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明上河图》:一画千载 两世繁华

凤凰艺术

生活方式 >设计

艺术商业 作者:凡琳2019-04-11 10:17

原标题:艺术家的花园,比画更美

1

这世上谁人不爱花呢,尤其是艺术家。花园不仅艺术作品中的常见母题,有时甚至就是艺术家一生中最得意的一件作品。今天就跟随小编走进几位艺术家的花园,看看他们如何用花朵装点自己的生活。

迷恋花园的印象派

莫奈曾经说过:“我成为一名画家也许要归功于花朵。”当然,如果没有鼎鼎大名的印象派,艺术家和花园的讨论也不会完整。

19世纪中叶,随着摄影术和科学的发展,直接推动了主张户外写生的印象派的诞生。和欧洲古典艺术注重再现、注重历史的传统相比,印象派的艺术家们倡导走出画室,描绘自然景物,以迅速的手法把握瞬间的印象,使画面呈现出新鲜生动的感觉。

2

奥古斯特·雷诺阿《船上的午宴》,1880-81

3

克劳德·莫奈

《卡米耶·莫奈和孩子在阿让特伊的艺术家花园里》,1875

并且这些印象派画家们将其对油画的审美和对光、色彩的理解转嫁到花园布置和设计中,从而在各自的花园中形成了一种特殊的园林风格。从19世纪末到20世纪早期的印象派、后印象派和前卫艺术家都把园林这一主题作为他们艺术创作的重要内容。

4

5

莫奈花园

这其中,最著名的莫过于莫奈的吉维尼花园。

1883年4月底莫奈乘火车经过巴黎郊外吉维尼小镇的时候,被那里的宁静氛围所深深吸引,于是决定在此定居。

莫奈买下房子后对其进行了大规模改造,因他酷爱花草,于是砍掉了门前的松树,建造了温室,在此养花种草。他还雇佣了几个园丁打理花园,这里的每一幅画面都是为绘画而设计的,从中我们都可以找寻到莫奈绘画的原型。

6

莫奈花园

7

莫奈睡莲系列

1893年他又买下铁路另一侧的一块土地,建成水园。水园的岸边种满了垂柳和竹林,树木参天,曲径通幽。水园中种满了睡莲,它的规划处处流露着日本园林的影子,给人一种参禅入定之感。

8

莫奈花园

9

莫奈睡莲系列

此后,他更是在这里建立了大画室潜心作画。隐居于此的过程中,他的影响力也与日俱增,不仅成为印象派的代表人物,也成为现代绘画的先驱。

在今天,每年超过50万人前往法国的吉维尼,这里不仅是艺术爱好者的朝圣之地,也是植物学爱好者、观光者和迷恋流浪癖者的朝圣之地。

异域的色彩

阳光、仙人掌、鲜花……艺术家弗里达·卡罗的花园恐怕是最有异域风情的一个,即使在她逝世80年后的今天,她的花园依然作为博物馆茂密地盛开着。只需看一眼,就将我们带入到那个神秘而又热情的国度。

10

弗里达·卡罗

1929年,卡罗和她的丈夫里维拉从自己父亲手中继承了 Casa Azul("蓝屋")这所房子的所有权。这对年轻夫妇很快开始了对房子的改造。

11

Casa Azul("蓝屋")旧照

12

弗里达·卡罗在她的花园中

卡罗年轻的时候,这座房子处处都彰显着欧式的风格:建筑细节是新古典主义式的;房子的布局借鉴了西班牙摩尔人的传统;花园里满是修剪整齐的进口植物,譬如如玫瑰和棕榈……

受20世纪20、30年代墨西哥革命的影响,卡罗和里维拉认为应该推翻殖民当局,转而支持墨西哥本土文化。这样的态度也反映在“蓝屋”中,他们剥离了欧洲建筑的装饰,用墨西哥的热带和沙漠品种(包括仙人掌、丝兰和卡纳百合)取代了许多非本土植物。

13

14

Casa Azul("蓝屋")

里维拉还将他不断增加的墨西哥原住民的雕塑收藏品散布在绿林丛中。他们的整个生活都围绕着墨西哥的文化、生物和植物世界。

15

16

Casa Azul("蓝屋")

在弗里达·卡罗短暂的一生留下的大约200幅画作中,有55幅是自画像,描绘对象多是朋友、家人和艺术赞助人,很多画像中还加入了植物和动物。静物画中,她更是刻画了墨西哥丰富多样的水果、鲜花、动物和民间艺术。无论是艺术还是生活,卡罗都向我们展现了浓浓的墨西哥风情。

17

弗里达·卡罗自画像

和卡罗悉心培育自己的居住之地不同,有的艺术家则是因为一次偶然的机会而开始一项伟大的计划。

1923年,法国画家马若雷勒因为心脏病来到摩洛哥疗养,他刚到这个城市的时候,就被这个城市的五颜六色所吸引,之后他便买下了一座别墅,开始建造自己理想中的居所。

马若雷勒用了40年的时间来照料这块土地,他经常从世界各地采购外来植物,从德州的龙舌兰仙人掌到中国的竹子……应有尽有,总计约300种。

18

19

马若雷勒花园

他还用“马若雷勒蓝”绘制了工作室的墙壁,这是他在20世纪30年代注册的颜色,这种色调明显受到摩洛哥瓷砖的启发。走进这座花园,满眼的郁郁葱葱,特色的热带植物竞相斗奇,花卉奇观和珍稀鸟儿随处可赏,让人流连忘返。

20

马若雷勒花园

1962年,马若雷勒因车祸被迫返回巴黎,数月后去世,他的宏伟花园也年久失修。直到1980年, 伊夫·圣罗兰与他的挚爱皮埃尔·伯奇发现了马若雷勒花园,并同时钟情于它,于是共同买下了这座花园,并在这里居住。

在2008年伊夫·圣罗兰过世之后,伊夫·圣罗兰基金会获得了花园的产权,而伊夫·圣罗兰的骨灰则被洒在了这个他钟爱的花园里,并且在花园里立起了纪念柱,让后人有机会可以表达对这位时尚大师的缅怀。

21

22

马若雷勒花园

当花园作为一种观念

不过,对于艺术家索尔·勒维特来说,花园似乎不需要这么“悉心照料”,它也可以是一个发布的指令和观念。甚至直到2012年,艺术家去世后5年,他在费城费尔蒙特公园(Fairmount Park)的花园设计才得以实现。

23

索尔·勒维特 Lines in Four Directions in Flowers

1981年,索尔·勒维特被费尔蒙特公园艺术协会(现在的公共艺术协会)邀请为费尔蒙特公园的一个地点做一个公共艺术。他挑选了一块称为蕾莉纪念馆的矩形土地,并同时提交了图纸和指令。

30年后,它终于得以实施。“花中四个方向的线条”(Lines in Four Directions in Flowers) 这一项目是一个具有着纪念碑式规模的项目,由7000多株植物组成,按战略性配置的行排列。

24

索尔·勒维特 Lines in Four Directions in Flowers 设计图

在艺术最初的想法中,四个象限中的每一个都种植了一系列的多年生植物,它们将以特定的颜色开花,包括白色的桃叶钟形花、黄色的蓍草、红色的红花半边莲和蓝色的俄罗斯鼠尾草。四个方向(垂直、水平、左右对角线)分别由一定高度的常绿树篱围成。

25

26

索尔·勒维特 Lines in Four Directions in Flowers

这一次,勒维特选用土壤中的植物作为创作的媒介,而不是墙上的油漆或铅笔,但花四个方向的线条明显与他标志性的几何线条构成相呼应。

在冬天,成排的植物会保持它们的线性方向,在夏天,花朵会开出不一样的色彩。在实施的过程中,景观建筑和城市设计公司 OLIN 会负责监督设计的解释和执行。和勒维特的大多数作品一样,他提出了设计方案,但把其余的交给了其他人。

27

28

索尔·勒维特于贝浩登上海的个展现场,2019

图片提供:贝浩登

事实上,艺术家的花园也是艺术家创作的重要部分,他们悉心培育着其中的一花一木,一砖一瓦,直到成长为自己心目当中的样子。随着城市化进程的加剧,虽然我们的日常已经离这样的自然景观渐行渐远,但是依然可以从一个个花园中找寻到生活本来应该有的生机与浪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