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盐

凤凰艺术

资讯 >展览

原标题:当代艺术的“乌镇时间”开始了

江南古镇,三月当然是最美好的季节,在油菜花黄、柳丝萌动的时间,当代艺术的“乌镇时间”很自然地开始了。

3月30日下午,历时三个月之久的2019乌镇当代艺术邀请展“时间开始了——2019乌镇当代艺术邀请展”在乌镇北栅丝厂开幕并正式对上外展出。

“艺术的存在,首先是因为人的存在。城市化发展的碾压,让我们的城市和乡村变得更加趋同,但人的个体是不同的,‘一样的古镇,不一样的乌镇’,乌镇再次举办当代艺术展,就是用古老小镇的载体,再次呈现多样艺术形式之美,也为古老的乌镇增添不一样之美。人生中最大的可能,是艺术,让我们以艺术之名,兴乌镇之实。”乌镇当代艺术邀请展展览主席陈向宏说。

据悉,来自全球23个国家和地区的60位(组)艺术家,在乌镇的三大空间呈现一场当代艺术展览。与三年前的第一届当代艺术展相比,本届艺术展展览场地除原有的北栅丝厂和西栅景区外,全新改造的粮仓将首次启用。

展览作品

当代艺术的“乌镇时间”悄然开始了。

一个时间是,在开幕前的两小时时间,观众见证了一辆汽车完整的拆解过程,艺术家与解散的零件并置在一起———这是艺术家、威尼斯双年展金狮奖得主瑞吉娜·侯赛·加林多为本届乌镇当代艺术邀请展开幕特别献上了别具一格的行为艺术作品《世界强国》。

另一个时间则是,在河边的乌镇铺石广场上,座椅镜面的材质犹如水面映照并融合进周遭风景,仿佛在广场中悄然而生的一处水面,当地居与游客坐在座椅上,银光熠熠,如坐于水面,这是日本知名建筑师、普利兹克奖得主妹岛和世的作品《另一水面 》。

不远处的一个青砖地面上,不经意间,地砖缝隙间原来嵌着跟地面灰砖一样大小的室内空间,里面则一个个人形……时间不知是在流逝,抑或有着一种不同的禁锢,王鲁炎的作品是 《开放的禁锢》。

这些都是“时间开始了——2019乌镇当代艺术邀请展”的作品。

行为艺术作品《世界强国》

妹岛和世作品《另一水面》

据悉,“时间开始了——2019乌镇当代艺术邀请展”由文化乌镇股份有限公司主办,陈向宏发起并担任展览主席,冯博一任主策展人,王晓松、刘钢共同策划。

“我是乌镇人,与所有在这个小镇出生成长的乡邻,以及现在生活工作在这块大地上的朋友一样,深爱乌镇的人,也一定爱艺术。人生中最大的可能,是艺术,让我们以艺术之名,兴乌镇之实。”乌镇当代艺术邀请展展览主席陈向宏说。

陈向宏在发言

2019乌镇当代艺术邀请展发布公会现场

据介绍,此次展览共邀请了来自全球23个国家和地区的60位/组艺术家出席,共计90件/组作品参与展出。其中不仅涵盖装置、影像、行为、绘画等较常见的艺术类型,还包括声音、气味、灯光、交互(设计)、网络艺术等仍在探索中的艺术形式。在形态丰富的展出作品中,有35件作品为其在全球范围内的首次展出,其中的30件作品更是为展览主题或针对所在地的人文环境而创作,这些始于乌镇的艺术,所触及的问题将不止于乌镇。

展览作品

在“时间开始了”的大主题之下,分设的单元主题展示出策展人对作品指向、形态及其与空间匹配度等综合条件的精准研判。策展团队有意识地增加了多媒体作品的比重,动态影像装置达到总展品数量的三分之一。

主题展的第一部分“就在此时此地”,强调艺术介入现实的直截了当,虽然展览邀请的艺术家因为背景不同所关注内容和所采取的艺术方式各有不同,但并联在一起将折射出处于前沿的艺术家群体对大时代变革敏锐观察的概貌;第二部分以“震荡的钟摆”为单元主题,所在粮仓原为始建于1960年代的乌镇粮管所,经过空间改造和增建后首度启用。这一单元的艺术家创作多附着于常见之物,艺术家通过对这些材料自身时间线的勾画和表达能力的发觉,呈现出一种超越具体生命时态的对撞;第三部分“非常近,非常远”的作品散落在西栅景区,古典院落、大小剧场、公共空间在游人的穿梭中层叠、交织在一起,这部分作品将艺术的表达曲折地隐藏在可人的面貌之下,感觉亲近,意味悠远。

一些在国际上知名的艺术家如施林奈沙、格雷戈尔·施耐德、妹岛和世等都精心创作了作品,将作品与乌镇人文环境融合的艺术家作品还有杨嘉辉、陈松志、卡特娅·辛克、妹岛和世、苏汇宇、王鲁炎、西塞尔·图拉斯、雅娜·文德伦、伍韶劲、布鲁克·安德鲁等。

展览中的施慧作品

展览作品

在作品《零时间》中,灯光装置却没有灯光,艺术家邀请观众用自己的手机光线来驱动装置,如此一来,观众发出多少光亮,就会收获多少。这样的启动装置诠释了何谓无尽空间和无限路径。《零时间》有大量悬挂的反光管,置于薄烟缭绕的空间之中。摄影机捕捉参观者手机发出的光芒。基于镜头的数据,五声道的声音景观现场由此生成。“我们设计的装置用极少的材料和科技抹去了时间与空间。在设计这件作品时,我们从“归零运动”的动机中得到灵感。该运动在一个充满危机的时代,出于一个明确的理想主义动机而爆发。为回应这个运动,我们在简单的表面中创造尽可能的深度,激活一个过渡中的场景。”艺术家说。

展览作品

挪威艺术家雅娜·文德伦(Jana Winderen)通过特殊的录音设备录下了乌镇河里的很多声音,又用一种高清的方式把鱼的声音、水里微生物的声音等收录,经过电脑编程后,听的感觉像一首交响乐。“鲤鱼是西塞尔·图拉斯(Sissel Tolaas)的作品《跨越乌镇》,收集了约二三十种乌镇各种日常生活中的气味,后在化验室重新合成,又从乌镇选了二三十件老的物件,再把合成的气味附加到物件上。

乌镇水乡

对于作品 《开放的禁锢》,艺术家王鲁炎认为,开放与禁锢总是竭力在对方的空间里拓展自己的领地,这是开放中有禁锢,禁锢中有开放的原因,“乌镇露天电影广场庞大的地面全部是用灰砖砌成的。作品《开放的禁锢》则是许多被禁锢压缩的跟地面灰砖一样大小的室内空间,里面的人则是被影视文化、娱乐、信息以及意识形态凝聚和禁锢的人们。我从露天电影广场的地面取出地砖,然后用我的作品替换进去,每平方米地面都会有一两块地砖被作品替换。这些作品遍布整个露天电影广场,却因为它们隐形于地下而不易被人察觉。只要不附身垂直地观看它们,它们在平视的空间中是不存在的。”

王鲁炎作品

朱利安·奥佩(Julian Opie)的作品《帕德米妮》是双面LED屏连续电脑动画,“我创作是因为我觉得创作本身是必然的令人激动的,而且给了我一个应对和使用我所看到的周围世界的方式。其目的是创作真正好的作品,那种令人激动而赏心悦目的作品,那种鲜活、新颖、和可视性作品。 你可以拼凑材料,收集信息和图像,但要赋予它们生命力则需要实践和毅力,尝试与犯错。我并不是说自己做到了这一点,但这是我的目标。”

朱莉安作品

展览作品与水乡环境

与主题展强调集中性和或绵柔或刚健的力量感相比,青年单元把侧重点放在呈现中国年轻一代艺术家新鲜的创作点位上,通过展出前期遴选出的12位中国大陆青年艺术家的作品来理解他们对当下和未来的态度以及他们在艺术语言上的活跃性和不可定义性。由七位策展人、艺术家组成的国际评奖委员会,将在展览开幕前一日从青年单元的参展艺术家中评选出三个大奖,奖项设置从高到低依次为“2019青年当代艺术乌镇奖”(奖金15万元人民币)、“2019青年当代艺术创作奖”(奖金10万元人民币)、“2019青年当代艺术特别奖”(奖金5万元人民币)。在3月30日的开幕式上,王拓、褚秉超、张如怡从12位年轻艺术家中脱颖而出,分获“2019青年当代艺术乌镇奖”“2019青年当代艺术创作奖”“2019青年当代艺术特别奖”。

乌镇青年当代艺术奖颁将现场

从展览操作到技术层面看,此次展览避免以某一件/组作品的最终形态下定论,更注重艺术家创作线索的完整性、有效性,以及他们的艺术在社会实践中智性转换的能力。策展人通过与艺术家合作,对作品的空间编辑和文献编辑,梳理出艺术家的创作逻辑和框架,将晦涩的当代艺术语言与基本常识结合在一起,使之与建筑、设计、生物、性别、传播、图像学、大数据等专业议题的讨论交叉进行,最终将展览的涵盖度无限延展。据悉,“时间开始了——2019乌镇当代艺术邀请展”将于将展至6月30日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