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盐

凤凰艺术

教育 >机构

原标题:学院基础教学如何遇见未来   

基础教学是高等美术教育中的重要组成部分,基础决定了高度,也决定了方向。3月15日,由广州美术学院主办,广州美术学院绘画艺术学院、广州美术学院绘画艺术基础部和广州美术学院美术馆承办的大型展览“遇见未来——全国高等艺术院校基础教学研究展”于广州美术学院美术馆(大学城校区)正式开幕。此次展览由李劲堃总策划,杨小彦策展,宋光智、刘莉、刘可、陈朝生统筹,左正尧、胡斌、陈晓阳总监,罗奇执行策展。展览包含美术馆主展场共计八个展厅及三个平行展场,从全国17所重要艺术院校的师生作品中选取500多张,以一种文献学的严谨立场,呈现出大量的教学案例,并以此为契机,与各校专家共同探讨艺术基础教育在当下所面临的问题与挑战。

陈锦娴(广州美术学院) 谧 80×60cm 碳粉 2017年

正如策展人杨小彦所言,今天的艺术,无论就其表现形态还是审美风格来说,已经变得如此多元,以至于我们根本就无法强行统一其中的技法规约。而所有学习艺术的人,一开始面对的就是基础。于是,基础就变成了真正的难题。如何正确认识与辩证掌握艺术基础知识体系,则显得尤为重要。

广州美术学院院长李劲堃回首中国高等美术教育史。他认为,重大的变革往往都始于基础教学的变革。如,1955年,在北京召开的全国素描教学座谈会议明确了素描的现实主义方向,并向全国推广契斯恰柯夫教学体系。1979年,第二次全国高等艺术院校素描座谈会在杭州举行,会议提出了在共同的教学目的下,素描可以根据各专业的要求有所变化。

那么,如今千禧一代已经走入了大学校园,他们是在经济全球化、文化多样化、社会信息化的时代成长起来的新一代青年。如何培养适应未来社会发展的新型美术人才,是摆在每个美术教育工作者面前的共同课题。

广州美院基础部发起此次研讨,正是希望藉此挑明问题,晓畅大义,使基础教育与艺术创作在专业上达到合二而一的目的,从而为推动学院教育建立有效的平台。

基础教学要解决什么问题

专业美术院校的基础教学要解决什么问题?其实有四个问题,首先是造型基础,这是最重要的。还有人文基础,不光是美术史,还包括文学、历史等广泛的人文学科。还有一个就是思维的基础,也就是如何把一年级新生的高中生思路转换成为大学生的思维。最后是审美基础,这是最困难的问题,因为我们现在审美越来越多元化,怎么样在这种多元化的同时,还能保持我们审美教育一个基准,这是一件很有难度的事。

上学的时候老师跟我说过一个问题,一个高中生走进美院的校门,他要什么时候能脱离应试的思考方式?大概是三年级,他才能开始从一个艺术家的角度思考问题。所以说基础部的重要作用是使学生更快地进入大学的学习状态,长期实践的具体方法,来打通一些内容,让他们很快地找到自己的路径,我觉得这也是一种方式。

另外,我们观察到的一个现象:全国专业院校基础部基本在2000年前后设立。在这个时期设置基础部,可能还是跟整体扩招有关系,基础教学面临的局面发生变化了,所以教的方法也不得不发生转变,以前美院一共几百人确实不需要设立基础部。但是现在不一样,美院向社会敞开的角度在增大。

以往的专业教学,可能放在整个大的文化背景及社会需求上是不够周全的,通过一个专门的训练,到最后向社会输送人才的时候,是否在很多的领域适用,好比这个社会不需要那么多画家。社会在变化,各种行业相互交叉,可能需要更多通才,而不是专家,当然这指的是一个大范围。另外在艺术领域里面,关于艺术的思考和讨论,边界越来越模糊了,要应对这个趋势,就出现了像今天的院系格局分布情况。只不过那个时候的分化是刚开始的阶段,现在已经有了一个过程,基础部的出现相当于一个缓冲阶段,面对过去也要应对未来,前后兼顾。

当下基础教学怎么教 

当下的基础教学,该怎么去教?我们今天对基础已经很难下一个具体的定义。当时去参与教程改革的时候,初始的出发点是我们不应当完全代替学生去做判断。所以就按照美术史的线索设置了不同的课题,让他们多一些选项,而不是单一的、狭窄的路径。每个教研室设置的课题跟美术史某一段时期的变化有关系,包括我们维度转换教研室,它承接下来的就是从现代主义之后到当代艺术。

我们课题里面最关键的就是转换的问题,我们这个课程需要绘画,但是这里的绘画不是作为目的而是手段,作为训练思维的方式。也可以写生,我们要求的方式是,可以采用所见物象的造型、颜色,但是不能在同样的形态里面,去完全模仿它,需要把里面的关系替换掉。做这个尝试,也是为了让学生不要简单地去迷恋一个描摹对象,满足于通过写实地模仿它带来的快感。而应当在这个过程中,去找到一个感兴趣的接受方式,并建立起自己和对象的独特关系。上课时也反复地提到,看见不只是一个物理现象,而是因为我们观念地看的时候,才会有所发现。要解决这个问题,按照传统绘画方式,还是要观察对象,但不要只是再现,而是要去转换或者替换它。通过这样一个训练,我们就可以进入用物象、物品、现成品来转译这个路径。我经常举这么个例子:把所有的物象,都当作平常绘画使用的颜料。

周甜甜(广州美术学院)

冰山一角 综合材料 2018年

有的学生可能从小就开始喜欢绘画,有的可能半路出家,大家起点不一样。但到了大学还是可以重新来,每个人都有刷新自己的机会。他后来对绘画不感兴趣了也没有关系,问题是不用颜料了你怎么做艺术?起码在这里他们知道了还有另外的可能。甚至最后的作品也可能都不重要了,通过这个过程激活他的思维,用这个思维去拥抱新知识,我觉得更重要。不必期待每个学生都成为艺术家,关键是他将成为怎样的一个人?这才是关于美学教育的本质。刚才谈论到我们不再按照以往的方式教学,学生也不应该被动接受或者等待灵感降临,而应当创造条件主动地工作。按照这个思路,就要有工作方法,工作方法不是说有现成的,需要训练。我们提供一个可参考方式,看到什么感兴趣的东西收集起来,记录下来,形成整理的习惯,过程中自己的敏感点会浮现,如果重复出现的时候,这跟你肯定是有关的,然后去分析它,把它转换出来,变成一个作品,呈现这些感知。前前后后一步步推进,我们比较提倡这样的方式,怎么主动工作。

黄金(西安美术学院) 素描与体验——正负形构成 水墨 2018年

当然,未来随着虚拟技术的发展,会让我们感知世界的方式发生改变,就像延伸我们的触角,那个时候谈论非视觉文化将会变得非常重要。视觉的超越并不是光在谈一个技术发展的逻辑,技术是科学家去研究,但是在艺术创作里面,就算呈现出来是视觉的,但是体现的意图可以是超越视觉的。这是我们这个课题谈论的背景,怎么去做这个努力?

如何“去考前化”

学生进入大一之后,共同面临的一个问题,可能就是考前模式化东西的影响,我们叫“去考前化”。这里面就有一个问题,不管是什么,独立思考的能力,其实是从小应该养成的,而不是模式化这种东西固化学生的思维。我觉得独立思考这种习惯和能力在人生来讲是非常重要的,尤其是做艺术家这样一个定位。如果你没有这种独立思考的能力是很可怕的事,当然还有想象力、判断力、执行力以及把知识整合并生发成文化的创造力都是非常重要的素质和能力。我觉得广州美院的维度转换课程课非常好,所占比重也恰当,其目的就是转换引导学生自主思考和实践。

近些年的基础教育研讨会包括去年在天津美术学院的那一次,能感觉到全国各大美院基础教学,他们都在探索,怎么去教学生?给学生一个什么样的基础是他们实际所需要的?西安美术学院有这样一个说法,怎么给学生养分或者是第一口奶,营养是不是全面?怎样让他思维转换是特别关键的。

我们其中有一个特色课程叫素描体验课,在课程刚开始的时候,实际上是让学生拓宽眼界,转换思维,改变理念的这样一个课程,从素描的词源、素描的概念上来重新认知,素描不是我们考前的时候画素描的概念,偏向形而下的技术训练的层面。我们在达·芬奇和文艺复兴时期众多大师的素描的草图和设计小稿里面可以看到,素描是艺术家思维活动的一个过程,实际上素描我们说他的词义包含有形而下和形而上的双层含义的合一,我们在考前大家可能比较注重具体的、技术性的造型训练。而实际上素描的概念里边包含有设计的意思。就是如何把我们的思想理念通过艺术作品的形式物化成一张作品,这样前期的一个思考和设计,因为艺术作品最终是要表达思想的,你首先应该是一个有思想的、有精神的、有灵魂的一个人,那么做艺术作品只是把你的思想物化成作品的形式,因此,做一张作品之前的设计就显得非常重要。让学生在这个课程上打开自己的认知状态。就是你必须是开放的、包容的,你的艺术通识基础积淀是非常关键的。

王昊菁(广州美术学院)

妈妈 色粉 2018年

西安美院造型艺术部的“素描体验”课让学生从造型的诸多要素分单元进行体验,比如构图,考前的学生不会体验不会发现多种构图形式,我们要求学生凭感性的直觉从各种角度去发现去体验不同形式构图,我就感觉学生的探索精神和绘画兴趣被大大激发出来。这个课程也从“黑白灰”的方面体验,先去概括物象的客观黑白灰,然后主观地改变和应用黑白灰对画面精神传达的多样性的变化。还有从形状的角度等等,这一下就打开了学生单一的思维方式,学生学习的主动性加强了,他们开始在里面有一个探索,最后把这个通过前期的各种体验综合起来,最后画一张带有个人独立体验的完整的作品。过去,我们都是老师摆一组东西让学生自己画,没有这种系统、有效的训练方式,学生就是考前的这些东西,他过来以后,我认为就是一张白纸,你怎么给他养分,或者说怎么去引导他是非常关键的。我看今天在座的同学们都和西安美院的同学一样,处在一种渴望新知识的状态,充满生机,身上有一种朝气蓬勃的创作力。但是这个时候我们同时也有一种责任感,就是怎么去引导他们?我们需要从思维上让他知道理念和形式之间的关系。然后接下来会有大量的传统基础造型课。之后还有素描语言、色彩语言等形式语言课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