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盐

凤凰艺术

生活方式 >电影

上观新闻 作者:钟菡2019-02-20 17:00

原标题:热评 | 科幻电影里,何妨多一些“非科学”的想象

《流浪地球》最大的成功,在于贡献了“流浪地球”这样的诗意想象。

在2017年上海书展·上海国际文学周上,曾有一场关于科幻文学的激烈讨论。如果拿那场讨论中的观点反观如今国产科幻影片《流浪地球》的大热,不少预见都一语中的。比如作家叶辛曾说,“科幻要和我们生活的大地结合起来”;冯唐指出,科幻文学的聚焦点应该更加瞄准人类的情感、灵魂;中国作家协会副主席李敬泽认为,“中国的科幻作家们要为人类未来提供中国智慧和中国设想”……《流浪地球》正是打着鲜明的中国特色和情感牌,被誉为中国科幻电影的里程碑之作。不过,也有人指出电影中存在不少科学硬伤。然而,人类之所以迷恋科幻的世界,在于其对未来的想象,其中最令人着迷的,也许更在于那些“非科学”的想象。

此前,一篇名为《流浪地球,不及格。》的自媒体文章在网上热传,力数影片的“科学设定不及格”“剧本不及格”“导演及表演不及格”“价值观不及格”的四宗罪。作为一部“硬科幻”作品,也就是以科技或科学猜想来推动情节,《流浪地球》在科学层面的设定的确有许多BUG,比如利用发动机推动地球“流浪”的基本设定就是不成立的,然而,我们不妨说它是一种“非科学”的想象。

“非科学”,并不是说它“不科学”,而是来自于科学的范畴以外。《流浪地球》最大的成功,在于贡献了“流浪地球”这样的诗意想象。相比小说,电影几乎是在“流浪地球”这样一个大背景下的全新故事创作。“流浪地球”是一切的核心,也是最为感人的部分。刘慈欣曾提到,流浪地球并不是他设想的唯一的人类逃亡方案,而且,流浪地球方案会将大部分能量消耗在毫无用处的地球内部负荷上,并不是一个优秀的方案。但他最终仍以流浪地球为蓝本写小说的原因在于,地球在宇宙中流浪的文学意象,要比人类乘坐宇宙飞船逃亡的意象更具有科幻的美感。带上地球逃亡,也无形中呼应了中国人的家国情怀。它所创造的富有诗意的浪漫元素,使得它在众多科幻电影中别具一格。

在2018年中国上海国际电影节上,导演张小北曾指出,做中国科幻电影有两个最大挑战:技术自信和文化自信,尤其大部分观众还有种“中国科幻电影尴尬症”,当看到科幻里有中国人时,就觉得不可信。比如,电影《火星救援》画面中出现国家航天局时,许多观众都会笑场。客观来讲,《流浪地球》是部制作水准合格的科幻片,起码,它治好了观众的“中国科幻电影尴尬症”,这是从技术自信的层面来言,从文化自信的层面来说,《流浪地球》能够引起中国观众的强烈共鸣,更在于影片中那些和中国文化相关的“非科学”想象。

一个中国的地下城是过去科幻电影中未曾有过的,它的文化、艺术、生活方式都有大量的想象空间。有一个很有趣的现象,在科幻电影中出现的文化元素,往往都是怀旧的,比如《银河护卫队》里,星爵喜欢听的音乐是美国上世纪六七十年代的流行乐。《流浪地球》同样充满了怀旧色彩,人类在怀念“黄金时代”的一切,刘启和韩朵朵还穿着上世纪八九十年代流行的老式校服,地下城的黑市头子用红白机津津有味地打着《魂斗罗》——同样流行于上世纪八九十年代。电影中类似的细节设定还有很多,比如地下城的春节、课堂里朱自清的《春》、面人、麻将等等,这些细节给影片沉重的主题带来一抹亮色,同时也给电影注入了中国特色的文化意象。

片中还有一个点颇值得玩味,“姥爷”韩子昂在看守所里用手机(在当时应该是古董了)刷着抖音《海草舞》打发无聊时间。按照影片中的设定,韩子昂出生于1999年,和TFBOYS里的王俊凯同龄。“95后”们会以何种方式老去,他们在白发苍苍之时,听一听年少时喜欢的《海草舞》,是否和如今以跳广场舞为娱的老人们相类?这是一种有趣的想象。也许《海草舞》尚不足以代表当下的流行文化,你可以反驳提出不同意见,但至少它打开了一块想象的空间。类似的“非科学”想象也给电影带来了更多可以思考和讨论的话题点。

当然,《流浪地球》还有许多不让人满意的地方,比如过于靠技巧煽情,剪裁不当,剧情逻辑问题等等。近来,《流浪地球》在票房上大获成功的同时也深陷口碑争议,豆瓣上的“一星党”和“五星党”更是为这部电影吵得不可开交,喜不喜欢《流浪地球》,甚至和是否爱国联系起来。也许正如MOSS所说,让人类保持理性是一种奢求。

最近有一个流行的网络段子,看了《流浪地球》,你最难忘的是什么?并不是剧情和特效,而是“北京市交通第三区提醒您:道路千万条,安全第一条,行车不规范,亲人两行泪。” 作为电影中第一个火“出圈”的点,这种对未来交通宣传语的想象是过去影片中所未见的,作为某种润滑剂似的小细节,相比宏大宇宙空间站的呈现,更给人一种新鲜感。《流浪地球》离《星际穿越》有多远,也许很难说得清,但《流浪地球》里的想象与《星际穿越》显然是不同的。与其说《流浪地球》让国人看到了国产科幻电影的希望,不如说它让对好莱坞科幻大片早已审美疲劳的中国观众尝到新鲜感。这种新鲜感,更多来自于电影中填充的“非科学”的想象细节,在科幻电影里,人类想象未达到的边境还有很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