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盐

凤凰艺术

资讯 >评论

卜卡洛里 2019-04-03 11:38

原标题:为什么展出作品不多,我们却愿意一次次打卡Prada荣宅? 

荣宅 :位于上海陕西北路上的百年老宅荣宅,是清末民初中国企业家、“面粉大王”荣宗敬先生于1918年购入的家宅,也是上海最为高雅的花园洋房之一。

1918年,清末民初中国企业家“面粉大王”荣宗敬家宅

2004年,荣宅被列入上海市静安区文化遗产

2005年,荣宅荣获“上海市优秀历史建筑”的称号

2017年10月17日,由PRADA参与修缮后面向公众开放

从荣宅第一次对外开放时,Prada2018早春女装大秀在这里谢幕之后,举办了秀服展,而后荣宅开始与不同领域的艺术家合作,成为了一个独特的艺术展览空间。相信很多朋友跟我一样,没有错过这栋历史老宅的每一次艺术呈现。Prada荣宅可以说是小编最喜欢的空间之一,而每一次展览打动我的都不仅仅是艺术家和作品,更是建筑本身与艺术作品之间的对话。

艺术与建筑的对话 

不同于一般的策展,荣宅的展览不完全以艺术家作品为主,它述说的是这座经过重新修缮的百年老宅与不同艺术作品之间的对话方式,两两之间的不同磁场营造了跳出雷同空间的、微妙的故事氛围。

在Prada花了6年时间修缮的荣宅,于2017年对外开放之后,接下来,Prada要解决的问题很明确:如何在一座充满历史感的家宅里营运项目,以及,在全世界的瞩目下如何在中国市场中准确地定位自己。

在一个自身室内装饰具有超强存在的建筑物中举办各种项目,是极具挑战的。建筑本身未有变化,住进来的客人不同了、屋里的光线明暗不同了、灯光的色彩不同了,参观动线不同了...... 每一次展览的情绪都随着环境与作品的关系变化而变化,它们也许亲近,也许疏远,也许暧昧,也许碰撞......

从Prada秀场到第一次艺术展呈现,再到当下正在展出的“What Was I?”。一起来跟着小编看看Prada荣宅和艺术家之间的每一次艺术对话吧!

Prada携手修缮荣宅

2011年,Prada携手修缮专家建筑师Roberto Baciocchi启动对荣宅的修缮。他们在当代修复中引入欧洲匠艺的做法,以恢复宅邸内饰外景的历史原貌,充满着鲜明的欧洲古典主义色彩,同时对宅邸进行必要的结构性加强及功能性革新。

< 客 厅 >

< 会议室 >

< 日光室 >

< 荣宗敬夫人的卧室 >

< 走 廊 >

Prada 2018早春秀场

2017年10月12日

在修复完成以后,第一次面向大众便是Prada 2018早春时装秀,在Prada荣宅宴会大厅举办,上方一整面彩色玻璃天窗由69块玻璃面板构成,融合历史和现代设计元素。以几何玫瑰花结为中心,天窗水晶状的射线向四周发散,构成旭日形纹饰。

走秀结束之后,Prada 2018早春系列秀服也在这座百年老宅中对外开放展示。老宅俨然成为了一个与众不同的快闪店空间,浮华沉淀之中又多了一份时髦。

荣宅 x 罗马1950-1965

ROMA

 2018年3月23日

“罗马1950–1965”艺术展是Prada荣宅面向大众的首展,由Prada基金会筹划、基金会艺术和科学总监Germano Celant构思并策划,旨在探索二战后罗马蓬勃发展的文化和艺术氛围。展览通过当时的文献资料探究意大利首都罗马在意大利文化和电影创作中扮演的重要角色,再现当时的历史和艺术氛围。

这次展览中,为了保护百年老宅的的墙体,Prada将所有的展墙全部变成了禅意和东方的古竹,优雅中透出质朴的古意。老上海曾经的繁华之盛已经变成了宁静之中的浮光掠影……来自意大利的当代抽象艺术在这座百年老宅里,在些许反差里又散发出和谐的美。

荣宅 x 寓言叙事

Storytelling

2018年11月10日

中国画家刘野个展“寓言叙事”(Storytelling),由乌多·蒂特曼(Udo Kittelmann)策展。“寓言叙事”是荣宅经Prada修缮后自2017年10月重新开放后的第二次艺术展,呈现刘野自1992年至今的三十幅精选画作。

刘野的作品展现出隐秘而感性的想象力,这种想象力以东西方文学、艺术史和大众文化为来源,营造自省、纯粹而具有悬浮感的氛围。在他的作品中,标志性的童话风格与幽默感和谐谑色彩并存。

在焕然新生的Prada荣宅,刘野颇具神秘感的作品将获得新的意义,它们将与这座源于二十世纪初、被视为欧洲与中国传统邂逅的历史名邸及其独特氛围开展对话。

配合艺术家的艺术风格,整个空间的光线十分暗,营造出细腻、纯粹的神秘氛围,老宅墙面的颜色与作品的色彩交相呼应,参观者可以在不同展示空间自由观赏,以回味图像、记忆以及由艺术家讲述的全新故事。

荣宅 x 我曾为何物

W h a t W a s I ?

2019年3月23日-6月2日

当下,Prada基金会在荣宅举办了由艺术家Goshka Macuga策划的展览“我曾为何物?”(What Was I?) 。这是一次万花筒之旅,发生在因技术过度发展而导致人类崩溃的“后人类世”时代。

这次意外之旅的主人公是一个由Macuga设计、并由A Lab在日本制作的机器人,2016年曾在Prada基金会米兰展馆的展览中展出。机器人背诵/排练着从众多重要演讲中摘录的独白,声称自己是人类演讲的存储库。

在这个未来风格的场景中,人类视角已经不再重要,机器人成为Prada荣宅的唯一居住者,亦是住宅中的独立存在。“我曾为何物?”这个关键而又戏剧化的问题,来源于玛丽·雪莱(Mary Shelley)1818年所著哥特式小说《弗兰肯斯坦》中科学怪人的独白,作为机器人演讲的结束语,亦呼应了Macuga的霓虹作品和其新展览的主题。

在Macuga虚构的后世界末日的宇宙中,机器人占据了这座历史建筑的房间,展示着他的私人艺术收藏和物品:26件从Prada藏品中精选的艺术作品,包括1958年至1993年间数件意大利艺术杰作,以及Macuga近期的三件“离散模型”系列拼贴作品。

这些作品塑造了一种家庭环境和私密住所,机器人得以在此创造自己未来的“存在”。在荣宅这个看似和未来感毫无关系的老宅里,却建立了一种碰撞的视觉效果。在欧式古典主义的彩色图腾天花板装饰之下,大型的镜面装置反射着复古的家庭空间、简约的画作、未来感的动态机器人,自己来参观的人自己,己身、艺术与环境之间形成反差感。

Prada荣宅就像万花筒一样有着无限的可能性,每一次展览、活动,就像是一次次跨界合作,期待它的下一个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