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盐

凤凰艺术

资讯 >评论

中国美术报 作者:张晓凌2019-02-19 11:21

原标题:尊重历史是艺术史家最基本的自我定位

艺术史写作,无论是徐州还是其他地区,都要建立在反复辨析的、可信的文献和史料之上,否则就是伪史。

撰写一部地域性的美术史是非常有价值的。一个国家的美术史是由地域、民族、个人等因素构成的,如此才能体现一个民族历史的厚重感。如何编好一部地域性的美术史?这是一个大的课题。目前还没有经典、固定的格式,艺术史家可以探索,并互相借鉴。

徐州历来是一个美术非常发达的地区,如何编写《徐州美术史》?我想,首先要建立正确的历史观,尊重历史的基本史实和文献。

艺术史写作的先决条件即是否有翔实可靠的典籍史料、考古成果,如果没有这些作为支撑,光凭一些传说、一些口传心授的故事,那是绝对写不成美术史的。因此,撰写《徐州美术史》的核心要义是其基础文献和基础材料。从这个角度来讲,我认为高天民在撰写《徐州美术史》时,将其古代部分放入导论中完全是合理的。因为目前现有的古代文献,是无法支撑《徐州美术史》古代部分写作的。

徐州的古代艺术的文献及考古成果主要集中在汉代,如画像砖石、陶俑,还有一些残留的文献。但是之后的朝代文献阙如,一直到明清才有一些像样的文献。在没有史料、没有考古成果支撑的情况下,要想将它写成一个系统的古代美术史是不可能的。

高天民将徐州古代美术部分放入导论的处理方法是妥当的,表现出一个知识分子对历史事实的尊重,也表现出一个艺术史家严谨的工作态度。这是一个艺术史家最基本的素养,即尊重历史。

明清之后的徐州名人辈出,历史脉络清晰,文献、材料、作品丰富,完全可以构成一部非常辉煌的徐州现代美术史。这将会对当代彭城画派的发展起到理论支撑的作用,构成了彭城画派的历史维度与学理基础。

艺术史写作,无论是徐州还是其他地区,都要建立在反复辨析的、可信的文献和史料之上,否则就是伪史。当下,一些地方为了宣传当地文化,不顾史实,采用了一些夸张的、毫无根据的、民间流传的、没有任何考古依据的所谓“文献”,来撰写地方艺术史,造成了伪史横行的现象。我以为,无论是古代史还是现代史,都要字字有来处,绝对不能胡编乱造、罔顾事实。一个艺术史家决不能违背艺术史写作最基本的前提条件,更不能违反一个艺术史家的历史观和学术良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