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盐

凤凰艺术

资讯 >展览

收藏快报 2019-02-20 11:20

原标题:古人掌中书——巾箱本特展  

现在人们所称的“袖珍书”“口袋书”或“掌中书”,即古代的“巾箱本”,其外型小巧细致,便于携带,深受士子民众的喜爱与收藏。若追溯最早出现的巾箱本,据现今可证史料,应系自《南史·齐衡阳王钧传》始。

20190220c0207

《识字教授书》,清宣统元年铅印本

20190220c10

《五经》,明嘉靖间覆宋刊巾箱本

20190220c0201

《御制圆明园四十景诗》

据记载,南齐王萧钧曾“手自细书写五经,部为一卷,置于巾箱”,又因广获流传,诸王乃争相仿效,“巾箱五经”自此而始。此类小尺寸的书籍袖珍精巧,被文人置于专门收纳头巾的箱箧之中,不仅方便随身携带,且易于收藏阅读,遂被称为巾箱本。萧钧或非创制巾箱本的第一人,然“巾箱五经”为众所学习取法,一时蔚为风潮,故可被视为开风气之先。其后,南朝梁元帝萧绎起而效尤,所作在范围及数量上皆超越萧钧,显示当时流行的巾箱本已不再局限于文人伏案研读的儒家经典,而及于史部、子部及集部类图书,呈现多元化的发展。

20190220c0208

《御制拟白居易新乐府》,清乾隆间王杰写刊本

20190220c0203

《淳化阁帖》

雕版印刷术出现后,抄录书籍益趋式微。自唐而宋,版印逐渐取代抄写,成为书籍出版的主要形式。当时的出版市场蓬勃发展,发行内容扩及经史专著、诗文歌赋、科举用书,以及旅游指南、小说戏曲、医药用书等。巾箱本以其小巧易携,利于流通,终能异军突起,受到文人关注,成为出版市场的另一宠儿。

20190220c0202

《周礼》,清光绪间宜都杨氏影钞宋刊巾箱本

20190220c0205

《乾隆南巡纪程图》,清写绘本

20190220c0206

《钦定四库全书简明目录》,清乾隆间内府乌丝栏写本

20190220c0204

《妙法莲华经》,宋刊欧体小字本

“巾箱”之名自南齐沿用至南宋,明清之际始渐为“袖珍”一词取代。时至今日,袖珍小本形制的发展趋势,亦已从注重易携便取的实用性逐渐转向强调精巧趣味的装饰性。“巾箱本”一名虽不再广为人知,袖珍本仍是大众喜爱的随身读物形式。台北故宫博物院举办的“古人掌中书——巾箱本特展”,旨在呈现巾箱本的渊源历史、装帧形式、开本尺寸与内容差异,计分为“巾箱本五经”“古人展书读”“皇家藏袖珍”,以及“大书配小书”“巾箱走四方”五单元。通过展览,不仅可了解古人藏书于箱箧的文化背景,还可想见其行旅坐卧书必随身,或展卷诵读,或把玩赏鉴的文化现象。观众于欣赏文物之际,也得以古证今,目睹袖珍本在图书发展历程中所展现的不同面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