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盐

凤凰艺术

资讯 >评论

艺术商业 作者:封面故事2019-02-13 09:29

原标题:超工业文明时代正在来临?

2019年,是我瞭望未来的一年。我认为,一个超工业文明的时代正在来临,这个时代的特点也许就是一个生态文明的构成过程。因为,如果人类不能进入一个生态社会,人类在地球生存的可能就会有问题。这里指的生态社会不仅仅是环保的问题,而是各种社会关系的重构与重建,其中包括重构人类的价值观、重构人类的社会结构、重构人与人的关系、重构人与社会的关系、重构国家与国家的关系、重构城市与乡村的关系、重构人与自然的关系……这些关系可能都在不停地重构当中,只是我们没有意识到。其实随着互联网、物联网、智能系统、高铁的出现,一个新的时代已经来临。人类脚步的迈进往往快于观念和思考,也就是科学的进步要快速于人文的转型。但身体与大脑如果产生分离,世界会有危险的。因此,新的一年我们必须要用新的观念、新的视角、新的思考来看待这个世界。之所以产生这样的想法,是我在田野中看到的一些现象促动了我。我花了20多年的时间在田野中考察手工艺复兴的现象,我要谈谈我研究的手工艺复兴现象是如何启发了我对生态文明时代到来的启示。

1

拍摄于三宝国际陶艺村国际工作室 

摄影 :ISMAEL LOPEZ NIETO

20年前的未来

20年前,也就是20世纪90年代,我在景德镇做田野考察,研究在城乡交界处新建的一些仿古瓷手工艺作坊。当时,我正在北京大学做博士后。面对这些几乎是复古的手工业作坊时,我在思考一个问题:在工业化时代,这些来自农业社会的手工艺的复兴,意味着什么?它是农业文明的形态吗?应该不是,因为历史是不会开倒车的;它肯定也不是工业文明时期的形态,因为那是工业化生产,而它是手工。那么它是不是后工业文明萌芽的开始?是人们基于情感的需要而复兴了这些传统。当时我提出这个观点时,并未得到所有人的赞同,因为有人认为,景德镇那么落后的城市,连工业化都没完善,何谈后工业呢?

但我却认为,这也许是未来景德镇发展的方向,当时的景德镇还有十大国营瓷厂,仿古瓷作坊只是在一些乡村零星出现。我认为这是未来景德镇陶瓷手工艺复兴前的练兵,因为当时的手工艺作坊做的大多是仿古瓷,而通过仿古让传统手艺重新回到景德镇,并训练出了一批具有精湛手艺的艺人。

2

景德镇陶溪川 

摄影 :ISMAEL LOPEZ NIETO

在20世纪90年代,景德镇仿古瓷的生产形态表面和传统的手工业生产有许多相似之处,例如都是家庭手工,都是用手来制作。但通过仔细研究,我还是发现了许多不同的地方。首先是竞争方式的不同,传统手工业作坊的竞争方式是以人多取胜,谁拥有更多劳动力谁就能够参与竞争;在工业化时代则是以资本为竞争的重要手段,谁能拥有更多的资本,谁就有能力购置更大的厂房,购买更多的机器,雇佣更多的工人。但在20世纪90年代的手工业陶瓷作坊中,得以竞争取胜的既不是劳动力,也不是机器,而是知识和信息。

3

RyanLaBar , 艺术家,拍摄于陶溪川启尧居

摄影 :ISMAEL LOPEZ NIETO

因为仿古作坊销售的不是物本身,而是形象符号,最重要的是古代的技艺,所以艺人们所拥有的仿古知识和技艺就成为核心竞争力。另外,由于消费的是符号,所以,哪怕是仿古也要不断变换花样,以适合不同消费者不断变化的需求。如果没有这种转换能力是不行的,而对市场不了解也就不知道怎样转换。所以在研究中,我发现作坊的权威结构在发生变化,传统的家庭手工作坊,权威人士往往是长者,也就是父亲,因为他们拥有更多的经验和技艺;但现在家里的权威反而是二三十岁的年轻人在指挥着父亲,因为他懂得电脑、懂得市场,有营销能力,而且有转换能力。在这里体现的是知识经济的特点,如果说资本经济是工业文明的特点,知识经济就是后工业文明的特点。既然是后工业文明的特点,就一定会与景德镇的未来发展有联系,也就是说未来一定会有一个手工艺复兴的前景。

当时有位美国的人类学家也在景德镇做研究,他对景德镇的发展前景很是悲观。因为那时景德镇正面临国营工厂的改制,市场经济的冲击使得景德镇的国营工厂已经摇摇欲坠。他之所以很悲观,就是担心那么多工人下岗了怎么办,这个城市的前途怎么办?

4

安田猛 Takeshi Yasuda , 红房子陶瓷工作室联合创始人

拍摄于红房子陶瓷工作室

摄影 :ISMAEL LOPEZ NIETO

但我是非常乐观的,因为了解景德镇的历史。在历史上,景德镇就没有过失业的人,哪怕没有技术,也可以帮忙去搬东西,做服务业,它有一套非常完整的产业链。所以,国营工厂改制后,只要发展有工业陶瓷,景德镇就还会有一个新的发展前景。

后来我把这篇论文作为我的博士后出站报告发表并出版。费孝通先生看了后认为,我的研究很有意思—有传统、有现代,还有未来。

现在,20年过去了,景德镇已经找不到一家国营工厂 ,机械化生产也消失了,全是手工艺作坊。据说有3000多家手工艺作坊、12万从事手工陶瓷生产的艺人和艺术家。生产的品种从仿古瓷,扩展到了茶具、餐具、花器、香器等涉及生活日用的方方面面,还有许多艺术瓷。由于是手工陶瓷,不仅实用,也包含着艺术性,所以,为当代艺术的生活化开启了一个新的试验场。

5

施玥, 陶艺工作者,拍摄于陶溪川 B&C

摄影 :ISMAEL LOPEZ NIETO

20年前,我写那篇论文时,在景德镇的陶瓷手工艺作坊中,都是农民工、下岗工人在参与,只是偶尔发现零星的几个大学生。我当时认为他们是火种,在未来只有年轻人、而且是有知识的年轻人参与这个行业,这个行业才算是复兴了。而现在景德镇出现了“景漂”,这些“景漂”就是来自全国各个艺术院校毕业的大学生们。他们来到这座城市创业,他们与当地手艺人合作,开始了景德镇陶瓷艺术化发展的新局面。我的重点是,人类学的研究是重要的,不仅可以记录研究当时的景德镇,为后人留下珍贵的研究资料,同时通过研究可以预判未来,并以理论来指导实践。

中国文化的基因

费孝通先生生前曾告诉我,文化的生与死,与生物的生与死是不同的,作为生命的个体死了不会复活,但是文化不一样,文化死了,到适当的时候还会复活。因此,对于一些即将消失的传统文化,我们需要记录下来建成一个基因库,若干年后如果需要恢复,还是可以恢复的。因此,他认为,要研究一个文化的发展,必须要找它的基因、要找它的种子、要找出它种子里面的优选。这么多年,我一直在景德镇,在中国西部做研究,就是在研究中国的文化基因是什么,只有研究清楚中国的文化基因,才能清楚地看到我们未来的路,而不至于盲目发展。

6

汪小华,薄胎瓷制作者,拍摄于景德镇高新区亭子下

摄影 :ISMAEL LOPEZ NIETO

在研究的过程中,我之所以关注手工艺,是因为中国的文化基因是“农工中国”。中国在古代不仅是个农业大国,也是个工业大国,这个工业是手工业,我们以前只关注到乡土中国,却没有关注到手艺中国,把手艺中国和乡土中国加在一起,才是个完整的农工中国。

中国自古就不是纯粹的农业国家,农民也不是纯粹的农民。农民经常要身兼两职,既是农民,又是手艺人,农忙的时候种田,农闲的时候做手艺。男耕女织就是农工社会的表象。中国自古地少人多,如果不发展手工业,肯定要贫穷。但传统的中国农民除从事农业、手工业,还兼有经营副业。正因为中国自古是一个手艺发达的国家,所以才会有海上丝绸之路和陆上丝绸之路。那时的中国是出口大国,是世界手工业工场。后来,受工业文明的冲击,机器代替手工,把中国的手工业给消灭了,中国从出口大国变成了进口大国,农民失去了手工业,就只能靠种地,这就是当年中国贫穷的原因。

7

李见深,三宝国际陶艺村创始人

摄影 :ISMAEL LOPEZ NIETO

而手工艺的复兴实际上就是传统文化的复兴,这种复兴不是简单的复兴,而是在互联网加3D打印加智能系统加高铁的基础上的复兴。这种复兴给我们的启示是,未来社会是传统加高科技,手工艺也许是未来社会的一个重要的生产技术,它一方面代表的是传统,另一方面也许代表的是未来。它是中国文化基因的一部分,也必将成为中国文化未来发展的一部分。

从乡土中国到生态中国的展望

20年前当我研究景德镇陶瓷手工艺复兴现象时,我在其中看到了后工业文明的因素;今天当我带着我的课题组在全国选了12个地点研究手工艺复兴时,发现这样的现象不仅是在景德镇,在中国许多地方都在发生。例如在江苏宜兴,有近10万艺人在做紫砂壶,在江苏镇湖有8000绣娘在做刺绣,在福建的仙游镇有20万木工在做家具,等等。

8

摄影 : 吴龙

我们一方面看到了中国文化基因中手工业的强大,另一方面值得关注的是这种现象背后的预示。这种预示告诉我们,未来社会的发展一方面是高科技的出现;另一方面是高感情的迅速崛起,以和高科技进行平衡,而手工艺的复兴代表的就是高感情的崛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