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盐

凤凰艺术

资讯 >评论

原标题:在第三届画廊周北京纵论中型画廊的机遇与挑战 

自 3月22日画廊周北京开幕以来,就吸引了来自27家美术馆等非营利机构、海内外画廊以及企业参与其中,共同探讨和推动当代艺术的发展。中型画廊作为涵养艺术资源、发掘业界新秀的中间力量,它们的日子过得怎么样直接关系到整个行业的健康与未来,在VIP论坛上,与会嘉宾就中型画廊的机遇与挑战展开广泛讨论。

第三届画廊周北京在798国际艺术区等多个场地同时启动

3月22日,第三届画廊周北京在798国际艺术区、草场地艺术区、望京花家地以及顺义区天竺镇格拉斯路多个场地同时启动。来自27家美术馆等非营利机构、海内外画廊以及企业收藏在为期一周的时间内共同构筑起北京年度颇为值得关注与勾留的当代艺术展览阵容。本届画廊周将于本月29日闭幕,而公众日正于26日开始。

22日至24日为本届画廊周北京的贵宾预览日。22日上午10点,三个新设立的项目“艺访单元”,“新势力单元”及“公共单元”首先揭幕。其中,“艺访单元”与苏黎世艺术周达成交换合作。两家来自苏黎世的画廊——伊娃‧培森胡柏画廊及Mai 36画廊将分别呈现其代理艺术家莎拉‧休斯(亚特兰大,生于1981年)及米切‧佩瑞兹‧保罗(曼萨尼约,生于1981年)的个展。前者作为美国新生代代表艺术家之一,力图以明快鲜艳的色彩构造出一幅幅“虚拟或心灵的风景”;后者则是一位来自古巴的艺术家,在他近期的绘画《无题》中,灵感有自哈瓦那美术馆中古希腊和罗马时期的艺术品——呈现与表现的却是这些雕塑背面的文章。

莎拉·休斯《可靠的老友》2018 布面油画和丙烯 图片提供:艺术家与伊娃·培森胡柏画廊(苏黎世/纽约)

米切·佩瑞兹·保罗近作

“画廊周”(Gallery Weekend)概念自2005年于柏林发轫,之后渐渐风行于全球多个艺术之都。现在看来,这一概念的提出颇有几分对现而今世人普遍存在的“博览会疲劳症”(fair-tigue)未雨绸缪的意思——不独艺博会,就连商业味道更浓的全球两大钟表与珠宝展会,日内瓦国际高级钟表沙龙(SIHH)与巴塞尔国际钟表珠宝展(Baselworld)都在去年底决定捐弃前嫌,自明年起衔接起开展时间,以留住人心思变的参展商与观众。是以不设置具体的销售指向,更在意展现一种对普通观众而言“道不远人”的姿态,以及方便业界人士聚首坐而论道,这些特点让画廊周在日益严苛的展会经济大环境下,反倒显得轻灵矫健。画廊周北京执行总裁王一妃此次接受媒体访问时就称,“我们为大家在香港巴塞尔艺术展会前提供一种可能性,在全球丰富的选择中把北京作为一站。”

三场VIP论坛串联了三天的贵宾日。论坛均在UCCA尤伦斯当代艺术中心报告厅举办,主题分别为“企业收藏的影响力和重要性”、“中型画廊的机遇和挑战”以及“公共艺术的形式、意义和目的”,其中后两场论坛都为同苏黎世艺术周合作——与画廊周北京时间上无缝衔接香港巴塞尔艺术展类似,苏黎世艺术周同样设置在欧洲巴塞尔艺术展之前。

中型画廊的机遇和挑战 | 画廊周北京2019VIP论坛

苏黎世Kunsthalle美术馆馆长Daniel Baumann

中型画廊作为涵养艺术资源、发掘业界新秀的中间力量,它们的日子过得怎么样直接关系到整个行业的健康与未来。是以这个话题在第二场论坛时被作为论题直接拎了出来:在站台中国当代艺术机构创始人孙宁看来,画廊这个产业本身就很年轻,“基本上1989年以后,2000年初才真正开始形成一定的规模。在中国的画廊基本上都是中小型的画廊,没有所谓大型的画廊,大型的画廊全部来自于西方画廊进入到中国,包括香港地区之后给我们带来的概念。”而说到中型画廊面对的挑战,魔金石空间创始人曲科杰直言最近几年,中国做的展览基本上都是围绕明星艺术家展开,很少花精力去关注中青年艺术家,“这是让中型画廊与艺术家们都感到困惑的事情。”而这一问题的关键无疑是扶植新人背后所冒的风险,孙宁就此指出,“甚至可以说年轻艺术家只有在中小型画廊才有机会。”

袁庆一,《春天来了》,布面油画,1984 泰康收藏

《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苏南新华书店印行,1949年6月 泰康收藏

寰宇同此凉热,似乎谁也无法独善其身。伊娃‧培森胡柏画廊创始人Eva Presenhuber就认为当下艺术界的问题是很明显的, “艺术爱好者的热情开始趋冷,因为如果不花上几百万,甚至上亿的资金,你可能在市场上就溅不起一个水花,不管在多哈,还是在中国的市场当中。这也是一个令人沮丧的现象。”Mai 36 画廊创始人Victor Gisler也认为现而今艺术节和博览会的模式问题重重,“你想要见的人开始讨厌艺术节,讨厌博览会。他们说,‘这个艺术节太糟糕了,我根本不想去。’这并不是我们的初衷,却是要面对的现实。我相信全球各地都有画廊在考虑未来是否应该继续参加博览会。”在他看来左右画廊主决定的一大变量便是能否获得可见性,“我们需要知道的就是如何提高曝光度。”他说。博而励画廊创始人Waling Boers就此肯定了画廊周北京存在的意义,“让许多画廊、媒体、收藏家们互相接触,通过网络的介入使之辐射到更多的领域和人群,这或许会成为传统艺博会的一种替代模式。”

本届画廊周开幕适逢UCCA尤伦斯当代艺术中心在年初完成改造之后。步入报告厅时,人们大多会在一旁的邱志杰全新个展“寰宇全图”前驻足停留,而在靠近报告厅一侧的墙面上,一幅高达10米、宽7.5米的巨幅墙绘水墨壁画《艺术生态地图》则是艺术家专门为改建后的新空间所作,在整整一面墙上勾勒了自1989年以来逐渐萌芽发展的艺术行业生态系统。

作为今年活动的首席赞助商,泰康保险集团主办的“中国风景:2019泰康收藏精品展”是本届画廊周北京上另一大重磅,展览在798艺术园区707街A07号楼内分列三个楼层,对应呈现了三个不同代际的55位艺术家逾70件不同媒介的作品,以及20世纪40年代以来涉及艺术与社会的各类重要文献(展览时间将持续至5月5日)。

刘窗,《比特币挖矿与少数民族田野录音》,三屏录像装置,40’05'',2018 泰康收藏

道格·阿提肯《三个现代人(不要忘记呼吸)》2018年 浇铸磨砂树脂、程控LED灯及组件、电子扬声器及配件

《男孩们,让我们做坏男孩吧 9》1998 瓦楞纸、胶水

与往年一样,多所位于798艺术区及草场地艺术区的画廊参与了本届画廊周北京,展现多面向的创作风格:Tabula Rasa 画廊展出中国首个独立漫画理论研究学者anusman王烁(辽宁,生于1971年)的作品,伴随展览一同面世的还有与香蕉鱼书店合作的独立出版物;拾萬空间呈现孙大量(徐州,生于1971年)近30件以童话故事为灵感的作品,鼓励观者在欣赏作品的同时探索自己的心理世界;刚刚乔迁至798艺术区的星空间则聚焦于纪实摄影家刘香成(香港,生于1951年)的作品展览。

刘香成 展览海报

《日常的尺度1-2455409》,报纸,2014

另据悉,为了进一步提升观众的参观体验,画廊周北京此次还带来了另两个全新的单元:新势力单元、公共单元。新势力单元由著名策展人和艺术评论家鲁明军策展,致力于挖掘并推荐中国新媒体领域的新晋艺术家;公共单元则结合中国特色的在地语境,重新定义公共艺术,为北京城内的多个公共地点注入新的活力和潜能。

《禁止穿越》,2008年,拉姆达打印、铝塑板装裱

黄致阳 《座千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