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明上河图》:一画千载 两世繁华

凤凰艺术

投资收藏 >拍卖

2018年10 月,佳士得曾以 43.25 万美元(约合 300 万元人民币)的价格——约为估价的 43 倍——首次成功拍卖 AI 作品。这件名为《爱德蒙·德·贝拉米肖像》(Portraitof Edmond de Belamy,2018)的作品的售出价格,甚至超过了同场的毕加索作品,由此引发了大量关于人工智能和艺术市场变革的争论。

20190212102639827

路人记忆 1

而2019年伊始,苏富比开始了其“进军”人工智能界的步伐,一件名为“路人记忆 1”(Memories of Passersby I )艺术装置,将于3月6日在伦敦苏富比拍卖,这是第二件在世界级拍卖行进行竞拍的 AI 艺术品,估价为 39,000-52,000 美元。

据悉,“路人记忆 1”由一个内置 AI 计算机“大脑”的木制餐具柜,和上方连接的两个屏幕组成。计算机通过实时工作,将一系列想象的男性和女性的扭曲面孔投射到屏幕上。

和过去市面上由人工智能“创作”,但最终仍由人为干预挑选、策划而成的艺术品(包括《爱德蒙·德·贝拉米肖像》便来自一组人为策划的“贝拉米家族”肖像画系列)不同,“路人记忆 1”的独特之处便在于它的“实时创作性”——当观众正在注视屏幕的时候,肖像流也正在被 AI 无穷无尽地生成出来;这些画作是独一无二、转瞬即逝的:没有任何两张画像是相同的,且一经显示永远不会再重复出现。

该作品由德国艺术家马里奥·克林格曼(Mario Klingemann)创作,他是神经网络和艺术实验的先驱,曾为艺术界贡献了不少模型。他的作品曾在 Ars Electronica Festival,纽约现代艺术博物馆、大都会艺术博物馆、伦敦摄影师画廊和蓬皮杜中心等展出。在 2018 年,他获得了 Lumen 奖,该奖项旨在表彰使用科技创作的艺术品。

过去三年时间,克林格曼在 Twitter 中记录了他的创作进展:他花了大概 3 个月时间编写代码并设计安装,“投喂”了 17 到 19 世纪的数千幅西欧肖像画以“训练”算法模型。

“机器不断创造出开始变化和渐渐消失的新面孔——它自我观察并创建了一个反馈循环。” 克林格曼告诉《每日邮报》:“当然,它很难在在没有我的前提下进入这个世界,但我相信它已经准备好永远创造新的、过去不曾存在的肖像……我希望当人们坐下来观看这些转瞬即逝的面孔时,会有同样的感觉。”

克林格曼还指出,AI 的运行程序是加密和受保护的,他人将无法复制,或是获知这一装置的“秘密”。

与许多质疑人工智能艺术的独创性和深度的声音相反,苏富比的当代艺术专家Marina Ruiz Colomer 给予了这一艺术品很高评价,认为将为观众提供“实时观察 AI 大脑是如何思考的”的机会,并表示:“推动界限是当代艺术的本质,人工智能艺术是最新的创新,在艺术史中占据了一席之地,克林格曼的作品屹立在我们这个领域的令人兴奋的新纪元边上。”

苏富比的人工智能之路

2018年年初,苏富比的一项壮举就受到广泛的关注——在艺术大数据领域发力,收购人工智能研发机构Thread Genius,专门建立图像辨识及推荐技术,吸纳优秀人才,加强软件开发、机器学习、区块链技术、数据及分析。

这个是什么意思呢?

往深点说,苏富比方面的表态可以认为,他们想更主动地影响市场,或者说引领市场。文物艺术品拍卖相对于其他商业领域有一些特殊的地方,其成交很大程度上依赖于拍卖品本身的质量,而作为构成相对简单的业态,对于藏家和买家两方面的维护是传统拍卖公司的着力点。换言之,传统拍卖公司是人与人之间的关系,藏家一定程度上是市场的引领者。与此同时,拍卖带有一定的门槛,掌握这样的拍卖节奏,跟着拍卖的节奏走本身也是很专业的事情。

更专业意味着更小众,然而,在今天这个互联网的时代,人人都向往市场做大的机会,消解专业的壁垒,追求更加多元化、扁平化、平民化、便捷化的交易方式,这让每个行业都拥有了无可限量的潜力。蛋糕很诱人,那么,借助于机器与大数据,由拍卖行做专业的事,大家跟着走怎么样呢?

人工智能就这么来了——

苏富比人工智能团队

可以想象,未来,传统买家的经验会被数据库取代,数据库苏富比有;市场定价,乃至于规律与法则,一方面是数据库的延伸,另一方面则是对数据的引导,这个苏富比也有;交易系统,在交易与支付方式,乃至于物流支持飞速发展的今天,几乎不是问题,而专业性的交易经验,苏富比也有……看起来,作为中介服务机构,苏富比本身就很像一部已经初具雏形的机器。

苏富比尝试把对买家的推荐技术数字化。“推荐技术”和“引领”就是同义语。如果一切顺利的话,苏富比一定想让人工智能学会自己身上的这些功能,或者说把自己的资源、功能教授给机器。无论谁来做,这件事的过程,一开始人都会像教授婴儿一样,一点点、一年年耐心对机器进行信息输入,提升机器的学习能力。推演下去,接下来发生的事情就是机器学会了,然后不再需要人了。可以想象,对一个没有太多文物艺术品专业经验的买家来说,未来在一个机器交易系统里,享受文物艺术品精准数据的查询及相关技术保证,用更简单的方式为自己维权,这似乎比面对深不可测的专家更令人放心。

目前,苏富比官网已经为我们展示了部分机器学习的成果。我们可以了解到,这一系统可以根据数据库分析买家的喜好,总结潮流规律,以此来引领买家购买,这一点其实在时尚领域早已有很成熟的运用,引入拍卖更像是一种嫁接。未来的苏富比看上去会更像时尚发布平台吗?至少现在我们看到苏富比展示的内容主要是家具、表、鞋等。

其实,这只是因为苏富比的人工智能团队比较初级而已,小荷才露尖尖角……这一团队在2015年成立,他们的长项是为电子商务企业引入人工智能,通过图像辨识来分析喜好特征。这就解释了,为什么技术团队只是介入了更容易介入的边缘地带,也就是艺术与日常消费近似的结合部。年轻的人工智能团队只是站在了文物艺术品的海滩上,还不太理解海水的味道。很显然,这样的团队还要走很长的路。他们现在能做的,还只是说,你想买一件家具,它可以根据你的家居风格提供多种方案。

苏富比人工智能团队的视频说明截图

看清了这一点,我们会觉得苏富比没有什么,至少目前还没有什么。他们这个系统看起来有一些怪异,但是,所有人实际上看的都是下一步。也许是苏富比,也许是谁,会不断来推动这个系统升级,它会慢慢一点点变得顺眼,然后顺手。有那么一天,买家会习惯接受系统,此时的系统一定极为方便易用。

机器能做很多事!它学习得越快,这个过程也会越短,而掌握了机器的苏富比,或者其他什么人,就会利用机器来掌控买家了。他们会深知此时此刻不同地区不同买家的偏好,他们甚至会比你自己更了解自己的爱好,图像与数据分析会是一切决策的后台。

这些年机器的学习能力我们都见识过了。当年机器击败国际象棋大师,我们还说,国际象棋实际上很简单……可是,机器不折不挠地坚持了很多年,然后阿尔法狗就打败了全球顶尖的围棋高手,完胜人类。我们这才信了,人类的智力被超越并非遥不可及,机器的胜利令人与人之间智力游戏的乐趣接近终点。

对于习惯传统文物艺术品人们来说,确实有些不太愿意相信机器——一部机器你能分辨、识别什么呢?两件色彩近似的作品,你搜索放在一起,能知道哪件是真迹吗?而两者的审美与价值,实在有着天壤之别!然而,即使是这个极端的例子,也并不能断言机器的鉴定学习走不通,一切不过是大数据而已,有了数据就有了一切。可能我们还不习惯科学数据的采集和分析,一旦习惯了,何止是苏富比,整个文物艺术品领域的面貌将天翻地覆。虽然我们不太敢说苏富比一定能干成什么,但未来的机器一定会吓到我们。

凤凰艺术综合报道)