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盐

凤凰艺术

资讯 >国际

文汇报 作者:谢笑添2019-03-28 10:16

原标题:距开幕不足500天,东京奥运很低调 

近一段时间,在东京台场举行了奥运会开幕倒计时500天小型庆典,2020年夏天,这座曾经的人工岛、如今的“临海副都心”将成为奥林匹克盛会的主舞台。时至今日,东京街头依然难觅奥运气息,只有成田、羽田两大机场内零星张贴的“Tokyo 2020”海报提醒着人们,奥运会将时隔56年后再次来到这座亚洲超级都市。

因初稿设计被否决,2020年东京奥运会主赛场新国立竞技场工期被迫延后。Osports

不过东京奥运会的存在感却悉数体现在一系列场外丑闻之上:先是奥运会徽涉嫌抄袭,后又传出因螺栓短缺导致部分场馆工程延期的消息;就在上周,被卷入申办行贿风波的日本奥委会主席竹田恒和宣布将要辞职……记者此前在日本采访花滑世锦赛时接触了多位日本媒体人士,他们均认为,接踵而来的种种丑闻进一步打击了本国民众对于这场体育盛事本就不高的热情。

奥运会不是东京人的日常

就在这略显压抑的气氛中,东京奥运会的筹备工作仍在默默进行着。较为完善、数量充足的各类比赛训练场馆以及优越的城市基础建设,是东京申办奥运会时的最大优势,也是日本奥组委当初开出超低办赛预算的底气所在。来年奥运会的核心区域位于以东京湾为中心的几个城区,日本人为此区域取了一个很应景的名字——“遗产区”。

在这片区域内,有多处场馆在1964年东京奥运会时就已投入使用,而如今所承办的项目却发生了戏剧性的变化:国立代代木竞技场50余年前举办的是游泳与跳水比赛,这里还举办过多次女排大赛,见证了中国女排登上世界之巅,如今却变身为手球赛场;东京体育馆与新国立竞技场比邻而居,2020年在这片当年的体操馆里将上演乒乓球对决;匿于闹市的北之丸公园环境清雅,坐落于此间的日本武道馆仍将如1964年那样承接柔道赛事,这里同时还将迎来空手道的奥运会处子秀。

经历半个多世纪的风雨洗礼,这些场馆的外观看来略显老旧,尤以日本武道馆为甚。如今,这座在当年奥运会开赛前十余天才匆匆交付使用的场馆内,到处可见斑斑锈迹的铁制扶手,外墙更是刻满岁月痕迹。然而,此前已一再削减开支的日本奥组委显然并没有计划再对这些宝贵遗产进行翻修。在这场世界最顶级综合运动会开幕前的很长一段时间,这些场馆仍将如过去一般维持日常运营:从开设各种运动项目的培训班到举办规模不一的赛事,甚至还包括高等院校的毕业典礼……在场馆周边,几乎找不到任何奥运相关元素,跃入眼帘的是以上各类活动的海报,提醒人们这才是东京人生活的日常。

“遗产区”内唯一有着较大工程需求的,是毗邻日本皇太子居所东宫御所的奥运会主场馆——新国立竞技场,这里将承办开闭幕式、足球决赛以及田径赛事,新体育场从已拆除的国立霞丘陆上竞技场原址拔地而起,而后者正是1964年奥运会的主场馆。从公布重建计划的那一刻起,新国立竞技场就饱受争议。当时盲选中标的是由伊拉克裔英国建筑师扎哈·哈迪德设计的方案,但其造价(2600亿日元)是计划预算的两倍,且充满现代感的外形引发了保守派人士的不满,最终在强烈的抗议声中被首相安倍晋三废除,改而启用本土建筑师隈研吾设计的方案。新计划总算压低了成本,但场馆坐席数从8万缩水到6.8万,设计方案中途变更也令开工日期延至2016年底,工期变得异常紧迫。时至如今,新国立竞技场仍被脚手架层层包围,周边高高竖起的工程隔离墙让路人无法窥其全貌,唯有从墙上张贴的工程告示才能了解到些许有用的信息:如今工程交付日期被延至11月30日,虽然远远早于奥运会开幕,但承办2019年9月橄榄球世界杯部分赛事的原计划已经行不通了,橄榄球世界杯组委会不得不另觅新场地。

085193144017004149152097203190050251049181136035

重要设施出现工程延期

看得出,在缩减开支办赛的潮流下,东京奥组委正努力将每处资源的使用价值最大化。如今正值日本樱花季,作为热门景点的皇居再度迎来潮水般的游客群。而2020年夏天,这片日本皇室家门外的路跑“圣地”周边,将设5000张座椅,成为马拉松与竞走项目的举办地。同在千代田区,以“世界顶级室内音乐厅”为定位的东京国际论坛大楼A厅,将接手一项与其气质全然不同的运动项目——举重。从实际操作的角度而言,这不过是换片舞台的功夫。或许这也是楼内问讯处工作人员至今只知道会有奥运会项目在此举办,却不知将具体坐落于哪间大厅的原因。

在东京周边,将有多座城市协同举办2020年夏奥会部分项目:刚刚见证花样滑冰世锦赛的埼玉超级竞技场将是篮球项目的举办地之一;棒垒球比赛将在横滨球场上演;富士山脚下为汽车迷们津津乐道的富士国际赛车场将承办公路自行车赛事;男女足赛事在东京之外设有五处赛地,最远的在北海道札幌,而这五座球场全部是2002年世界杯场地,且都有日本顶级联赛球队驻守。这些场馆本就设施完备,除部分需临时改建座椅,其余皆可当即使用。

对于日本奥组委而言,目前最棘手的问题依然是包括新国立竞技场、奥运村在内的重要设施的工期一拖再拖,而以台场有明地区为核心的东京湾赛区也出现了较为严重的工程延期。在这里,将有六座场馆由平地而起,其中就包括了备受关注的东京奥林匹克水上中心。按照计划,这座能容纳1.5万人的大型场馆本该于上月交付使用,但时至如今仍杳无音信。

事实上,在东京湾地区本已有一座拥有丰富游泳赛事举办经验的场馆——东京辰巳国际游泳中心,这里距离奥运会新闻中心仅4公里,但这座1993年建成的场馆在设计之初就从未考虑过奥运级别的观众接待需求,3635人的场馆容量远远无法满足游泳、跳水等热门赛事的需求,将相对冷门的奥运水球赛事安排于此倒也恰得其所。新建东京奥林匹克水上中心似乎是必需的选择,但这座重要场馆的建设为何延期,官方没有发布任何消息,即将到来的奥运测试赛有可能受到影响。

不过,在奥运会落幕后,东京政府或将面对更复杂的问题。据此前发布的消息,东京奥林匹克水上中心将在残奥会后拆除大部分坐席,仅保留5000席,如此规模与辰巳国际游泳中心几乎相当,两处功能和定位相似、相距不过四五公里的场馆将如何相处?类似问题可不止一处。毫无疑问,奥运经济将为东京带去众多红利,但当地政府如何处理好后续使用问题,可不是把赛事核心区域取名为“遗产区”就能迎刃而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