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盐

凤凰艺术

艺术家 >艺术家

卢浮宫博物馆 2019-04-06 18:21

原标题:永恒的恬静少年:拉斐尔(Raphaël)

1

Raphaël 

(1483-1520)

4月6日,是拉斐尔的生日,也是忌日。去世时年仅37岁的画家一生短暂却辉煌,与达芬奇以及米开朗基罗并称“文艺复兴三杰”。

然而与另外两位艺术家之间激烈的竞争关系不同,拉斐尔更像一位与世无争的恬静少年。

绘画生涯初期

拉斐尔本名Raffaello Sanzio,1483年出生于意大利乌尔比诺 (Urbino) 父亲是乌尔比诺公爵的宫廷画家,拉斐尔在幼年时就表现出对绘画浓厚的兴趣,跟随父亲在画室学习。

8岁的时候丧母,11岁的时候又失去了父亲,成为孤儿的拉斐尔由身为神职学者叔叔抚养。在17岁时进入佩鲁吉诺 (Perugino) 位于佩鲁贾(Perugia)的画室当学徒。

注:佩鲁吉诺这个名字正是来源于其发源地佩鲁贾,画家在获得声誉后,大家便直接使用“那个佩鲁贾人”称呼他,他的个人荣誉与城市挂钩,说起佩鲁贾的画家他便是唯一。

拉斐尔跟随其创作了大量的宗教主题画作,并受其构图简练,人物姿态克制庄重的影响。

2

拉斐尔1501年绘 « 天使 » (祭坛装饰画的部分)

58 x 36 厘米 卢浮宫馆藏

Photo (C) RMN-Grand Palais (musée du Louvre) / Michel Urtado

3

拉斐尔 1503年 绘 « 圣乔治降服恶龙 »

29 x 25 厘米 卢浮宫馆藏

Photo (C) Musée du Louvre, Dist. RMN-Grand Palais

佛罗伦萨时期

1504年,21岁时,拉斐尔离开佩鲁吉诺画室成为一名独立的画师,并前往佛罗伦萨。在这里,他遇到了更多的文艺复兴大师并从他们的杰作中获益匪浅,其中就有当时正在争夺“佛罗伦萨一哥”的达芬奇与米开朗基罗。

4

拉斐尔1504-1507年间绘 « 女子半身素描 »

22 x 16 厘米 卢浮宫馆藏

Photo (C) RMN-Grand Palais (musée du Louvre) / Michel Urtado

没错,我也是达芬奇的小迷弟。

这幅素描不需要过多说明,就能看出来临摹的很可能是达芬奇的作品 « 蒙娜丽莎 » 根据史料,达芬奇很欣赏比他年轻30岁的拉斐尔,曾在画室亲自接待这位对绘画充满热情,性格温和的年轻人。

注:米开朗基罗(哭泣...)与此同时达芬奇与年轻22岁的米开朗基罗却是“绝对的敌人”。

5

拉斐尔 1507-1508年 绘 « 圣母子与婴孩施洗约翰 »

122 x 80 厘米 卢浮宫馆藏

Photo (C) Musée du Louvre, Dist. RMN-Grand Palais

6

7

8

9

拉斐尔所画的圣母像尤为著名,人物姿态端庄优雅,面庞神圣恬静,在秀美的背景衬托下整个画面保持着恰到好处的平衡。

这幅作品所使用的三角形的构图,细腻的肌肤质感,以及整个画面笼罩在诗意的柔雾中,全都体现了达芬奇对拉斐尔的影响。

罗马时期

在佛罗伦萨待了4年后,1508年,拉斐尔便受教皇儒略二世(Jules II)的邀请前往梵蒂冈(罗马)为教廷作画。也正是在这里,拉斐尔遇到了他的挚爱:情人玛格丽塔·露缇(Margherita Luti)一位面包师的女儿。

今天我们对这名神秘女子知之甚少,甚至始终有学者质疑她的真实存在。只知道拉斐尔画作中反复出现一位可识别长相的女子,并且有一幅拉斐尔单独为她所作的半裸肖像存世,命名为福纳里纳(Fornarina)罗马方言里面包师的意思,在这里指来自面包师家庭的女子。

但或许是出生的卑微,也不是流转于众多画家间的缪斯,这名女子没有详细的生平文献记载,她只出现在拉斐尔的画作里,永远停留在恬静少女的形象,神秘如一颗遥远而闪烁的恒星。

10

拉斐尔 1518-1519年 绘 « 与朋友的自画像 »

99 x 83 厘米 卢浮宫馆藏

Photo (C) Musée du Louvre, Dist. RMN-Grand Palais / Gérard Blot

这幅自画像(左后)描绘的是拉斐尔与朋友,打破了一般肖像的陈规,画面轻松自然,仿佛不经意地抓拍两个好朋友日常的一幕。

关于这位朋友的身份有多个假设,至今还没有明确的定论。根据画面右下角人物所执的金属物件,推测很有可能是一位制作武器的匠人。但画中两个人物留着相同的胡子,穿着同样的服饰,男子看似不经意举起的右手指向前方,这些都为这幅画增添了难解的神秘色彩。

1

拉斐尔 1518年 绘 « 圣家庭 »

207 x 140 厘米 卢浮宫馆藏

Photo (C) Musée du Louvre, Dist. RMN-Grand Palais / Martine Beck-Coppola

这幅由教皇订购作为礼物送给当时法国国王弗朗索瓦一世的作品,将国王一家人的形象暗藏在“圣家庭”的主题里,这是当时非常流行的创作方式,将个人形象与神圣性在画作中产生关联,深获艺术资助者的喜爱。

2

拉斐尔 1518年 绘 « 圣米歇尔降服恶魔 »

268 x 160 厘米 卢浮宫馆藏

Photo (C) Musée du Louvre, Dist. RMN-Grand Palais

3

4

同样是天使降妖伏魔的主题,相对上面那幅绘画生涯初期的生涩小作,拉斐尔将自己优秀的绘画技巧与独特的美感在这发挥得淋漓尽致。紧凑的画面让观众凝聚在天使降魔的一瞬,在展现天使力与美的同时,姿态也显得相当高贵而端庄。

美名远扬

虽然潜心绘画,没有游历四方,但拉斐尔的作品与美名通过各种方式,传遍欧洲。除了艺术史学家,美术爱好者的文献记载,在没有摄影技术的年代,更为直接的传播方式便是对他的作品进行“图像复刻”:版画、临摹素描、复刻油画、瓷盘、挂毯等。

5

1683-1689年制 挂毯 « 帕纳塞斯山 »

485 x 778 厘米 卢浮宫馆藏

Photo (C) Musée du Louvre, Dist. RMN-Grand Palais

6

7

8

9

这幅精美的大挂毯,由拉斐尔工作室创作原始画作,再授权给纺织工坊制作挂毯。展现的是在帕纳塞斯山,阿波罗与众缪斯女神们的欢聚的场景。

由于手工挂毯的制作工艺比绘画更为复杂,耗时更久。在拉斐尔去世数年后,部分生前移交的作品才完成。

10

16世纪早期 版画 复刻拉斐尔作品  « 普赛克的故事 »

卢浮宫馆藏

Photo (C) RMN-Grand Palais (musée du Louvre) / Tony Querrec

版画技术的发展,让大师们的作品与美名在同时代就获得广泛的流传。同时这些存世的版画,也为今天的艺术作品鉴定提供了重要的参考史料。

天妒英才

1520年,由疟疾引致的反复高烧,最终夺去了拉斐尔年轻的生命。他在罗马去世,教廷为他举行了隆重的葬礼后,将其灵柩安息于罗马万神殿。

这位杰出的艺术家闭上了他的双眼,永远停留在年轻的模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