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明上河图》:一画千载 两世繁华

凤凰艺术

资讯 >展览

绝对艺术 2019-03-07 14:09

原标题:从蓬皮杜到泰特 回顾韦斯特的艺术人生 

“在我看来,我的作品与‘艺术是为了艺术哲学’的理念十分融洽。有人可能会认为在某些时候某些作品看起来好像具有实际的功效,所以认定它们太世俗化,但是从另一个观点来看,在世俗的世界中,在某种特定环境下,我们才能真正进入艺术的王国。”—— 弗朗茨·韦斯特

《Viennoiserie》,1998

继法国蓬皮杜艺术中心(Centre Pompidou)之后,伦敦的泰特现代美术馆(Tate Modern)为奥地利艺术家弗朗兹·韦斯特举办了迄今为止规模最大、最为全面的回顾展“弗朗兹·韦斯特”。韦斯特受维也纳行为主义(Viennese Actionism)影响,以其耸立的石膏、纸浆与铝制雕塑创作以及犀利的幽默感而著称。在2011年曾获得威尼斯双年展终身成就奖,被艺术界誉为同代人中最具探索性的艺术家之一。

展览现场,伦敦泰特美术馆

韦斯特的雕塑和拼贴创作经常使用平常的材料,比如石膏,混凝纸浆,产生强烈的深刻的效果。回顾展探索了韦斯特对他朋克审美中至关重要的媒材、色彩、造型的戏谑态度与轻快调侃。近200件作品囊括了抽象雕塑、家具、拼贴画以及巨型户外作品,展现了韦斯特作品引人注目的物理存在感和形式质感,以探索艺术家毕生实践及其特有的社会敏感性。

《Epiphanie an Stühlen》,2011

在过去的四十年里,韦斯特在促进1965年后艺术的发展发挥了关键作用。创作的雕塑、绘画、拼贴画强调了一种温和、自然的轻松感。他拓宽其创作领域:纪念性雕塑、装置艺术和装饰设计等。他曾经在画廊空间内布满了特殊材质的椅子和沙发,进而将该空间改造成公共会客厅,韦斯特直言他喜欢在作品中看到与观看者的互动。

弗朗兹·韦斯特作品

弗朗兹·韦斯特将一种朋克式的审美引入了画廊简洁干净的空间里。他抽象风格的雕塑、家具、拼贴画以及大尺寸作品简单直白、平易近人。观者有机会触摸韦斯特具有互动性质的纸浆作品系列“Passstücke (Adaptives)”的复制品——它们曾深刻影响了艺术与观者之间的关系。除此之外,韦斯特也创作了包含各种日用品,如帽子、扫帚、甚至威士忌酒瓶的趣味盎然的雕像作品。

弗朗兹·韦斯特作品

探讨关系是后现代艺术的重心之一,很多艺术家的出发点都在于打破曾经单向的对艺术品的欣赏关系,力图使它变成双向甚至多向的,为它增加更多可交流性。这并非韦斯特的独家专利,不过这种探讨的方式在他这儿总是带着诙谐和温和的气质,让人感觉到韦斯特常常在做一个游戏,一个让观众们嘴角上翘的游戏。

展览现场,伦敦泰特美术馆

艺术的用途,在韦斯特看来,是一种表达、思想和交流的自由。他的作品没有中规中矩的形状 :借助这些无形之物将凝视它们的观者转化为参与者,并进而迫使这些参与者采用一种不同于常规的审美立场。在他看来,艺术品是离不开生命的。他的作品向观赏者发出邀请,让他们参与其中。“触觉体验也是艺术的一部分,而他的雕塑作品绝对不能仅供参观”。

弗朗兹·韦斯特作品

韦斯特的很多作品都是和其他的艺术家或者朋友共同完成的,例如他做出雕塑,他的朋友布朗迪(Herbert Brandl)给它上色。这种关系和传统的合作观念相去甚远,韦斯特在其中扮演的不是一个领导者,而仅仅只是作品的一部分,他并不掌控其他合作者的意志,于是他本人也无法预料成品具体会是什么样子。从这个角度上看,他的作品更像是几个独立个体的巧遇,而不是一次有预谋的结合。这使得他的参与,合作者的参与,以及观众的参与都同等重要,都成为了作品的一部分。

弗朗兹·韦斯特作品

《The First Passstücke》,1978-1994

《Rrose/Drama》,2001

弗朗兹·韦斯特最完整的回顾展旨在用视觉、听觉、触觉不断地冲击着人们对美与丑、喜与恶固有的观念,重新定义创作者的角色以及不同艺术领域的合作关系,体现维特根斯坦哲学、弗洛伊德精神分析对韦斯特的重要性以及音乐对他的影响。

展览海报,伦敦泰特美术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