的男子了,耶稣左侧的便是圣母。宗教人物在这里表现得相当保守,委罗内塞没有过多的发挥空间。

但对于婚宴的其他宾客,画家就是极尽所能地描绘了,对贵客华美的服饰进行细致入微的勾勒,甚至连宾客所穿袜靴的缝线也画了出来。

萌宠

20

21

22

除了人物,委罗内塞还穿插了许多宠物形象,与人类一样它们情态各异,有打滚抓挠的猫咪,抓的正是一个酒壶,可能刚偷喝了酒;有享受酣睡的狗,也有忠心耿耿依旧在坚持守卫主人。

仆役

23

25

26

除了宴会上侍酒的仆人,还出现了黑人与侏儒的仆役,反映了当时的社会风貌。其中侏儒的衣着比起其他仆人来说更华丽,戴着首饰举着一只鹦鹉,很明显他的角色不是苦力,而是作为主人的玩伴、宠臣。

最后一张图片里,有个仆人正在擦楼梯,这种与酒宴没有直接关联,但的确可能存在的细节,画家也已经考虑到了。

围观群众

27

28

29

30

委罗内塞为这出酒席构筑了一个完整而立体的建筑空间,除了直接参与酒席的宾客,这么大的空间,这么热闹的活动,怎么会没有围观群众呢?

没错,画面的左右两侧高处,画家描绘了阳台上一位吃瓜群众与他的狗,以及另一边抛出了玫瑰花的女士,不知道是在赞美这场盛宴还是抛给哪位意中人。

31

展厅照片

Photo (C) RMN-Grand Palais (musée du Louvre) / Gérard Blot

最后让我们通过展厅实景图,再次感受一下作品的尺幅有多大,更多丰富的细节等待每位参观者去发掘自己的惊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