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明上河图》:一画千载 两世繁华

凤凰艺术

艺术家 >艺术家

卢浮宫博物馆 作者: lianxin2019-03-18 09:36

原标题:在古典与浪漫间徘徊:安托万-让·格罗

1771年3月16日,安托万-让·格罗 (Antoine-Jean Gros) 出生于法国巴黎,父亲是一名微型画(miniatures)画家以及艺术收藏家。父亲在格罗6岁开始教授他绘画,并没有因为是自己的儿子就有所松懈,相反父亲对于格罗来说是一位非常严苛的老师。

拥有天赋又打下良好基础的格罗,在1785年14岁时进入雅克-路易·大卫 (Jacques-Louis David)的画室做学徒。5年后,随着法国大革命的爆发,遭受家庭财产被收押与父亲的死亡双重打击,担心受到牵连的格罗逃往意大利,并依靠自己的绘画技能维生。

格罗首先待在热那亚(Gênes)为人作微型画与肖像维持生计,随后前往佛罗伦萨,在那里遇到了约瑟芬·德·博阿尔内(Joséphine de Beauharnais)拿破仑的第一任妻子。约瑟芬非常喜爱格罗的作品,邀请他随自己去到米兰,在米兰格罗获得拿破仑的优待。

1796年,格罗跟随法军到达阿尔科拉(Arcole)为拿破仑作了一幅他在桥头插旗的肖像:  « 拿破仑在阿尔科拉桥头 » 这幅画作深得拿破仑的心,随即将他任命为随军督察,让他可以一路跟随法国军队。

1

安托万-让·格罗绘 «拿破仑在阿尔科拉桥头» 

Bonaparte au pont d’Arcole

卢浮宫博物馆藏

Photo (C) RMN-Grand Palais (musée du Louvre) / Hervé Lewandowski

 这幅肖像里的拿破仑英姿飒爽,身着法兰西共和国将军的深蓝色制服,红色的领章与刺绣衬托他的高贵,虽然背景是战火的硝烟,头发与旗帜都在风中飘扬,但拿破仑眼神坚定地执旗看向远方。

1799年,已经脱离逃亡困境的格罗,带着积蓄与荣耀回到巴黎,并在1801年开办自己的画室。

格罗所作的 « 拿撒乐战役» 草图在沙龙获奖,但并没有按计划完成大尺幅的作品,据传因为画面中朱诺元帅被描绘为主角引起拿破仑的不满,因此要求缩减画幅。但紧接着,拿破仑还是指定格罗为自己绘制了 «拿破伦视察贾法的黑死病人»

2

安托万-让·格罗绘 «拿破伦视察贾法的黑死病人» 1802

Bonaparte visitant les pestiférés de Jaffa

卢浮宫博物馆藏

Photo (C) RMN-Grand Palais / Thierry Le Mage

3

4

5

这幅画描绘的是1799年在贾法,拿破仑为了鼓舞士气,亲自视察受传染病困扰的士兵。这幅作品的创作被认为是为了提高拿破仑的公众形象,因为在访问瘟疫受难者的前一天,受困的拿破仑出于对口粮缺乏的担心,下令处决了3000名俘虏。

格罗巧妙地利用色彩与光影,为拿破仑营造了带来光明的形象,我们可以看到画中的拿破仑亲切地伸出手触摸患者的身躯表达关怀,而身后的另一位士兵却用手绢紧捂着自己的口鼻。

在这幅画中所有裸露的躯体,无论病患还是死者,都被描绘为肌肉发达的古典美,姿态也非常克制。

6

安托万-让·格罗绘 « 拿破仑在艾劳战场上» 1807

Napoléon Ier sur le champ de bataille d’Eylau

卢浮宫博物馆藏

Photo (C) RMN-Grand Palais / Daniel Arnaudet

7

8

9

这幅画描绘的是法军在艾劳战役上将俄国与普鲁士击败后的场景,拿破仑正在视察经过血洗的战场。拿破仑骑在马上,随行的有保卫与医生,露出关切的眼神,并伸出手告慰自己的士兵。

 拿破仑的坐骑毛色浅淡眼神柔和,而与之对应的穆拉特元帅则骑着一匹眼神通红正在跃起的黑马,作为战争的象征,以此衬托拿破仑充满人性关怀的形象。一名受伤的敌军士兵正在亲吻拿破仑的腿,祈求宽恕。

画作前景布满士兵的尸体,还有受伤却依旧疯狂挣扎的士兵,白雪皑皑与背景黑烟,相比«拿破伦视察贾法的黑死病人» 格罗在这里已经表现出了浪漫主义先驱的特点,悲壮的场面充满浓烈情感地表达。

虽然有异议的声音,认为这幅画表达的战争场景过于残酷,但拿破仑非常欣赏格罗的这幅作品,在为他颁奖同时授予他爵士勋章。

虽然格罗获得授勋,成为法兰西学院的成员,也教授了不少学生。但从1810年开始,他的作品质量便开始下降,似乎受困于古典主义与浪漫主义之间。他的同辈们几乎都转向了浪漫主义的风潮,而格罗却试图继承跟恢复新古典主义的风格,这让他备受批评,并感觉被抛弃。

1835年6月25日,格罗被发现在塞纳河溺亡。在他留下的帽子里他写下一段话:“厌倦了生活,辜负了才华,他决定结束这一切。”

安葬于巴黎拉雪兹公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