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盐

凤凰艺术

生活方式 >旅游

不期生活旅行 2019-03-27 15:47

原标题:威尼斯:一个被重塑的城市

在Thomas Mann和Sarah Dunant的笔下的威尼斯美丽动人,而似乎又永远值得批判。批判她的奢靡,肉欲。每到故事终了,总要撕碎她缤纷绚丽的皮肉,来好好鞭笞一番,否则崩溃的将会是自己一样。矛盾,纠结随波远去后,徒留淡淡的忧伤余味。

而今的威尼斯,却被你我纯化,成为那一方寄托之地。

从大陆坐火车上威尼斯岛,仿佛穿越一般。走出火车站,从一个现代工业区跨入人文古都的错愕中交加着惊喜。一水之隔,就是一个教堂,要是放在其他城市,大小也算是个景点了,不少人少不得要掏出手机记录一番。

然而乘上渡轮,慢慢往中心行去,开始初识威尼斯的精美,才领悟到刚才那处,果然是‘新手村级别’的配置,也不怪地图连重点都懒得为它一标了。

接下来要是顺着什么热门指南,直奔高潮的话,威尼斯会倾其所能的告诉你她的精致,奢华。站在圣马可广场中,你一边赞叹“嗯嗯,拿破仑诚不欺我,这还真是欧洲最美的客厅。”

不过若是稍微呆久一些,也许你能发现许多意料之外的事情。

是割裂?还是纯粹的的城市?

才到威尼斯的第二天,一个朋友便言之凿凿地控诉道:“威尼斯真是一个虚假的城市,她死于繁荣的旅游业。”

另一朋友也复议道:“虽然罗马也被大批游客“入侵”,然而世界上没有任何一个城市极端割裂到了如此地步。”

你只能在岛上发现两种人:游客,和为游客服务的人。大部分原住民都搬到了大陆上,甚至很多为游客服务的人也是住在大陆,只在游客需要他们时,热情的扑上岛。

这就像每个城市的CBD,没有了生活的味道。

就算我租住在远离市中心,靠近军械库的一边,仍然不见孩子们结伴踢球的身影,周末露天野餐集会的欢笑和推着买菜车的老妇人。反倒是我极富雅兴的朋友们还相约去公园野餐了一回。

我不甘心的跑到威尼斯最主要的医院探访,发现在国内随便一个18线小城市都能拥挤的医院,在威尼斯居然安静平和,甚至我在那见到的野猫都比人多。

圣乔凡尼保罗医院内的猫咪

黑猫们偏爱室内,而橘猫则一条条的躺在院子里晒太阳。

只有在每天早上9点,城市工人统一,一栋楼一栋楼顺着来收垃圾时,偶尔能从探出脑袋点人中辨别出几个原住民。

就连我的房东都是瑞士人,她在纽约,夏威夷,苏黎世,巴黎都有房产作为投资,分别把这栋房子托管给一个管理员,一边收租一边坐等升值。

资本裹挟了这个小岛,她曾经的人民在金钱的诱惑下,抛弃了她。但这也重塑了她,如今每一个过客,都是她的孩子。一年四季陪伴着她。

如果你就此对她失望,那便是对她价值的误解。在这里,你可以体会到极致的幸福喧闹。

再此之前,同样的感觉我只在纽约晚上的时代广场上体会过。但凡太阳升起,你又会在人群中发现疾行的纽约客,褴褛的流浪者。

是的,有了他们才是正鲜活的城市,然而这又如何。只有夜幕降临,霓虹灯的映照下,你才能看到每个人,激动,欢愉,快乐的面庞。

而在白昼的威尼斯,你能轻易找到这一切。每个人,惊叹,沉醉于她的美,兴奋地呼朋唤友声,也成为这座城市特有的伴奏。

累了,便在路边的餐厅歇一会,点一杯玛格利塔,远眺海对岸圣乔治马焦雷岛,和穿梭的船。

又或是在小巷间的餐厅,点上个特色墨鱼意大利面,看穿梭的贡多拉上游客的笑颜,听船夫不时来上一曲意大利民歌。

其貌不扬的“真·暗黑料理”-墨鱼意面,不过味道真还不错。

朋友安利墨鱼酱回家沾炸鱿鱼,土豆片吃,也是一绝。

想来算是意大利人民的“老干妈酱”了

威尼斯本是一个层次丰富的城市,大到海洋,巨轮,广场,小到房子间的人造河,一米宽的小路。

自古以来,因地理位置优越,成为一个联通东西,包罗万象的枢纽。

而今,游客并不是分裂了这个城市,而是纯化了她。

她没有了柴米油盐,只剩下诗意和美感;这就是就是你心向往之的远方。

是形象的印章?还是文化的布道者?

那这样的威尼斯可以反馈给游客什么呢?如果你是“蜻蜓点水”式游览,那么很不幸。

因为威尼斯能给你的大概就是,人手一枚,“检疫合格”的印章,和猪屁股上的还真没什么两样。凭此章,你能拥有朋友圈签到9连图一组。

足以染红一切的晚霞。可惜并不常见。

大概20年前,我父母第一次来威尼斯时,只停留了一天,这次出发前我问他们还记得什么?答上几个景点名称,特色产品,记得好玩,值得再去,却怎么也回忆不起其他了。

威尼斯的情绪揉碎在每一砖一瓦,一草一木,一饮一啄中,只有耐心丈量时才会被感知。

作为一个久名于世的城市,历史建筑多而精,自不必多说。

威尼斯不限于只是一个古城而已,其中享誉世界的现代主义建筑也坐落于此。

建筑大师斯维勒·费恩为威尼斯设计的北欧馆,通透,静谧,图中圆球装置为馆内临时展品。

得益于其强大的游客号召力,这里的文化活动频繁而且高质量,远不是人们所想耽于享受,浅薄的,充满游客的快餐式城市。

建筑大师詹姆斯·斯特林设计的书店

威尼斯艺术双年展(三大当代艺术展之一),和威尼斯建筑双年展(建筑最高展会),交叉举办,是每年最为盛大的文化活动。

位于绿城花园的加拿大馆

每个国家根据当年的命题,自行创作。同时也欢迎优秀设计公司参加。场地巨大,囊括绿城花园和军械库。

位于军械库的中国馆

2019年,是以“自由空间”为题的建筑双年展。

除了最新的先锋艺术,一些艺术馆也保存着稍早的经典现代主义艺术品。

例如佩吉古根海姆艺术馆,有Jackson Pollock,Alexander Calder和Picasso等大师的作品。让你从意大利文艺复兴的审美疲劳中,暂时解脱。

毕加索的男人肖像,算是馆藏中不起眼的小作

值得一体的是很多品牌的基金会所办的展。这在其他城市并不多。例如,普拉达基金会就值得一探。

在朋友带我去之前,我以为他们想用满目奢侈品亮瞎我的双眼。然而事实出乎预料,基金会似乎刻意回避提到Prada的牌子,同时洗刷他们作为奢侈品在大众眼中“穷得只剩钱”的刻板印象。

我去的时候,正值一个围绕三位哲学家的展,维特根斯坦,海德格尔和狄奥多·阿多诺。

虽然主题深奥,好在策展人表达得当,直观,巧妙。在百度的协助下,我这个哲学门外汉理解率居然超过一些当代艺术展。如此看来,这些基金会的活动质量还是很值得期待的。

若是细品威尼斯,你会发现她如此干净又耐看,越瞧越有味道。

就像神女,没有生活留下的痕迹,每一寸肌肤都白皙细腻;却又感知天地,森罗万象,无所不知。她没有因为游客而死亡,反而因为游客而更加精致,丰富。

你一次看不透她,看不完她,她日新月异,千变万化,迎接下次重回怀抱的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